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十三章 如此姐弟
    第二十三章 如此姐弟

    但薛牧倒也知道,她们认为正常的是武道探寻,而不代表瞎说淫词浪语。她们常以美色惑人,也不过是常年处于东躲西藏的形势下利用上了这方面的优势,久而久之也就成为惯性,实际上她们并不赞同恣意寻欢。这就是为什么她们明明看着烟视媚行,却偏偏强调只能骗骗别人感情,自己不可入局。

    可惜这是很容易变质的,尤其她们很多时候真需要有人舍身送肉,不可能做一宗的白莲花。看梦岚那时候送得多干脆利落,而薛清秋也不见怪,薛牧就知道这千年下来,门下弟子估计早就大半习惯于此,发展到这时候怕是很多人都跟合欢宗差不多德行了吧……

    甚至就连她们这些核心也已经挺扭曲的了。薛牧相信那天抓了正道妹子如果自己真要玩两个,岳小婵肯定会送他玩,不会把这当回事的,这等表现和她们高大上的武道宗旨已经不太对得上了。

    越发成魔。

    他忽然理解为什么现在不收男弟子了。这种宗门氛围一旦有男弟子,很有可能各种滥交,高位者随便睡个成百上千的都很正常,一团乌烟瘴气,很多能修核心功法的好苗子都毁掉了。当年某个变故应该就是与此有关,男弟子被清洗,但她们原则上又研究阴阳之秘,所以也不会明确立下不收男人的门规,只能看宗主把握。

    这宗主当得也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变质扭曲是另一回事,单论她们的“道”,是很合薛牧口味的,很现代。

    其实反过来再想想,如果以主流人群认不认可来划分“正魔”的话,那他在现代的偶像制造行业,也同样是被主流人群看不起的,换句话说,在现代他也是魔道。

    现代的魔道遇上了异界的魔道,双方的脑电波时不时的合上拍子,真是怪不得自己跟她们越来越亲。

    身边薛清秋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不是之前的淡笑或讥嘲,反而很是开心的感觉:“以你之智,本不该看不出其中的区别所在,但你对此毫无感觉……只能证明在你心里根本就觉得这是正常的。难怪你和我宗之人总能投缘,若是早些年遇上你,我说不定真会破例让你入门的。”

    薛牧便也笑了起来:“对的。所以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是妖女,那我就是妖人,天造地设。可别再说是我这话别有用心了哦。”

    薛清秋笑吟吟的:“你是我弟弟,早便是妖人了。”

    她这会儿看薛牧真是从所未有的顺眼,一个完全认同她毕生之道的男人,那是真的千载难逢,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见一个,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

    对于她们这种在探索武道上踟蹰攀登的人,对道的认同,真是灵魂层面的享受,比什么甜言蜜语都有用。这次说弟弟,倒是真的带上了真心实意,不像此前的另有考量。

    可惜他太弱,不然……呃,算了。

    “好好好……”薛牧实在不想继续跟她纠结姐弟问题,笑道:“现在我知道有些话是可以说的了,比如……姐姐什么时候教我双修术?”

    薛清秋哑然失笑,这混账真会打蛇随棍上,自己刚刚说过讨论研究这个是正常,他就开始冲着自己来了。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很自然地回答:“等找到清除你身上毒素的方法,让你筑了武道之基,你要学双修,姐姐自可教你。”

    薛牧心都酥了半边,暗道妖女厉害。他的话里是有歧义的,隐含挑逗,薛清秋的回答同样是有歧义的,“姐姐教你”,是纯粹指点纸面修行呢,还是怎么个教法?这种不经意处的荤话才叫骚动人心,让人痒痒的,居然让薛牧找到了几分和现代御姐们酒桌交锋的感觉。

    前方传来冷冷的声音:“真是不知廉耻。”

    薛牧豁然抬头,却见他们穿行了不少街巷后,到了一条深巷最里面,这是死巷,尽头是一间有些残破的小楼。夏侯荻就站在小楼门口,带着很是鄙视的眼神斜睨这对姐弟。

    薛清秋懒洋洋道:“六扇门管天管地,还管得着本座和弟弟怎么说话?”

    显然,以薛清秋的功夫不可能不知道夏侯荻已经出现在不远处正在旁听了,还是很无所谓地选择了这样歧义双关的答复跟“弟弟”说话,这妖气尽显无遗。

    果然那什么一宗之主的肃然严厉,都是做给门人看的,这才是她在江湖上的本性啊……

    夏侯荻显然懒得跟她纠缠这种话题,咻然转身,只留给他俩一个披风扬起的背影:“进来吧。”

    薛清秋带着薛牧往里走,淡淡道:“这是她的府邸,看这破落模样也不知这清廉是装的还是真货。”

    薛牧道:“既是个有信念的人,想必为真?”

    “那倒未必,谁是不食人间烟火。”薛清秋一声冷笑,大步踏入大堂,也不等夏侯荻说话,很是嚣张地自顾自坐了,薛牧便也跟着坐在身边。

    夏侯荻坐在主位,连茶都没奉一口,很是冷淡地道:“薛宗主不是说过,不信六扇门是我夏侯荻一手遮天?为什么又传信约我,还有什么可谈?”

    薛清秋冷笑,正要开口,薛牧微微摇头。薛清秋愣了一下,生生把一句嘲讽憋了回去,只是哼了一声闭目不言。

    来此之前说好的,让薛牧全权和夏侯荻谈,薛清秋倒也认可,否则以她和夏侯荻这两天的火药味,怕是不出三句就要打起来,也别提什么谈判了。

    不过若非刚才对薛牧产生了无比的认同和好感,她也不会这么给面子,容让得这么干脆。

    见薛牧一个示意居然能让薛清秋闭嘴,夏侯荻眼里闪过震惊之色,抿着嘴半天不知道怎么说话。这就是让正道八大宗门的宗主一起坐这儿,也办不到这一点好不好……这么看来,这个所谓“薛清秋弟弟”对于薛清秋的影响力超出了人们原先的猜测,要尽量高估才对。

    薛牧冲着夏侯荻拱拱手,笑道:“无论前事如何,如今我与家姐是客,夏侯总捕的待客之道可不怎么高明。”

    夏侯荻沉默片刻,终于道:“上茶。”

    很快便有老仆端了茶来,薛清秋闭目不理,薛牧欠身对老仆道了谢,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不如薛清秋那里喝到的茶……看起来堂堂六扇门总捕也就是公安部部长的日子过得居然还不如到处亏损的星月宗舒服……

    见薛牧居然对老仆道谢,夏侯荻眼里再度闪过异色,等他喝了茶,才开口道:“如今可以说说二位此来何意了么?”

    薛牧放下茶杯,笑道:“薛某想和夏侯总捕做笔生意。”

    夏侯荻淡淡道:“若是想说拿什么来换夤夜,那就不用提了。”

    薛清秋骤然睁眼,厉芒电射。

    薛牧一直在关注她的反应,见状赶紧拉了她一下,薛清秋瞪了他一眼,似是在说我会那么没有大局观么?薛牧看着她不说话,薛清秋又哼了一声,再度闭上眼睛。

    夏侯荻看得很是有趣,这姐弟俩的交流倒是挺好玩的,她还从来没想过薛清秋有这样的一面,就像是从多年来认知中的魔门宗主标签里走了出来,多了几分人味儿,接上了地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