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三十六章 如君愿,莫思量,长相忘
    第三十六章 如君愿,莫思量,长相忘

    多情自古伤离别。

    对于一个交通与通讯属于古代文明的世界来说,别离从来都是最惆怅的事情。凡人一别,有可能就永世不见,故有家书抵万金之说,无数流传千古的诗篇也是出于送别愁绪。

    虽然这个世界有人会飞,但现在薛牧也知道了,那可没多少人会,而且即使会飞的那小部分人,也是要极大的损耗,不可能长久。所以初见之时,她们是坐着马车来的。

    总体来说,这还是个古代交通模式,岳小婵这一别,说是两三年后才相见,绝对不是虚言。

    这样的世界,同样是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人们送行一亭又一亭,唯惜别而已。他们进城时是从北门而入,此番却是南门而出。南门五里之外便是江水,江边有亭。

    薛牧依旧没有松开手,牵着岳小婵慢慢地走,两人都走得非常非常慢,五里短亭生生被走出了长亭的味道。

    两人都没有说话,薛牧心中回荡着无数别情诗篇,翻来覆去搅成一团,此刻却恨学浅,无力成文。

    直到看见江水潺潺,岳小婵微微一笑:“南门不好。”

    南门当然不好,距离太短了,区区五里便是别离。要是北门,说不定可以一路送回灵州去……

    到了亭边,有杨柳青青,千丝万条。岳小婵倚着柳树,纤手随意拨弄枝条,美目认真地看着他:“故事想好了吗?”

    薛牧点点头:“好了。”

    岳小婵开心地笑了,纤手一翻,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笔墨纸砚,随手一抛,纸笔铺在亭中石桌上,墨条准确地砸在砚里,然后瞬间融成了汁。

    “不是我不愿像梦岚一样给你慢慢磨墨,红袖添香。”岳小婵慢慢取下玉萧,低声道:“我有别的要给你,我们一起开始。”

    薛牧点点头,上前执笔。

    这会儿他心中纷乱已极,真的没办法再玩原创了,倒是有一个故事半数吻合了岳小婵的要求,改头换面一番就能使用。

    故事说的是一位从异国他乡而来的薛先生,寄居在一位女房东家里,却不合对寡居的女房东年仅十三岁的女儿婵儿心生爱慕。可惜婵儿太小了,时所不容。为了接近这位少女,薛先生娶了女房东为妻。

    没错,改编自着名的《洛丽塔》,如今该叫《洛小婵》。

    岳小婵偏着脑袋看着,“哈”地一声笑了出来:“这故事要是被师父看见了,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她了。”

    薛牧叹了口气道:“定制文……”

    岳小婵点点头:“说得是,这是假的,不过我想看而已。”

    这个故事很长,薛牧写得也很慢。岳小婵没有继续看下去,靠在柳树下,掂起玉萧送至唇边。

    一缕幽幽萧音萦绕江边,江水奔流,声浪滔天,却始终遮掩不住这一缕萧声,悠悠荡荡,清晰回响,那江水声浪反倒像是正在为她伴奏,如同交响殿堂。

    萧声的曲调是薛牧从来没有听过的,但他敢保证,这是有生以来听过最好听的萧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一缕幽思盈盈环绕,钻在耳朵里,钻进他心底。一番惆怅在心中悄无声息地滋长,便如那时的夤夜入心,伤怀无助,凄凉婉转。

    没有媚功侵袭,纯属曲入人心,唤起愁肠,不是任何道具任何功法所能抵挡。

    “你要听这个,本姑娘才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还巴巴的来听乐伎唱曲,真是脑子长草。”那时候岳小婵的调笑犹在耳边,薛牧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长草,只看色相,只看见她的娇俏她的妖媚,却从来没有关注过,人家还会些什么、爱些什么、恨些什么。

