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十一章 妖女是怎样炼成的
    第二十一章 妖女是怎样炼成的

    约好晚上跟薛清秋一起去拜访夏侯荻,薛牧在薛清秋屋里已经呆了太久,不便再呆,便告辞回自己的竹楼休息。

    岳小婵陪着他并肩而去,薛清秋站在楼上,默然看着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这次没有再阻止什么。

    因为她已经很清楚了薛牧是怎样的人。他或许有男人都有的好色,但心中自有韬略,也有足够的冷静,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绝对不会轻触逆鳞。

    岳小婵如今的情事,就是个逆鳞。

    岳小婵本人很清楚,薛牧也很清楚,这件事也就基本无需忧虑了。

    倒是想到薛牧对自己流露出的意思,薛清秋有些好笑,真是个胆大包天的男人,偏偏还挠在了她的痒处,气又不是笑又不是。

    她之前挑逗薛牧的一句话是很实在的话——她神功已成,并没有岳小婵的顾虑,换句话说她真的可以找个男人。只不过包括自己和全宗上下,从来就没有任何人起过这样的念头,薛牧的觊觎,反把她这个念头给挑动了。

    且不论薛牧,起码自己真的是可以找个合适的男人。

    情投意合的,足够实力的,能帮得上自己的,并且足够可靠的。

    可惜啊,这样的人……基本不存在吧。

    别的不说,光是第一条……有哪个正常人能和一个恶名在外的妖后情投意合?即使有也只有可能是魔道中人,说实话,虽然自己就是魔道,薛清秋还是很清楚魔道中人的人品几乎没法信任,真的结合了,说不定要为星月宗带来灭顶之灾,徒留无尽悔恨。

    这也是薛清秋认为一旦动情往往就是悲剧的关键因素,满足要求的男人几乎不存在,一旦动了情,要么就是相爱相杀,要么就是宗门生变,没有第三个可能。

    正这么想着,薛牧离开的背影再度映入眼帘。这是第三个可能么?

    薛清秋凝视半晌,微微一笑,又摇了摇头。太弱了……

    不客气的说,他其实连自己的膜都弄不破。

    这么弱的男人,就算智深如海,最多被她佩服一下,起不了火花的,心动都难。

    算了,历代宗主多数孤身终老,或许自己也是只能重复这一条路,这是宿命,何必强求?薛清秋漠然转身,盘膝坐在塌上,以她的如铁心志,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轻易便尽数驱逐,很快就进入了空灵。

    *************

    岳小婵和薛牧又漫步在竹林里。

    还是一样的竹影憧憧,一样的风薰意暖,可两人来时的那种气氛却再也找不到了。

    恍惚间好像过了很久的样子,其实两人都知道,只不过是过了一个上午。

    “叔叔……”

    岳小婵依然这么称呼,似乎还越喊越顺口了,薛牧也没有再去反驳,只是“嗯”了一声。

    岳小婵随意踢着地上的碎叶:“你不会是合欢宗出来的吧?”

    薛牧一愣:“怎么这么说?”

    岳小婵笑笑:“注重皮相声色,而不是出于心中有情。合欢宗外露的最典型特征就是这样了,你若说你是合欢宗门人,我一点都不会惊讶。”

    说是这么说,岳小婵的口吻还是很随意,显然并没有真把薛牧当合欢宗的,不过是一种……更接近于幽怨吧,这话的重点不过是在嗔怪薛牧对她没有动情,却差点把她陷了进去。

    “凡夫俗子便是如此而已,又岂是合欢宗这样。”薛牧摇头道:“在认识你们之前,我连合欢宗是什么玩意都不知道。”

    岳小婵喃喃道:“那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这是一句初见时就问了的话题,只是薛牧含糊了过去,岳小婵也没有去较真。如今旧事重提,并不是出于对身份的疑虑,而是对这个打破了自己正常节奏的男人,想要更了解的探寻。

    薛牧抬头,看着上方的竹叶轻摆,良久才道:“就当我是天上来的吧。”

    岳小婵笑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上天送你来帮愚公的?”

    薛牧摇头道:“我觉得自己在这世上能做的事有很多很多。助星月宗复兴,不过是起点。”

    “好野的心。”岳小婵刮着脸:“叔叔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薛牧笑道:“你可以告诉我啊。”

    岳小婵想了想,认真道:“其实叔叔出现在了正确的时候。千年前百家争鼎,天下一片纷乱,那真是武力决定一切,你再聪明,也捱不住别人动辄一剑倾城,毁天灭地。而现在虽然还是崇武,可毕竟算是承平之年,叔叔这样的满脑子奇思妙想很有用武之地……嗯,起码用来勾搭女孩子效果不错的,本侄女不就差点被吸引了么?要不是师父及时制止,叔叔趁热打铁招式全开,说不定就把我给拱了?哎呀呀……那可真是糟糕呢……”

    薛牧一直很认真在听,本来还说得很像那么回事,结果最后话锋一转,味道完全变了个样,听得他差点没打了个趔趄,尴尬道:“能说正经的么?”

    说到这里,两人已经出了竹林,隐约已经可见薛牧自己的小竹楼。岳小婵停下脚步,笑道:“正经的啊?现在的天下形势前所未有的错综复杂,本侄女还小,正经的可说不分明,还是我们无所不能的叔叔自己慢慢了解吧。或者……和师父慢慢讨论?”

    薛牧心中抽了一下,认真地看着她。他觉得岳小婵的话里另有意思。

    “果然瞒不过叔叔呢,那么聪明干什么呢?”岳小婵叹了口气,微笑道:“侄女已经决定,等夤夜师叔一出来,就离开京师了。不过没这么快,离开之前,我还是希望这两天折腾的百花苑事宜成功呢,有始有终不是么?所以这几天还是要多多拜托叔叔的妙计了。”

    薛牧抿嘴不言。

    岳小婵抬头对视,依旧笑意吟吟,那眼里波光浮动,隐藏了一切心意,根本看不分明。

    良久,薛牧叹了口气:“去哪?”

    “南方,去讨债。”岳小婵悠悠道:“天下也是时候传扬我岳小婵的妖女之名了,十年苦练,不就是为了一朝成名,威震天下么?总不能什么都让师父一个人扛……其实她也很累……嗯……要是有个男人疼她也挺好的……”

    薛牧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好。

    区区半天过去,这个小丫头整个人都有点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还是一个很容易看穿心思的聪明小女孩而已,那么这时候的岳小婵就已经有了搅乱众生的妖女之意,心思飘忽难测,邪异诡谲。

    她们的武道真奇怪,区区一个心境变化,竟能让人成长得这么大。

    岳小婵也没有等薛牧的回应,自顾自背着手一步三摇地离去:“如果叔叔真对我师父有意,趁这两三年加把劲吧。否则……若是等本侄女长大回来了,叔叔还没成事,到时候有你头疼的。”

    说到最后,“叔叔”终于再度变成了“你”,随着这个字重音落下,她踱着的步子忽然浮起,雪白衣袂飘飘而去,转瞬间隐入竹林,恍若幻境中一闪即逝的精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