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十七章 小黄文的威力
    第二十七章 小黄文的威力

    出了巷子,薛清秋不复来时的悠然行步,而是一把搂起薛牧的腰,风驰电掣地掠了回去。靠在柔软的怀里,幽香萦绕鼻尖,薛牧手臂就靠在她不可言说的地方,甚至一抬头嘴唇就能触到她的侧脸,可这会儿薛牧却起不了什么旖念,因为他发现薛清秋的神色竟然颇有几分凝重。

    居然能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超级大佬神色凝重……

    “知道我为什么不管不顾地拉着你走么?”

    几乎是眨眼就到了百花苑,薛清秋似是松了口气,放下薛牧,才问了这么一句话。

    薛牧也觉得薛清秋表现有点怪,就是再不爽夏侯荻,在这即将进行合作,眼看能救出夤夜的时候,也不该一点面子功夫都不做。

    薛清秋没让他多猜,直接了当地道:“夏侯荻对你起了杀机。你全无修为,即使交手的余波都能要了你的命,又是身处她的地盘,不知底细,我便是有通天之能也很难自信护得你周全,还不如趁早离开为妙。”

    薛牧愣了。这夏侯荻真的是疯子吗?

    自己虽然是露了点锋芒,那是为了增加她的合作信心啊,怎么就打算杀人了?

    薛清秋反倒为夏侯荻解释:“心起杀机,不代表真要杀你,只是起了个念头,并不稀奇……我想杀你的时候还少了么?现在还常想呢!”

    薛牧:“……”

    薛清秋叹了口气:“带你离开只是以防万一,便是兆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不能去赌。”

    看她认真的神情,薛牧心中微起感动。她或许有把自己当弟弟的意思,或许只是想要依仗自己的谋划,无论如何,这份重视毫无虚假。

    薛清秋又道:“说真的,换了别人是她的位置上,怕也是会对你起杀心。知道这问题出在哪里么?”

    薛牧挠挠头:“是我锋芒太露?”

    “不是。我辈苦修一世,还不是图个世人敬重,傲视天下,又何须藏拙!”薛清秋一字字道:“是因为你展现的威胁太大,却又太好杀了。哪怕你能挡她半招,她都不会轻易起这种念头,可是你实在太弱了。就像你走在路上看见蟑螂都未必会去踩,但看见蚂蚁就连想都没想就踩过去了,差不多的道理。”

    薛牧沉默。

    “你要练功,首先要解决体内奇毒困扰。”薛清秋叹了口气:“如果你的毒未入膏肓,我反掌可解。可既入膏肓,解你的毒很可能会大伤你的根骨,武道永远不可能有什么进境,这事很麻烦。”

    两人说着走进百花苑,入目的景象让两人齐齐呆了一下。

    大门口就有人在打滚:“我受伤了,没有千千姑娘救我我要死了……”

    薛清秋:“……”

    迈步进门,只见无数客人围着老鸨龟公,在那问:“千千姑娘何在?”

    老鸨一个个赔笑解释:“千千姑娘刚刚救活不久,正在休养。”

    听说在养伤,客人倒也不闹,反倒都喜形于色。

    原本因为制服诱惑而爆满的百花苑,本就喧闹无比,此刻更是闹腾腾的跟菜市场一样。

    而与之相对的是,花厅里气氛却是挺安宁的。许多席间搂着姑娘喝酒的,居然是陪着姑娘们在看小册子。有人在弹奏着哀伤婉转的曲调,另有竖笛和声,缠绵悱恻,气氛祥和得不行。

    每个人的表现也不一样,有人看得满眼发光,搂着身边的姑娘就啃,有人仰头长叹,一脸惆怅,喃喃有声:“千千姑娘……”

    然后满眼发光的那些人很快搂着姑娘去了后面房间,做些什么不言而喻。仰天叹息的那些人被身边的姑娘们一顿娇嗔,又返回去赔笑哄人。

    各大包厢雅座里,气氛也很是安静,吆五喝六的声音基本没有,想必和花厅的客人们在做差不多的事情。

    薛牧的此世第一篇小黄文,经过一天传抄,威力终于开始露出了冰山一角。薛牧知道这只是开始,再往后,千千说不定要名冠京华,运作得好,说不定要名扬天下。

    岳小婵面罩轻纱,翩然而至,笑道:“师父回来啦?叔叔好!”

