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一章 制服诱惑
    第十一章 制服诱惑

    也许是从初见起薛牧就一直反复地在表现“能帮你们宗门发展”的意思,又或者是一直表现得大方自信,有足够的感染力。岳小婵并没有质疑这是吹牛,反倒很是期待地拿筷子戳戳他的手:“说来听听。”

    梦岚微微垂首,神情有点怪异。说实话她到现在都摸不清薛牧的来路,就算是宗主亲戚,少宗主也不应该对他是这样随意的相处态度啊……估计自己之前的勾搭好像是作死,是不是有点和少宗主抢男人的嫌疑来着……

    “首先我要明确几件事。”薛牧伸出一只手指:“第一,京师青楼的模式是不是都差不多,就是色艺示人,没其他花样了?”

    梦岚答道:“都差不多的,当然也有卖艺不卖身的噱头,早晚也是会梳笼的。”

    薛牧点点头:“第二……你们怕不怕得罪正道?”

    梦岚怔了怔,怎么扯到得罪正道上去了,你要和别家竞争,那得罪的不是同道么?

    没等她回应,岳小婵倒先跳了起来:“我们是谁!怎么可能怕得罪那群伪君子!只恨他们死得不够快好么!再说了,就算不得罪,他们还不是一样找麻烦?南方才刚刚做过一场呢,还指望和气生财?”

    “那好……”薛牧凑近岳小婵身边,招了招手。

    岳小婵下意识地凑过小脑袋,薛牧附耳过去,想要说话。男人的气息从所未有地凑近小丫头的小耳朵,岳小婵忽然发现好像有什么电流在身上噼里啪啦地乱窜,心跳变得非常快,一股热力不知道从哪散发出来,一下就烧得脸颊滚烫。

    那晶莹剔透的小耳垂,就在薛牧眼皮子底下开始变色,直接变得粉粉的,然后蔓延到脸上,再蔓延到脖颈,薛牧也看得愣了一愣,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真心看不出来,这丫头这么雏啊……怪不得之前她对自己的误会很不高兴,这是真雏啊……那粉嫩的耳垂这一刻仿佛散发着无尽的诱惑,鲜嫩鲜嫩非常可爱,薛牧心中涌起一阵非常想亲一下的渴望,可理智又知道这太变态了,这丫头才十三岁啊,怎么也不应该对这种毛都没长齐的丫头起念头啊……

    只能说少女天然的羞涩美感,比什么媚功都动人?

    两人之间仿佛空气静止,一旁梦岚托腮看得非常有趣。

    她们这一宗,并不讲合欢宗那一套采补学说,她们其实对情还是有所期待的。但魔门终究是魔门,利用女性的天生优势迷惑得男人神魂颠倒这种事那是驾轻就熟,原本少宗主被誉为宗门内百年一遇的天才,本来应该等到豆蔻之年出去江湖上魅惑众生,倾倒天下才对的……可没想到,还没等出江湖呢,就先在青涩阶段被男人给羞成了这样,不知道宗主如果看见了会不会吐血。

    似是见到了梦岚有趣的神情,岳小婵有些慌乱地坐了回去,愤然瞪着薛牧:“有屁就放,你的策略也要师姐一起实施,咬什么耳朵?是不是故意调戏本姑娘?”

    人离开了,薛牧倒是轻吁一口气:“我对黄毛小丫头不感兴趣。”

    岳小婵怒目而视:“你!”

    薛牧迅速转移话题:“对了,忘了问你们,正道各大宗门有制服么?呃,也就是宗门统一服饰。”

    岳小婵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也不得不吃了这个转移,愤愤道:“大部分有的,干嘛?”

