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三十章 夤夜,人心最脆弱之时
    第三十章 夤夜,人心最脆弱之时

    其实薛清秋心里很矛盾。

    一方面,她已经不想亲自下场和薛牧玩游戏了,并不仅仅是岳小婵所认为的“怕了”。

    薛牧确实越来越合她心意,她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担心自己会真的动心,但这只占了很少的一点点比例,毕竟对她这样的人来说,多年来养成的绝对自信没那么容易动摇。

    她这样的人,真说要爱上谁,那也确实是言之过早了。

    真正的主因是……一边严厉告诉徒弟你不能跟他那啥,一边自己跟他眉来眼去的……这怎么看怎么难堪,想想都让人浑身不对劲儿。

    小婵的眼神和偶尔流露的话语,“有人太强,有人太小”“师父可以啊”什么什么的,听着已经让她浑身不对劲儿了……要不是薛牧真的很有用,说不定早都被她拍死了,一了百了。

    但另一方面,薛牧真的时时让她感觉很有趣,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试试,真的用上媚术的话,这个压根没有半点修为的人,能扛住自己的几分功力?

    她想了想,可以试试,不眉来眼去不就行了。放弃那种用媚态引诱欲念的方式,用一下更高级的模式。

    于是她开始尝试。

    薛牧发现自己看着薛清秋的感觉开始不对了……

    她只是盈盈地看着他,那眼神里便似是蕴含了无穷无尽的爱意,脉脉含情。这不是演技,她未必含情,只是落在别人眼里产生这样的错觉。反馈在薛牧那边,薛牧只在刹那间就忽然觉得心中涌起对眼前女子的无尽怜惜,无尽温柔,那万千眷恋涌上心头,就像早已与她相恋了千百万年,为了她能够放弃一切。

    薛牧心中有种奇怪的剥离感。觉得就像有另一个自己在旁观自己,一个是明明知道正在接受媚术考验的自己,一个是没能扛住媚术,已经陷入情网的自己……

    陷入的那个是正常的自己,没有半点修为,真的不可能扛住世上最顶尖人物的手段。旁观的那个是谁?

    也是自己……是在某种外力影响下,保持了一线清明,就像分心二用一样。

    手心正在发热,浩大正气的能量迅速滋长,破邪逐魅,破虚逐妄。旁观的自己越来越清醒,那一缕爱意不知不觉渐渐消退。

    脑海中有什么仿佛“轰”的一响,薛牧的眼神彻底恢复了清明。

    “姐姐,没用哦。”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那边薛清秋眼里闪过极度震惊之色。

    她用的是星月宗秘术“荧惑”,这虽然还算媚术的一种,却是高级秘术,已非肉欲吸引,而是属于灵魂操控层面了。相比于色欲引诱,这种秘术诱发的不是欲望,而是人们发自灵魂的爱恋感,只要你有一丝一毫的爱意在,哪怕只是起于皮相,都会被千百倍地放大,认为自己爱入骨髓。

    曾经有不知道多少俊杰为之发疯,陷入极度狂热的爱情里,为她付出一切而无怨无悔,为她去死都愿意……

    她从来不想用这种手段奴役薛牧,因为陷入狂热的爱情能烧昏头脑,她需要清醒理智的军师,不要一个为爱发狂的疯子。其他夺魂控制类的秘术也差不多,各有弊端,不可能让受术者保持所有的理智。所以她口头上说“不会为你解除”,实际上她绝对会很快帮他解开,不想留下后遗症。

    可问题是,居然没中招?

    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可以不中招?

