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五章 薛牧的初亮相
    第十五章 薛牧的初亮相

    场面上短暂的安静之后,不出其然地爆发了大火拼。

    薛牧发现了,正道没来大佬级人物,或许都不在京?这也是件有趣的事,正道居然没有大佬驻京……唔,说起来星月宗也没有的,薛清秋师徒也是刚刚才抵达一天的。

    说来也是,京师阵法压制五成修为,大佬们一般不会愿意轻涉这种发挥不出来的地方。这也是朝廷能够掌控京师的方式之一吧。

    所以所谓的大火并,是岳小婵单方面在凌辱正道,星月宗这边就连青青梦岚这些人都没出手,免得抢了少宗主的兴致。

    岳小婵咯咯笑着,穿花蝴蝶一样在人群里游走,纤手抹过一个栽一个,场面看上去真心吻合影视剧里妖女肆虐的场景,和这两天动不动羞得耳垂脖颈都红彤彤的小萝莉形象着实反差有点大,薛牧看了都菊花发凉。

    岳小婵点倒一个问剑宗的女弟子,随手就抛给了梦岚:“又来一套衣服,扒了先。”

    好吧,敢情这帮人在她眼里是来送制服的。

    一个少年道士悲愤地喊:“妖女!你会遭报……唔……”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岳小婵随意一脚踢飞起来,在空中旋转三周半,“砰”地一声落在了……薛牧面前。

    薛牧眨巴眨巴眼睛。

    道士含着满嘴血,艰难地抬起头,对上了薛牧萌新的眼神。

    “妖人受死!”道士不知哪来的力气,挣扎着爬了起来,手上剑早就掉了,于是挥起手掌就要打下。

    “日……”薛牧拔腿就跑,道士艰难地追。

    场中同时响起两声娇呼:“你敢!”“公子小心!”

    岳小婵没想到随便踢个人出去居然踢到薛牧面前,猛地想起薛牧是个一点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脱口喊了一声“你敢!”挥手甩出一枚银簪,直射那道士后脑。

    与此同时,梦岚大惊失色地飞身过来,大老远的掌风气浪就直扑道士后背。

    大堂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所有人看向薛牧所在。场面像是进入了慢动作,不知道是道士先把薛牧毙于掌下,还是道士先被穿脑催心。

    结局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道士挥出去的手掌眼看就要击中薛牧后背,却忽然收了回来,面露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喉咙,骤然间七窍流血。此时岳小婵的银簪、梦岚的掌风同时抵达,道士整个人被轰成了一滩肉泥。

    岳小婵惊魂未定,剧烈地喘了几口气,忽然笑了起来,指着薛牧道:“你今天没吃药。”

    薛牧也反应过来:“所以毒毒哒吗?”

    已经赶到薛牧身边的梦岚此刻也脸色微变,倒退了半步,低声道:“公子好犀利的毒功。”

    薛牧尴尬地笑笑,看着地上的道士尸首,心情有点怪怪的。愧疚谈不上,毕竟是对方二话不说要杀自己,可是怎么说呢……毕竟是杀了人。文明社会成长的现代人对这种事终究还是有点心理障碍,还好这是被动毒死的,不是自己亲手打死的,没有那么强烈的刺激感,总算还能压制自己怪异的心情。

    没错,压制薛牧毒性的药效,十二时辰已经过去了,今天薛牧没吃药……那道士是被薛牧浑身散发的各种变异病毒交杂在一起侵入,本就受了重伤的他显然无力抵抗,被活活毒死的。

    场中仅存的几个正道弟子齐刷刷后退,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根本讨不了好。一个岳小婵已经可以一个人玩弄他们所有人了,人家青青和梦岚都还压根没出手,背后居然还藏着一个看上去没修为实际上毒功不知道多深的妖怪……

    岳小婵这时候心情不错,笑眯眯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有人怒道:“妖女!你莫非还想赶尽杀绝?”

    岳小婵撇撇嘴:“你们各家都没什么长辈驻京,就这几只虾兵蟹将,还学人上门讨说法,真是一群猪脑袋。”

    那人怒道:“要不是你偷袭了东风师叔……”

    岳小婵吐着舌头刮着脸:“让他跟我公平比试,他就能不死吗?”