    “那办法就来了。”薛牧也不故作神秘了,快速道:“你们可以让姑娘们换套打扮……比如说,换一身道袍,就对客人自称是出自哪个大宗门修行的女冠……或者侠装佩剑,做个清冷凌厉的江湖侠女模样,也自称是哪个正道剑门出身,关键要演出感觉……”

    岳小婵本来还满心愤懑羞涩融在一起,心跳到现在都没平缓下来。可随着话语一句一句钻进耳朵里,那点小姑娘脸红心跳的感觉早飞九霄云外去了,大眼睛越来越亮,小脸上逐渐泛起极度兴奋的光芒。

    梦岚的眼睛也亮了,和岳小婵对视一眼,同时站起身来。几乎不用考虑,她们就知道这招有效,非常有效……

    那些大宗门高高在上的,平日里正眼都不瞧普通人一眼,普通的江湖客谁有机会和她们搭句话估计都能幸福两三天,这个角色扮演绝对能够满足无数人内心的渴望,趋之若鹜。骗不过人没关系,人们要的只不过是那种亵渎女神的感觉而已。梦岚几乎可以预见百花苑宾客盈门的场面,根本没有悬念。

    这招非常邪门非常魔性,又能赚钱又能膈应正道宗门,简直太对她们这些妖女的口味了,瞧岳小婵满眼发光的样子就知道了,说不定小脑袋里举一反三还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更过分的呢……

    而且这种招数别家还学不了。普通背景是绝对不敢得罪问剑宗玄天宗这种超级宗门,可她们是谁啊,本来就是和正道对着干的好不好?能气得他们去死最好了。

    也就是同属魔道大宗的合欢宗敢学这招,被学了也无所谓,更能一起分担正道报复的压力,而且说不定到时候合欢宗生意还更好一点,星月宗反而不是出头鸟。

    这是为她们量身定做的奇招!无本万利一举多得,见效还飞快。梦岚佩服得差点跪了,这是怎么想出来的?

    “好好好!”岳小婵极为兴奋地踱着步:“问剑宗的造型最有范儿,白衣似雪身如利剑?哈哈哈……听说慕剑璃正在万里拜剑,被她知道这个打扮被客人搂在怀里会不会活活气死在苦行路上?还有玄天宗的臭道姑哈哈哈那道袍还挺有辨识度的……我立刻组织人去狩猎这些眼睛长在额头上的伪君子,扒几件衣服来用用。”

    看岳小婵明显兴奋过度的模样,梦岚小心地提醒了句:“这事还是要让宗主知道为好,毕竟很可能会惹来大报复。”

    岳小婵摆摆手:“师父听了只会夸!我这就去和师父说。”

    说完连走大门的心情都没有了,飞一样地穿窗而出,踏在窗台上的一瞬间,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笑非笑地转头道:“真对女人的耳珠子感兴趣,你可以亲师姐的,不是勾搭过么?”

    丢下这不知道是吃醋还是找麻烦的一句话,身影一晃不见。

    薛牧和梦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陷入尴尬。讲道理梦岚的年纪身段才更符合薛牧的口味,要不是时间地点全不对,薛牧倒是非常愿意和她发展一段不可描述的故事,可这时候的气氛早就不对味了,别说再续前缘,就是单独说句话都尴尬得不行。

    过了好半晌,还是梦岚先回过神来,举杯敬了薛牧一下:“感谢公子妙计。”

    薛牧努力把思维从男女破事上扯开,轻抿着酒,沉吟道:“青楼终非长久之计,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有其他的发展。”

    梦岚摇了摇头:“公子莫非不知,在十年前我们连明面的产业都没有,成日在各种围剿中东躲西藏。是宗主天纵奇才,以当年妙龄生生突破天人之限,威慑黑白两道,才给了大家安身立命发展壮大的机会。大家也不是会经营的,青楼算是发挥所长了,别的我们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薛牧淡淡道:“在我看来简直太过简单……只可惜……”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只可惜自己不是真正的薛清秋亲戚,怎么可能全听自己的?

    与此同时,在远处六扇门的薛清秋被徒弟喊了出来,一听是这种破事,薛清秋正没好气,再一听,有些哭笑不得:“这主意真损,薛牧给你出的?”

    “是啊是啊!”

    “呵呵……这么看来那薛牧还算有点真本事,不枉了我们救他一场。去做吧,正道聒噪,为师担着。”

    果然妖气魔性一脉相承,岳小婵说得没错,师父听了只会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