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三十四章 我送你
    第三十四章 我送你

    梦岚把手稿恭恭敬敬地送到薛清秋手里,然后就飞一样地跑了,她实在不敢确定等到宗主看完之后会不会活活撕了自己。

    薛清秋功力再高也不可能看见那么远的文字,梦岚送来了她也不以为意,颇有兴致地摊在桌面上,和师妹和徒弟一起看。

    原本三妹子都看得有滋有味,看到床戏的时候还啧啧有声,结果一眼看见结局,薛清秋怔了一下,脸色瞬间就青了,飞也似地把手稿收了起来。

    夤夜懵懵地抬头:“人家还没看完……”

    薛清秋青着脸道:“小孩子看什么看?滚一边去!”

    夤夜扑了过来:“我要看嘛,人家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故事……”

    “砰”地一声,小女孩被后娘般的师姐飞起一脚踢飞出去,在竹墙上撞了一个人形大洞,直挺挺地趴到地上。

    夤夜一点也不痛,腾地跳了起来,继续冲进屋子抢手稿。

    然后就被师姐一掌拍晕丢床角去了。

    岳小婵支着粉腮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师父暴走的样子,继而抬头想了一下,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忽然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师父其实……只是放不下面子而已。那就让她一个人呆着,就没事了……

    “这薛牧!色胆包天!真当本座不敢杀了他吗!”薛清秋气场迸发,所过之处尽成灰烬:“真是个混账!混账!”

    正愤怒地来回拆迁,冲到桌子边上却愣了一下。

    小婵刚刚坐这儿的,不见了。

    呃……小婵不在这,夤夜晕着,没人看见了……不知道怎么的,薛清秋一下就不怎么生气了……

    小婵是看出来这一点,所以离开了吗?

    薛清秋叹了口气,坐在刚才徒弟坐着的唯一没被她拆了的椅子上,头疼地捏着脑袋沉吟。

    那会儿,薛牧被破防的时候,想到的是双亲是朋友是自己眷恋的世界,她被同样破防,当然也是有所惆怅的。

    十五岁那年,宗门发生了一场大变,师父走火入魔而死,多位长老分裂,全体男弟子出走另立新宗。大师姐失踪,夤夜才十一岁。这样的危急存亡之秋,她以豆蔻之龄撑起了整个宗派的重担。旁人说句惊才绝艳容易,江湖诡谲又岂是看看纸面故事所能体会?武道突破又岂是旁人可知艰辛凶险?十余年来转战神州数万里,历经生死不知凡几,一步一步在生死间走来,硬是成就了今日传奇。

    崇拜者对她顶礼膜拜,整个宗门视她如神,有几人能体会到她的疲惫?除了小婵……那是自己唯一的安慰。

    但她不能疲惫,不能脆弱,不能体现出有丝毫虚弱的感觉,她必须让所有人认为,她是天下至强者,只要她一双玉手,就足以开天辟地。

    直到夤夜入心,心防骤破,那无边无际的脆弱和孤独终于肆无忌惮地滋长,只渴望有一个宽厚的肩膀,能让她依靠,让她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可以交托……

    好像……当时面前就有这么一个可以帮助她、正在帮助她的男人,她知道他对自己有意,她也正在诱惑他。

    那就投入点吧,抱着他,让他安慰自己,让他爱怜,真的交给他……

    于是她纵身入怀。

    然后敲门声破碎了夜空,他醒了,她也醒了。他依然只是个什么修为都没有的薛牧,她依然还是个天下无敌的魔门宗主。

    本来以为只是最多怀有一点好感的一场游戏,这回玩坑里去了。

    他还和小婵有一缕情丝牵系,身为师父,她可以禁止,但禁止的目的却决不能是为了争夺!难道真是借着徒弟功法限制的机会,和徒弟抢男人?

    简直笑话……

    所以她只能是姐姐,他只能是弟弟。尤其是在夤夜判定了他的纯净善意之后,薛清秋彻底下了决定,如果薛牧安于弟弟身份,薛清秋认为自己一定会全心把自己当成一个好姐姐,把对男人的任何期待转嫁到自己弟弟身上。

    她甚至可以帮弟弟玩女人,梦岚啊什么的,你想要就拿去,姐姐都可以给你。

    可他这一篇故事,露骨地嘲讽着她自欺欺人的决定。

    他这意思,别说这种没血缘的姐弟了,就算是亲姐弟他都拱了!

    这种不知进退的进攻让她很恼火,这不是添乱吗?

    可想起夤夜判定中的“他想和你双修诶”,她又恍惚觉得,是薛牧认为小婵太小了,本来中意的就是自己,薛牧一直就这意思没变过,怎么会是自己在和徒弟争?

    好像没什么问题吧……自己和薛牧什么关系,其实好像本来就不关徒弟的事啊,怎么算是她让的?

    理了半天理不分明,心里还更乱了,薛清秋终于叹了口气:“来人,把屋子修缮一下。”

    “是,宗主。可夤夜师叔……”

    “理她作甚!丢垃圾堆去!”

    “……”

    “等等,看见婵儿了吗?”

    “少宗主收拾了行李,正向薛公子辞行。”

    薛清秋不说话了,安静地站在窗前,目光幽幽地看着竹叶轻摆,久久没有一点表情。

    *************

    “走得这么急?”薛牧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岳小婵,说是带着行李来辞行,他却没看见有什么包裹之类,唯一的区别是岳小婵的腰间别了一个绣袋,另外插了一根晶莹剔透的玉萧。

    这就是她的全部行李。

    这个世界也不知道有没有储物袋,说不定这个绣袋里面空间不小?而玉萧……是随身带上喜爱的乐器呢,还是她真正的兵刃?

    他忽然想起岳小婵说过,说起音乐,本姑娘才是一等一的高手,全天下都排得上号。

    他却没有听过。

    相处太短了,说实话,他并没有多深入的了解到她们,只能算匆匆一瞥。而她就要离去,恍若惊鸿。

    “并不急了,老早就对你打过底的不是么?”岳小婵微微笑着:“再拖着不走,说不定你倒要嘀咕这丫头怎么还在这赖着不走呢?”

    薛牧摇头:“这是哪的话。”

    岳小婵笑道:“舍不得我啊?”

    薛牧不好回答,只是“嗯”了一声。

    “江湖子弟江湖老,长久沉湎京师繁华,可是消磨人心呢。”岳小婵若无其事地道:“叔叔真对小婵好,那就莫作儿女态,祝我此行一切顺利才是真的。”

    薛牧沉默良久,总是觉得一肚子话想跟她说,却不知道怎么说。

    不管有没有功法限制,总之这种年龄上,两人之间无论是谁情动,都过不了心里一关。说是说可以长大,不过男人色心嘴碎罢了,理智上不去动念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当时会不怕死的去情挑薛清秋这种大魔头,到底有几分是真的倾慕那绝代风华,又有几分是为了转移对岳小婵的动念。

    或许是兼而有之吧。

    如今既然已经决定泡师父,就别扯着人家徒弟。好生斩断这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关系,干脆利落,对谁都有好处。

    他终于低声开口,说出的话却只是:“……我送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