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三十一章 气由心生,如月映水
    第三十一章 气由心生,如月映水

    薛清秋气得胸口起伏,薛牧不敢去看那峰峦美景,低头喝茶。

    谁都知道这会儿宗主大人极度没面子,触霉头要死的……就算这会儿不触霉头混过去了,都不知道之后会不会给自己找点小鞋穿什么的……

    门开,岳小婵站在外面,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子……

    五六岁的小孩子……

    薛牧一口茶全喷了出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岳小婵怀里真的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胖嘟嘟的圆圆脸,额前整齐的齐刘海,黑长直的长发从脑后垂下,透过岳小婵的手臂直垂至地。此刻这小孩居然是在呼呼大睡,嘴巴还张老大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是夤夜?传说中的师叔?星月宗的阵法主持者,术算精通者,夏侯荻眼里的祸乱之源?

    你告诉我这是小埋我都信啊……

    可围绕她身边一阵一阵散发着的诡异气息,那种与刚才感受完全一致的幽夜气息,至今笼罩不散,证明了这真的是夤夜……

    岳小婵神情也有点低落感,很明显夤夜的AOE也在影响她的心灵,进了门,便直接解释道:“师叔从进六扇门起就进入了遥夜之眠,至今未醒。其实师叔牢房周围一里都没人肯进,没人愿意时时刻刻陷入心中自发的哀愁里,连运功都不能抵抗的。师叔对夏侯荻压根就是个烫手山芋,也亏得她揪着不放。”

    薛清秋愣了一下,原本咬牙切齿的表情慢慢平静下来。陷入沉眠是一种自保状态,封锁心灵记忆,以免被人强行用什么夺魂之术窃取宗门之秘。“破防光环”那是失去刻意压制之后,自然被动散发就是这么牛逼,并不是故意。

    只能说是来得正巧,怨她不得。

    薛清秋幽幽叹了口气,这就叫天意吗?

    “那啥……”薛牧终于忍不住开口:“这个小孩子怎么会是师叔……”

    岳小婵道:“我像师叔这么大的时候,她像我这么大。如今我这么大,她这么大。”

    这绕口令一样的话听得薛牧两眼圈圈,想了半天才懂了……这个夤夜的修行竟然是逆生长属性!那她今年到底多大?继续练下去是要变成婴儿还是精子啊?

    “夤夜今年二十四了,不是小孩。”薛清秋淡淡道:“丢床上去,我解她沉眠。”

    岳小婵隔老远就随手把夤夜一丢,小女孩“咚”地砸在床上,“嘭嘭”地弹了两下,继续扒在那里呼呼大睡。薛牧抽搐了一下……

    岳小婵才不会承认是有意教训这个让她心中哀愁的臭师叔,梗着脖子自我解释:“我们经常这样玩游戏啊,师叔才不会痛,她很厉害的。”

    “……”

    薛清秋起身,缓步来到床边,手掌一翻,忽然紫芒大作,随着手掌慢慢下压,紫芒遍布夤夜全身,忽明忽暗地泛着光。

    薛牧本以为没那么快,正想和岳小婵说几句话,床上骤然传来小孩子大哭的声音。薛牧带着一脑门青筋转头看去,夤夜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在床上乱蹬,嚎啕大哭:“师姐,他们欺负我!”

    随着哭声一起,那暗夜气息立刻无影无踪,显然恢复神智之后,这娃儿就控制了功法散发。薛牧松了口气,一下感觉自己轻松了好多。

    薛清秋的声音很是无奈:“好好,师姐一会就去揍夏侯荻。”

    “哦……”夤夜不哭了,鼻子一抽一抽的,两只眼睛又大又亮,盈盈的闪着泪光。

    薛牧差点被萌翻了,这女娃娃是二次元里跑出来的吗?

    停顿了一秒的样子,夤夜又弱弱地开口:“不是夏侯荻,是玄天宗。”

    薛清秋脑门也冒起了青筋:“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仔细点,到底怎么落在夏侯荻手里的?”

    于是夤夜又开始发呆,大眼睛继续眨巴眨巴,好像让她把事情说明白很困难。过了好一阵才连比带划地道:“先是炎阳宗的风烈阳,他打死了玄天宗的什么人,然后被心一道长追杀,躲到我们这里来。我本来南下是为了搜集星忘石,才不想管他的……星忘石好漂亮啊……师姐我跟你说,那一闪一闪的……有这么大!”

    小胖手努力地比划了个鸡蛋大小,然后似乎又觉得不够大,又张大了一点,变成鸭蛋大小。

    薛清秋面无表情。

    岳小婵笑意盈盈。

    薛牧萌得一脸血。

    “行了。”薛清秋叹了口气:“心一连你也要杀,结果错估了你的实力,交战之时夤夜入心,被弄死了,然后玄天宗倾巢而出,你跑,撞上了夏侯荻。”

    小女孩用力点着头:“差不多就是这样,师姐好厉害啊!”

