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四章 星月宗岳小婵,请赐教
    第十四章 星月宗岳小婵,请赐教

    星月宗这次进京师,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营救被六扇门抓了的夤夜。

    星月宗门人不少,遍布天下处处都有她们的暗棋,如梦岚这级别的弟子真是车载斗量遍布神州,是魔门数一数二的大宗。但由于功法艰难、筛选严格,内门弟子就不算很多,真传的核心弟子就更少了。在薛清秋这一辈,只有三个嫡传师姐妹,大师姐因故失踪,薛清秋从豆蔻之龄便无奈开始顶梁,然后就轮到最小的夤夜。

    大师姐徒弟不少,可没留下嫡传。而夤夜还没开始收徒,下一辈嫡传就只有岳小婵一根独苗,所以老早就是作为准宗主培养了。

    除了几位正在镇守宗门的长老护法,作为薛清秋师妹的夤夜可以说就是宗门灵魂级人物之一,绝对的核心。再加上她的功法特殊,宗门真心缺她不得。如此重要人物被捉了,才会让薛清秋放下修行离开灵州大本营,带着爱徒连夜入京,路上遇上了薛牧。

    至于产业亏损什么的,并不是此行的主要目的,只是顺带解决的问题。在薛清秋的想法里,也是借此行顺便培养一下徒弟的经营能力和朝廷交际。

    这两天岳小婵鼓捣产业复苏计划,薛清秋看在眼里,虽然觉得徒弟和薛牧走太近了,但也觉得岳小婵年纪还小,情窦未开,应该不至于出问题。看着岳小婵行事颇有成效,心中也算欣慰。今晚和六扇门的谈判也就没带着徒弟,任她鼓捣产业,自己去了六扇门。

    只是没想到,居然谈崩了……

    薛清秋召集门人进屋开会,商讨对策,薛牧此时显然达不到能够参与这种讨论的信任度,无奈地回了竹楼睡觉。

    岳小婵扭头看了看薛牧的背影,拉了拉师父的衣角:“师父……”

    “嗯?”

    “我觉得是不是喊上薛牧比较好……”

    “……”薛清秋没好气道:“你是不是疯了?这等核心要事,你让一个路上捡来的外人旁听?”

    岳小婵鼓着腮帮子:“薛牧很厉害的,肯定有很好的见解。”

    薛清秋淡淡道:“正因为他很有头脑,婵儿……你我曾经觉得他不过草芥,即使他来历不明也没放在心里,可既然已经知道他并非凡夫俗子,你还能不多留个心眼?”

    岳小婵张了张嘴,无言以对。被师父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最近是不是太依赖薛牧了点,一听到动脑筋的事,下意识就想让薛牧来出主意,似乎是有点不太好,会把自己养笨了的……

    如果大家讨论不出什么办法,明天自己再悄悄问薛牧就是了。至于多个心眼什么的,直接就被这娃忽略了。

    薛牧回到竹楼,倒也心宽,他知道这么短的时间想要获得一代魔宗宗主的信任也实属太过YY。穿越过来除了晕过去那一晚之外,一直是脑子高速运转状态,这会儿还真是累得慌,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再想其他。

    所以他几乎是头一沾枕就睡着了。

    恍惚间,好像看到两个人在天上打架,看不清两人的样貌,只感觉每一拳每一脚都是风云变色,移星换斗。有一只青铜大鼎漂浮在两人中间,随着一场天崩地裂的交击,青铜鼎差点崩碎,从天空轰然坠落,砸在地上,形成了数里方圆的深坑。地下水从深坑里冒了出来,迅速变成了一眼寒潭。

    这一次惊天动地的交击竟似乎有崩碎次元的恐怖力量,在青铜鼎坠落的瞬间,有一块极小的花纹被震离了鼎身,咻然穿越了不知多少次元空间,不知多少时光岁月,最后化为一道光华,没入不知道在哪旁观的薛牧掌心里,一阵刺痛。

    薛牧猛然惊醒,方知是一场梦。

    他靠在床头,剧烈地喘了几口气。心中意识到这恐怕不是梦,而是导致自己穿越的青铜片的来源。因为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接触开始紧密,青铜片的能量终于以某种形式和自己的识海共鸣,昭示了起源。

    如此说来,穿越过来是在潭水上方的半空中,那不是偶然的,而是穿到了青铜片最后离鼎的地方。

    那师徒俩在那里洗澡,才叫真偶然呢,不然自己还真死翘翘了。

    薛牧叹了口气,起床洗漱。刚抹了把脸,就听到外面传来人声嘈杂,伴随着气劲交击和兵刃脆响。

    理所当然……要么是正道找上门来了,要么是女捕头制服惹了事。

    薛牧悄悄跑到百花苑后门去看热闹。果然见到大堂上列着好几支队伍,人人身上统一服饰,正看着百花苑姑娘们身上的相同服饰,两眼喷火。

    青青和梦岚站在他们面前,都是轻纱遮面,意态悠然,浑没把面前的剑拔弩张当回事。正道各自盘踞一方,在京师没什么大佬,自家宗主还在背后呢,怎么可能把这些小虾米当回事儿……

    对面一个长须道士,看似领头的,提剑怒道:“卓青青,你们星月宗如此辱我玄天宗,当我剑不利否?”

    果然这身道袍是玄天宗的,袍边绣有云山青竹,花纹很有特色。薛牧往百花苑里穿同款道袍的姑娘身上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卓青青悠然道:“东风道长这话青青可听不明白了,姑娘们爱穿什么穿什么,违背了哪条朝廷律法?”

    “你们冒充我们宗门弟子,行那下流龌龊之事,还有理了?”

    “我们早就跟客人说明白了,姑娘们并非真正出自各位宗门,不信你们可以问嘛……要不这样如何,我们百花苑立个牌子,写明所有姑娘与各位无关?”

    “混账!”

    “哎呀呀,修道的人呢,怎么这副爆脾气。”卓青青嫣然笑道:“我听说道长年轻时对问剑宗的某位示爱,惨遭拒绝,从此取向扭曲,嗜好三通……你看我们千千和那位相比如何?说不定还能为道长圆梦呢。只收五折哦……”

    “噗……”百花苑围观的姑娘们笑喷了一堆,就连正道弟子里都有人忍不住抽着肩膀在偷笑。

    话又说回来了,倒还真的颇有几个正道弟子看着姑娘们身上自己心仪的装束,春心荡漾来着,眼珠子滴溜溜的,指不定还在考虑今晚偷偷来一下?

    东风道长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一挥长剑:“多说无益!若你们星月宗执迷不悟,今天我们就拆了你百花苑!”

    “谁要拆了我们百花苑?”

    如黄莺清脆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紧接着一道纤影飘然而过,直如鬼魅。香风过处,东风道长喉头忽然溅出一蓬血花,仰天而倒。

    纤影又纤巧一个回旋,落在青青和梦岚中间,现出岳小婵巧笑嫣然的脸:“星月宗岳小婵,正式出道江湖啦,还望各位师兄师姐多多指教。”

    漂亮可爱得不像话的俏脸,纤尘不染的白衣赤足,在漫天血雾之中巧笑倩兮,这违和的妖孽感让场面一时鸦雀无声,就连被杀了头领的玄天宗门人都呆若木鸡,一时反应不过来。

    悄悄旁观的薛牧捂着额头,有其师必有其徒,这也是大佬吧……

    话说你们魔门这么瞎搞,官府正道全部往死里得罪,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居然还能光明正大开产业,完全不合逻辑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