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二章 世上第一篇小黄文
    第十二章 世上第一篇小黄文

    “诶,你听说了没?百花苑来了个美貌道姑,自称来自玄天宗,道号槿惠……”

    “不可能的吧,玄天宗弟子怎么可能出来卖?”

    “管它真的假的,那身玄天宗道袍穿着,玩起来多有感觉啊。对了,还有自称问剑宗的,说是叫慕千千……那还真是白衣胜雪长剑如虹,很有模样啊。”

    “不要告诉我是慕剑璃的师妹。”

    “管它是不是呢,就当是呗?”

    “言之有理,我一定要去会一会这位千千姑娘,早就对问剑宗的剑客垂涎三尺了。”

    “我要嫖槿惠!”

    ……

    在岳小婵的举一反三之下,百花苑新增制服绝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两宗,几乎囊括了所有的江湖正道,除了太低级的连制服都没有的门派之外,正道宗门集体中枪,连尼姑庵都不放过。

    百花苑里可以玩到所有门派女侠,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眨眼之间传遍了京师每一个角落。起初还冷冷清清的百花苑,到了亥时左右,忽然之间就发现门庭若市,门槛都快被挤爆了。

    来临的有江湖客,有普通商人,甚至还有朝廷命官,也换了微服来凑热闹,数十姑娘供不应求,无数客人挤在大堂推推搡搡,都快打起来了……

    姑娘们也都是练过的,个个很能演,那位千千姑娘还真的一眼的清冷凌厉,轻易不让人碰。大把银子塞过来,才勉勉强强地挨着坐了。

    还有在雅间里念经的女尼,在看道藏的道姑,包罗万象,演绎着武林群芳谱。

    躲在楼顶看下方的热闹景象,一手导演了这出闹剧的岳小婵眉开眼笑,嘴巴都快合不拢了。天天都有这个生意,那百花苑还不日进斗金?

    消息传出去之后,还不知道会气死几个,那才好玩呢。

    此刻的岳小婵对薛牧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觉得那会儿真被他亲一下耳朵也没什么的嘛……忽然想起这会儿薛牧招了梦岚躲在他的竹楼里不知道干嘛来着,岳小婵脸上的笑容忽然就僵了一下,心中涌起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心情。

    按理说他们真勾搭上了也不关自己的事啊……自己又不可能在这时候和谁谈情说爱的,宗门弟子能网罗住一个智囊也是不错的嘛……可怎么就越想越不爽呢?

    从眉开眼笑变成了坐立不安,岳小婵左右踱了几步,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梦岚才是此地的负责人之一,青青陪师父去找六扇门的情况下,梦岚就是第一负责人,怎么能躲起来不知道干嘛去了,变成自己这个少宗主在这盯着情况?这不对嘛,必须去换她过来!

    心中计议一定,岳小婵就飞一样地掠向了薛牧的竹楼。

    即使在京师无违之阵的压制下,仅能用出五成功力的岳小婵还是在眨眼之间抵达了目的地,竹楼上亮着烛火,悠悠的,在静夜之下显得很是温暖。

    岳小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放慢了身形,静悄悄地飘落在竹楼边缘,扣着屋檐往窗子里看。

    薛牧面前铺开一卷纸,手握毛笔正在奋笔疾书,那样子看上去好像更帅了……梦岚就盈盈俏立在他身边,安静地磨墨。她的俏脸此刻也有点红润,那如水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薛牧脸上,读不出蕴含了什么,可岳小婵总觉得像是含情脉脉。

    真是一幅安详和谐的画卷,红袖添香夫唱妇随……岳小婵心中不舒服的感觉更浓了,终于忍不住“嗖”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薛牧头也不抬,继续写着字,好像对她的忽然出现已经很习惯了。倒是梦岚神色一肃,盈盈一礼:“少宗主。”

    岳小婵眼睛滴溜溜在他俩脸上转了一圈,好像没发现什么猫腻,嘴里没话找话问:“你们在干嘛啊?”

    薛牧边写边说:“不是跟你说了,这招未必长久,就算你师父天下无敌,坐镇得了这一时也坐镇不了一辈子。再说了,说不定正道沸反盈天导致朝廷取缔呢?所以这只是一时之计,还是要走第二步才行。”

    “哦哦。”岳小婵故作若无其事地凑到他身边:“第二步是什么?”

    “嗯……之前你出去扒人衣服,我让梦岚带我去书坊走了一圈,果然如你所言,除了江湖掌故和历史,就是大路货的秘笈什么的,甚至还有农桑矿冶类的书籍,就是没什么文学作品。”

    “这跟第二步有关系?”岳小婵好奇地低头看他写的东西。

    薛牧停下笔,瞥了她一眼:“小孩子最好别看。”

    岳小婵哼了一声:“我偏要看。”

    薛牧的毛笔字只是入门水准,仅够工整写出柳体字,并且很多繁体字只会看不会写。但提笔写字的时候,却发现繁体字写起来毫无压力,也不知道是不是掌心花纹的又一个功效。不过这个仅算工整的字体对于这个不讲究文才的世界来说也算得上一手好字了,起码梦岚和岳小婵都觉得看了很舒服,第一印象不约而同的都是“人俊字也美”。

    薛牧写的是一个故事,按薛牧自己的说法这是短篇小说。

    他没做文抄公,而是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地自己编了一篇小玩意,当然参考各种故事模板是有的,主要还是靠自己的文笔。

    小说开篇倒还算正常,讲一个流浪剑客和人拼斗受了伤,被一个好心的女子千千救了起来,衣不解带地细心照料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中,剑客对温柔善良的千千姑娘暗生爱慕。

    但他也逐渐发现了所处的地方不太正常,外面常常丝竹乱耳,伴随着饮酒喧哗,男女调笑的声音。

    而千千的声音有时候就在其中,妖媚入骨。

    伤愈可以下地之后,剑客悄悄出门看了一眼,知道这里是京师着名的青楼百花苑,而千千姑娘……就是这里的头牌。

    常做策划文案的薛牧文笔比他的毛笔字就好了不少,一段故事被写得缠绵悱恻。剑客对千千的心动,和千千之间相互甜蜜的相处,直至最后发现心上人是妓女的心痛彷徨,不知道该不该离开的痛苦,看得岳小婵目不转睛不忍释卷。

    当千千再一次回到房间照料剑客的时候,剑客尝试拉着千千求欢。千千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

    剑客当然很愤怒:“你跟那些男人都可以,在我面前却要装贞洁烈女?”

    千千很是伤心:“你是我的客人吗?你也只不过想和那些人一样玩弄我而已么?”

    剑客语塞。

    那种纠结痛苦的心态,终究在某一天千千和客人进了房间之后开始变异,剑客居然开始偷窥客人和千千行房。窥视自己的心上人和别人的房事,那种纠结痛苦但却难以抑制的扭曲兴奋,被薛牧刻画得入木三分。

    刻画得更入木的,是床上的激情戏码,薛牧发挥出阅尽黄书三万篇的超级功底,生生把这段剧情写得无比香艳无比入骨,交杂着偷窥中的剑客复杂的心态,全文瞬间到了高潮。

    故事在此刻才露出了獠牙,居然是特么一篇小黄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