    “等你把话说清楚不知道要几年!”薛清秋没好气,连追问的心思都没了。

    薛牧忍不住道:“这么说夏侯荻还算救了夤夜才对,只是发现了夤夜功法特殊,又起意扣下了。”

    “嗯?”小女孩好像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眨巴着大眼睛转过头来,正好对上薛牧看萌物的眼神。

    四目相对,夤夜怔了一下,眼睛慢慢地变得发亮:“师姐师姐,这个男人的气息……好好好好闻啊……好像糖葫芦、肉包子……”

    薛清秋心里一个咯噔:“你认真点?”

    夤夜眼睛越来越亮,看着薛牧差点口水都滴了出来:“真好闻……从来没有这么好闻的男人。”

    薛牧一头雾水,求助般看向岳小婵。

    岳小婵微微一笑:“师叔她的修行与众不同,最是讲究心如明月,澄净无暇,对世事没有任何弯弯绕,故而越活越小。偏偏如此,对人心善恶有近乎于直觉的洞察。气由心生,如月映水,纤毫毕现。一般人让她觉得不难闻就不错了,让她觉得好闻只有一种情况。”

    “哪种?”

    “有绝不虚伪的、发自内心的善意。”岳小婵转头看着他,这两天眼里常见的迷雾消散了许多,变得笑意盈盈:“哪怕你心里藏着对我们任何人的一丝恶意、一丝利用,又或者对我们有一丝不好的看法,哪怕隐藏再深,反映出来的气息也不会被师叔觉得这么好闻,都快流口水了……你这得是有多喜欢我们啊?”

    岳小婵笑得两只酒窝甜甜的,没继续说下去,反是转过了头。

    师徒俩的眼神对在了一起,眼里都看不出是什么心情,继而又一起转向不同的方位,一言不发。

    薛牧挠着头,心道莫非想泡你们不算利用?

    认真想了想也对……或许最初有点利用的意思吧,曾经觉得泡了薛清秋简直太有用了。

    可随着关系越来越亲近,薛清秋越来越信任他,为他考虑得越来越多,姐姐弟弟越喊越顺口,而小婵的一缕情丝纠缠其中,此时自己确实没有之前那种利用之心了,一点都没有了,因为他早就在把星月宗的事当自己的事来做了。

    虽说还是有男女之欲在里面,可星月宗不是白莲花,她们的观念里,男女之欲阴阳和合是一种正常反应,是可以摆在台面说的。只要不是玩弄,也不是利用,那自然也就算不上恶意,反而是“他很喜欢”的表现。

    为什么他也想让小婵离开?一来确实是因为小婵太小了,他自认不是萝莉控,实在不想和十三岁小姑娘太暧昧,那会感觉自己很变态。二来是因为害怕万一自己陷进去了,小婵却因为功法啊宗门啊七七八八的反把他给甩了,那才叫悲剧啊……这不仅不叫恶意,反而是怕自己太喜欢她了,善意过火了……

    总而言之,他是真的对这群女人善意十足,看谁都很喜欢,新来的夤夜也很萌,萌得他一脸血。

    若不是这所谓的气由心生,被夤夜之心感知,他自己都还没摸清楚自己的感觉呢。只能说这个世界真是太不科学了,这闻气识人比照妖镜还亮啊……

    夤夜瞪着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拍手叫了起来:“啊啊啊啊……”

    薛清秋原本一直沉默着,被她叫得怒斥:“鬼叫什么?”

    夤夜笑得萌萌哒:“这个男人对师姐散发的气是、是那种味道的!他想和师姐双修诶!”

    刚刚中过招的薛清秋这时候听见这句话真是气得差点喷血,愤怒地拎起夤夜的后颈提着就走:“你平时什么都慢半拍,这种时候怎么就开始屁话多!滚去吃饭,被抓这么久了粒米未进,你不饿的吗?”

    “我不饿,呜呜呜……这个男人好好玩啊,我还没看清他和婵儿的,那气息好乱好有趣,我要看啊啊啊……”小胳膊小腿在空中蹬啊蹬,薛清秋一巴掌敲在她脑门上:“二十四岁了装你个鬼的小孩子,再罗里吧嗦老娘抽死你!”

    薛牧目瞪口呆地看着薛清秋拎小鸡一样把夤夜拎走,忽然觉得这个所谓的魔门怎么就变成了农家大院了,一个含辛茹苦的持家少妇,一个半大少女,一个哇哇叫的熊孩子……

    院子里要是再养几只鸡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