    然后坚决地割开距离,她想离开,他也想让她离开。

    看着自己写出来的那虚假的故事,抄袭品,定制品,毫无诚意,丑陋难言。薛牧终于再也写不下去,一怒掷笔,断为两截。

    岳小婵偏头看着他怒而掷笔的模样,似乎是有点惊讶,却又很快闪过笑意。

    玉萧轻点绛唇,纤指漫拂孔眼,箫声依旧,悠悠飘扬,继而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响,很快群山回荡,长久不衰,无尽的惆怅引出天地同声,把江水激流之声尽数埋葬。

    漫天萧音里,岳小婵化为虚影,掠过薛牧身前,将半篇《洛小婵》收入囊中,转身飘然入江。赤足踏浪,一路远行,江风中送来她的歌声:

    “锁同心,赊得春光梦一场。柳下人一双,送得短亭长。”

    “自此后,月霁风光各一方。如君愿,莫思量,长相忘。”

    没有华美词章,没有矫揉粉饰,浅白的歌声道尽惆怅,薛牧极目远眺,那一道纤影踏浪而去,很快芳踪渺渺,再也看不见分毫,唯有江水悠悠,无语东流。

    他不自觉地捂着胸口,感觉有什么要裂开一样,呼吸都开始不畅。

    有香风拂过,一只玉指点在他的前额,薛牧深吸一口气,烦闷的感觉慢慢消失,呼吸也渐渐恢复正常。他倚着栏杆,剧烈地喘着气,浑身就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满头大汗。

    薛清秋安静地站在他身边,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婵儿没施术,不过自然流露,你便气血紊乱。我知你有破妄清心之能,可她一片怅然绝无虚妄。你心既有情,如何抵御?”

    薛牧喘着气:“我……”

    薛清秋伸出食指,竖在他的唇上:“跟我回去练功,你太弱了。”

    *************

    慕剑璃一路行走在京城大道上。

    她的目的地是一栋大宅,走到门口,两个守卫脸上都露出明显的崇慕之色:“原来是慕姑娘到了,快快请进。”

    慕剑璃对两人微微颔首,缓步而入。

    院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各色宗门服饰都有,中央摆着几副担架,盖着白布。

    有人在高喊:“星月宗妖女肆无忌惮,公然杀我们八宗子弟,连东风师叔都死于妖女无耻偷袭,这笔账我们一定要算!”

    又有人阴阳怪气:“这是京师,朝廷律法并不保护入室行凶者,死了也白死。”

    有人怒道:“你们七玄谷是想置身事外了?别忘了你们的七玄彩衣同样也被她们妓女穿着玩!”

    那人回道:“现在星月宗已经不用这些衣饰了,我倒是听说合欢宗的人开始在用,你们是觉得阻止合欢宗妖行重要,还是去和薛清秋血战要紧?”

    就在这一片嘈杂声中,慕剑璃步入院子。

    随着慕剑璃出现,嘈杂的环境瞬间安静了许多。每个人看着慕剑璃的眼里都是很复杂的情绪,有些人是倾慕之色,有些人是妒忌,有些人是佩服,不一而足。

    慕剑璃站在白布边上默然半晌,又对着主位上的几个前辈人物行了一礼:“剑璃见过莫谷主、元钟大师、苗师伯……”

    主位的竟是正道八大宗门的七玄谷谷主莫雪心,也是一位风姿优美的少妇。

    次位的是正道八大宗门之一无咎寺的元钟大师,号“千手文殊”。

    很明显,要抗衡薛清秋,必须有这样级别的人物出现,一旦他们真的选择和星月宗杠上,这等人物交锋,那就是开启正魔大战的前兆了。

    慕剑璃神色不变,心里却掠过刚才和岳小婵擦肩的感觉。

    星月少主惊才旷世,十三而化蕴,该是震惊天下的大事。这里的正道俊杰懵然不知也就罢了,自身亦不知修持,嚷嚷不休,私欲弥漫,各有所谋。

    据说夤夜功法特异,虽境界不明而堪比洞虚。若有朝一日岳小婵也突破天人之限,星月宗一门三洞虚,世间如何?

    道消魔长,莫过于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