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十九章 脱颖而出
    第十九章 脱颖而出

    薛牧真的很想说你答对了:“如果我说是,宗主会杀了我吗?”

    “好不容易有个这么有趣的男人,本宗可舍不得杀了。实话说,我的功法已成,可没有小婵那些顾虑的哟……”原本薛清秋盘膝正坐,可这时候姿态却有些慵懒下来,斜倚着身后的靠垫,肆无忌惮地展露着完美有致的玲珑身躯,懒洋洋地回答着,说的话更是挑逗无比,就差明着问你想不想要了。

    薛牧略略瞥了一眼那山峦起伏的盛景,很快垂下眼帘没有再看。

    见他回避,薛清秋反倒故意似的,眼神里媚意盈盈,声音更是酥媚入骨:“怎么,既然是,为什么不敢看了?”

    薛牧淡淡道:“宗主的魅力非比寻常,怕看多了扰乱清净心,影响思维明辨。毕竟宗主招我来此,为的是问计正事,而非尽是这些儿女话题。”

    薛清秋微微一惊,媚态慢慢消敛,认真地看了薛牧一眼,坐直了身躯。

    她忽然有点理解了,为什么以小婵从小接受的另类教育,还是会被这个男人引动了凡念。

    他真的很不一样……至少,以这样的理智冷静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素质,如果早早开始习武,说不定早就名震江湖。

    薛牧又道:“更何况宗主既然不信情,做此姿态无非是觉得在下有趣,有意取乐。可在下不是来做玩具玩游戏的,没心思陪着玩下去。男人终究只有展现了自己的价值,才有底气再论其他。”

    薛清秋微微一笑:“说得很好,希望你不是只会说说而已……那么目前的情况,你有什么看法?”

    薛牧吁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语言,缓缓道:“魔门各宗从早年的暗中活动到了现在站在明面,表面是因为宗主神功盖世,又或者是如合欢宗交际广阔有人撑腰……实际上真正的原因我认为并非如此,而是魔门得到了朝廷默许扶持,是为了用以制衡正道。宗主对六扇门看似挑衅的拆牢房换制服,实际没有伤人,并没把六扇门得罪死,这便是默契底线。在底线之内,六扇门会对星月宗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不会真个计较,换句话说,你们实际有一定程度的合作关系。”

    薛清秋听得很认真,美眸一直安静地看着薛牧一眨不眨,等他说完,忽然伸手一招。

    一套茶具如同被人端着一样,飘悠悠地飘了过来,准确地落在两人中间的案桌上。薛清秋素手沏茶,为薛牧添了一杯:“如今想来……当初想要用先生做账房,是本座识人不明了。”

    不仅不是什么账房,也不是发展个青楼产业,甚至不是仅仅营救夤夜。薛牧见事是处于更为宏观的角度。

    朝廷对魔门的态度转变,体现的是朝廷的整个江湖战略变化。薛清秋自己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和六扇门自有她们的默契。但她是因为曾经和皇帝秘密会晤,才知道朝廷的用意,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至今正魔两道无数人都还没能看穿,都以为是道消魔长什么的,也有骂皇帝昏庸的,如星月宗内部基本认为是宗主雄才伟略的结果,真知灼见相当的少……

    薛清秋知道薛牧的信息是极少的,只从这一两天旁观蛛丝马迹,以及和小婵的一点基本交流,居然就被他看出来了,分析得丝毫不差,这真是令薛清秋感到震撼不轻。

    无论任何时代任何文化,人们对于智者的敬重都是一样的,与文武无关。能将武道练到巅峰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满脑子肌肉的蠢材,雄才大略者也不少。

    薛牧明明没有一点武力,但这一刻看在薛清秋眼里,却似是充满了无穷的能量。这是重要性丝毫不逊于武力的能量,魔门尊重强者,薛牧这样的能量同样属于强者,所以她亲手上茶,这是真正得到了她尊重的表现。

    薛牧进入这个世界以来,始终不停的观察和思考,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便如锥落囊中,早晚脱颖而出。

    薛牧接过茶,轻抿一口。茶叶是没炒过的青茶,以水煮开,此刻茶水也是凉的。但入口却不觉得无味,反而有种很特别的清香在唇舌间萦绕,让人心旷神怡。更神奇的是交谈了这么久引发的口渴转瞬就解了,满口生津。

    “好茶。”薛牧夸了一句,内心倒有几分遗憾。这世界茶道看似还没发展,只看还是天然青茶就知道了,但这种不科学的世界天然的茶叶自带玄幻效果,这特殊香味真能碾正常炒茶一条街,即使自己“发明”炒茶也没什么卵用吧,可惜了一条财路。

    不对……也说不准。起码泡功夫茶的样子逼格高,说不定能在上层装逼人士之间流行起来……何况这世界的特殊茶叶炒起来说不定效果更好呢?有机会可以试一下再说……

    见薛牧陷入沉思,薛清秋提醒道:“关于夤夜的事……”

    薛牧放下茶杯,沉吟道:“我有过模糊的想法。夏侯荻抓了夤夜意图立威,这和你们暗中的合作之间是相悖的,是她理亏。宗主一怒和她硬来,估摸着是想找更上层施压,比如……皇帝身边人?”

    薛清秋眯起眼睛,良久才道:“为何认为我们在皇帝身边有人?”

    “既然你们能得到皇帝不能人道的情报,最少在宫内是有人的。何况皇帝既然和魔门安通款曲,应该有个具备一定地位的中间人。”

    薛清秋这一刻忽然觉得,还好对头那边没这样的人物,不然很多事估计要完……她不知为何有了点疲惫感,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先生所料不差,请继续。”

    “宗主之所以还想找我问计,无非是因为出于某些方面的顾忌,并不想和那位有过多的联络,或者不想让那位亲魔门的迹象过于明显,所以希望我能提供其他的方法打开局面。”

    薛清秋索性不说话了,继续为薛牧添了杯茶。

    薛牧沉吟道:“其实这件事直接从夏侯荻身上就能取得突破。”

    薛清秋好不容易找到个反驳的机会:“夏侯荻心志如铁,一旦决定的事,很难动摇。”

    “夏侯荻有显着的欲望,人有欲望,就能交换。”

    “什么欲望?”

    “提升六扇门权威的欲望。说穿了她抓夤夜就是为此,但她应该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主意,甚至有点馊,毕竟和星月宗翻脸也不是她所愿,所以今天宗主如此辱她,她都生生忍了下来。如果我们能给她更好的办法,相信足以让她放弃夤夜。”

    薛清秋颔首同意,说真的她原先压根就不敢想象六扇门会不放人,和星月宗翻脸对六扇门完全没有好处,不知道夏侯荻到底发了什么疯。

    “你有什么好办法?”

    薛牧摇摇头:“最好让我和夏侯荻谈谈,了解一些其他细节才能出主意,不然只是空想。”

    薛清秋美眸凝视他半晌:“你该知道,提升六扇门权威,便是提升朝廷的掌控力。这是朝廷千余年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薛牧淡淡道:“连魔门都和六扇门私下勾结,千余年做不到然而正在改变的事,似乎已经有了,再多一件也未尝不可。”

    “那么今晚我们再见夏侯荻一次,希望真能找到破局之道。”薛清秋果断下了决定,紧接着嫣然一笑,媚态横生:“如果此事能成,会有奖励的哦。”

    这一刹那再度流露出了妖后的做派,勾魂夺魄。薛牧心中苦笑,奖品也不可能是你自己,又何必乱抛媚眼呢……总是考验人的定力,就不能让人的鸡儿放个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