    薛清秋以为是自己用的功力太浅了,尝试着加大了一点……又加了一点……薛牧的眼神始终清明。

    薛清秋坐不住了。一代魔门宗主,纵横一生,她已经多久没遇上自己的招数被破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了?这会儿她甚至忘记了只是跟薛牧做试验,好胜心大起,不自觉地用上了更强的魅惑之道。

    薛牧发现她的眼神变得迷蒙,纤手微微向他伸来,檀口微启,无意识的呢喃声好像在呼唤情郎。一种极为特殊的冲动从心底涌起,只想拉着她的手,将她狠狠抱过来,恣意爱怜。

    薛牧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又睁开,再看薛清秋,就只不过是更漂亮迷人了,仅此而已。

    施术破术,不过如此。

    薛清秋真的坐不住了,压住心中震惊,缓缓站起身来。

    什么不想眉来眼去的念头都抛九霄云外去了。那完美无缺的玲珑曲线悠悠展开,随着莲步轻摇,芳香淡淡溢散着,钻在鼻尖里,让人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玉臂搭在了他的肩上,樱唇凑近他耳边,呵气如兰,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轻叹。

    薛牧心中轰地一震,真的觉得这回再也难以把持。

    心灵、姿态、动作、声音、香气,全方位铺开媚功侵袭,差不多是薛清秋此生最全力发挥的一次媚术。这不是什么金手指镇压就能清心寡欲的了,金手指只能抵消功法侵袭,剩下的就真是男女交锋,能不能扛得住那倾尽天下的芳华魅力,能不能抑制心中增长的爱恋感,全看你自己的意志和理智。

    薛牧的呼吸渐渐急促,总有欲望对自己说,搂上去啊,抱着她啊,啃下去啊,就算被打死也认了啊,这么漂亮的女人你还等个什么啊,死刑不亏啊!

    两人的身子越挨越近,相互都能感受到对方变得不平静的呼吸声,甚至能微微感受到对方脸颊的热度。

    薛牧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说一声:行了,一个测试而已,就到这吧。

    话音刚刚想要说出口,门外忽然传来一股极度诡异的感觉,迅速蔓延。就像天色忽然黑了下来,幽幽明月斜挂天际,他在月下静立,清风徐来,孤独感漫遍全身,离家的游子怅然心起,想起了早逝的双亲,想起了曾经的初恋,想起了那世界还有自己留恋的很多很多蛛丝马迹,有为之奋斗的事业,有肝胆相交的友情……一直不愿回顾,那是理智上自知想也没有用,不代表真的没心没肺的没有丝毫眷恋。

    怀里佳人在这一刻给了极尽的抚慰,让他怅然悲伤的心灵有了一个依托。他终于再也把持不住,重重地抱了过去。

    软玉温香抱入怀的瞬间,薛牧忽然恢复清明,心知这回玩完了。这特么门口到底谁在神助攻?这破防满级了吧!

    本以为会被薛清秋一顿嘲讽甚至抽一巴掌,可低头一看,怀中玉人眼神迷蒙,痴痴地看着他,那纤手不但没有抽他,反而颤颤地伸过来,轻抚他的脸颊,那红唇颤抖着,似是想要吻上来。

    这尼玛不是吧,老子都醒过来了,你怎么自己发了情?

    下一秒门口响起敲门声,薛清秋骤然惊醒,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薛牧怀里,自己反搂着他,抬眼对视之间,恋恋缠绵……

    薛清秋一跳三尺高,几乎是瞬移的速度回到了桌子对面自己的位置上,心中羞愤已极。

    她真的很想砍死门外那两货……薛牧不知道是谁的神助攻,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夤夜,人心最脆弱之时。

    简而言之:专破心防。而且是不分敌我,大范围的光环级AOE。

    夏侯荻认为夤夜之功能够破尽人心之防,导致魑魅魍魉自此横行,九鼎崩坏,不就是因为这个?

    薛清秋本就怀有一点对薛牧的好感,在那种刻意勾引的旖旎气氛之下,自然也是有一点入戏的,结果正在那氛围里一个不慎被破了防,居然真把自己贴了进去,坐进他的怀里!要是外面不敲门,指不定就亲上去了!

    薛清秋真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怒吼,愤怒地冲着门外喊:“都给本座滚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