    说着对薛牧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兴奋的得意。薛牧知道她的意思,这小黄文之计,她也是全程参与者,与有荣焉嘛……

    他也回以眨眼,笑道:“今日起,那些制服换掉,不用了。”

    岳小婵笑道:“嗯,听叔叔的。”

    这态度真叫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听话无比,可眼神依然藏着迷雾,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薛牧心情复杂,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那边薛清秋从一个姑娘手里拿过小册子,看了几眼,那在下属面前向来肃然雍容的神情眨眼就崩溃了,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斜睨了薛牧一眼,却看见了薛牧和岳小婵正在相顾无言。

    她微微皱眉,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收起册子,吩咐一边的老鸨:“让青青来内室见我。”

    众人一路到了地下内室,青楼的花酒喧嚣逐渐远去,悠悠的,有点像从尘世抽离的意味。师徒俩加上薛牧都在沉默,让这个意味变得更加悠远而复杂。

    很快卓青青奔了进来,不可言说的奇异氛围忽然打破。

    薛清秋看了徒弟几秒,才转过头去问卓青青:“找到赵大公子了么?”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场面气氛怪异,卓青青心中有点发抖,低声道:“赵大公子确实住在京郊,弟子已经找到他的居所,可是……他试毒过量,上个月毒发不治,一命呜呼了……”

    薛清秋:“……”

    青青掏出一卷书册:“这是赵大公子毕生尝毒的心得,他家人视如蛇蝎,见我有意,二话不说就送给我了。”

    薛清秋神色稍霁,接过书册。薛牧探头看了看,封面上书:《百草录》。

    这特么居然还是个神农来着……薛牧心中惊叹,这也是百家之一吧?这才叫真正的高大上啊!

    薛清秋纤手慢慢翻着《百草录》,直到某一页上停顿了一阵,皱眉细思了片刻,颔首道:“此书对薛牧应该有些用处。”

    顿了顿,又对薛牧解释道:“毒之一道并不为人所重,因为上限太低了。虽是对付弱者效果奇佳,但遇上高手则一点用处都没有,就如让他们倾尽所学来毒我,我也只当一阵风过,毫无意义。因此各方毒宗渐渐衰微,如今以毒为基的宗门已经没有了,只是魔门各宗还有兼修一二。本宗虽有涉猎,但毕竟不是专研,对你的情况没什么主意。这位赵大公子或许是最后的专职毒宗了,同样是练得浑身毒素,和你情况有些类似。我晚上好好研读一下,看看能不能为你找到解决之道。”

    薛牧诚心行了一礼:“麻烦姐姐了。”

    薛清秋收起《百草录》,又掏出薛牧的小黄文看了一阵,最后失笑道:“看样子该给千千抬价十倍了?”

    薛牧摇摇头:“千千如今格调不同,将会有越来越多感性的江湖客慕名来访,千千必须自抬身份,只见江湖名家,焚香弹琴,坐而论道。若是合意的,她自己选择是否共赴鱼水,无需收费。”

    岳小婵目光有些奇异:“这听起来不像青楼姑娘了……倒有点像……像……哎呀我也说不来。”

    薛牧笑道:“这叫什么你就别瞎管了,总之会有人吃这一套的。”

    “那千千今晚开始就不见客了。”薛清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今晚就让她去服侍薛牧吧。”

    岳小婵抬头看了师父一眼,微微一笑:“师父英明,我看叔叔花丛穿梭,有人太强,有人太小,他早憋得要炸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