    那人倒是语塞,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妖女的功力极高,甚至于看不穿她的修为层次,换句话说这些人连逼出她底牌的资格都没有。更有意思的是,看岳小婵笑语嫣然娇俏可爱的模样,他居然不想说重话。

    门外忽然传来笑声:“明明才是个小丫头,居然已经有了魅惑天下的潜质。星月宗少主,果然非同凡响。”

    随着话音,门外踏进一男一女。男的是个老者,穿着一身青袍,白须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刚才的话就是他说出的。

    女的大约二十五六岁,一身典型的六扇门捕头打扮,暗红色的制服夹袄,黑色的紧身劲装透过红衣,黑与红交织在外,显得英挺而不失肃穆。随着大步前行,劲装包裹之下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夺人眼球,充满了猎豹般的健美感觉。一件猩红的披风披在肩上,随着步伐向后飘扬,看上去帅得不行。头上没有帽子,随意扎着高马尾,冷冽的眼眸里锐意惊人,五官虽然不算精致,但那英姿飒爽的气质形成了极为独特的魅力。

    薛牧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暗道这莫非就是她们提起过的“疯女人”夏侯荻?居然是这样的健康概念英气美人,不是一个老姑婆啊!

    岳小婵偏着头,伸出一只手指支着脸蛋,左看看右看看,才一脸八卦地笑道:“夏侯总捕头,这位老爷爷,你们这么亲密地一起进来,莫不是在谈对象?”

    两人龙行虎步地进门,本来气势很足,被这句话说得差点齐刷刷打了个趔趄,很是尴尬地分开两尺。夏侯荻冷笑道:“少在那妖里妖气。天子脚下,公然杀人,你们星月宗是彻底不把六扇门放在眼里了?”

    岳小婵一脸的“花容失色”:“夏侯捕头,您要为民女做主啊……你看这些人,提刀带剑的闯青楼,我们百花苑的姑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不是小婵恰好还会两手功夫,姑娘们早就遭遇不测了,呜呜呜呜……”

    薛牧差点笑出声,看那帮正道人士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就知道此事在法理上没问题,怪不得杀得那么干净利落……

    夏侯荻张了张嘴,又闭了回去。按朝廷律法,岳小婵维护自家产业杀了一堆提刀带剑闯入的江湖人,那她真是完全合法的。要是岳小婵揪住话头让她给这群正道人士治罪,她还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那老者接过话头:“老夫心意宗苗月。”

    岳小婵眨巴着眼睛:“原来是心意宗苗师伯,可是贵宗讲究从心意,没有统一服饰,这次的事和贵宗完全没关系呀。”

    苗月淡淡道:“正道宗门,一辱俱辱,自当同气连枝。再者,就算不提你们的服饰事件,岳师侄残杀了这么多正道弟子,我心意宗岂能置身事外?”

    薛牧一直在打量夏侯荻,忽然发现苗月的“同气连枝”一出口,夏侯荻就微微皱了皱眉,显得很不爱听。薛牧心中急转,这里好像有点意思……朝廷其实并不喜欢所谓的正道宗门太过团结吧?

    岳小婵依旧笑嘻嘻:“苗师伯打算怎样?是不是要以大欺小,指点小婵一二?”

    苗月胡子一大把了,和十三岁小丫头过招,这事众目睽睽之下也真做不出来。捋须想了想,目光忽然落在薛牧身上,微微一笑:“这位少侠恐怕不是星月宗门下吧。阁下毒杀玄天宗门人,是不是该给老夫一个说法?”

    薛牧翻了个白眼,是那道士先要杀老子您怎么不说?其实您老人家是觉得星月宗不会太过护着一个男人,故意捡个软柿子捏一捏,也可对在场的正道弟子有所交代对吧?

    岳小婵显然也看出了他的想法,抿嘴笑道:“他确实不是我们星月宗门下,不过苗师伯可注意了,他姓薛。”

    薛牧笑笑,拱手道:“薛牧见过诸位。”

    姓薛……苗月怔了怔,脸色忽然大变。在场所有正道弟子哗然,连夏侯荻看向薛牧的目光都变得十分凝重。

    薛清秋的虎皮大旗,威慑力真心非同凡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