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三十七章 世间最大的魔头?
    第三十七章 世间最大的魔头?

    最让慕剑璃心中摇头的是,这一刻男人们的目光不仅是在打量自己,而是在进行更加含义猥琐的对比。

    在七玄谷谷主莫雪心身后,正盈盈立着一名和慕剑璃岁数相仿的女弟子,五官容色绝美艳丽,神情漠然清冷。对于周遭射来的男性目光,她的唇角始终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笑意,所修功法应该也是寒系的,丝丝冷意萦绕身周,看上去冷艳无匹。

    不少男人窃窃私语,就连主位旁边的心意宗苗月都忍不住看看慕剑璃又看看那名女弟子,下意识的在对比。

    两人同样白色衣饰,若说慕剑璃是一柄剑,她就是一块冰。

    区别在于她的白衣云织锦绣,恰到好处地衬托了她的丽色和气质,与慕剑璃简简单单甚至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裳简直天渊之别。

    也正因如此,如果不论实力加成,仅从容色上看,慕剑璃真被比下去了。

    慕剑璃的目光却没有放在她身上,虽然明明知道无数人在打量她,神情还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剑璃初来,尚不知情况详细,不知此事细节究竟如何?星月宗为什么会忽然用了那种古怪手段……”

    苗月正色道:“星月宗出了个妖人薛牧,说是薛清秋之弟,也没人知道薛清秋哪里冒出来一个弟弟,服饰之事便是他的诡计。”

    慕剑璃心中迅速闪过刚才岳小婵身边的男人,那个没有一丝修为,却让自己的剑心莫名其妙地兴起战意的奇怪男人。

    苗月又递过一本小册子:“不仅如此,你看这个妖人,尽出一些诲淫诲盗之物,搅乱天下人心。以老夫之见,此人之险,更胜于血手妖后。”

    慕剑璃略略翻阅了一下,看到里面剑客和千千的露骨床戏,以她坚定无比的剑心都忍不住愕然。这世上真没人看过这玩意,冲击性不是一般的大。

    此时莫雪心身后的冷艳美女开口道:“如此妖人,败坏女子名节,以女子淫戏为乐,简直罪不容诛。”

    便有一大票拥护者义愤填膺:“辰瑶姑娘说得对!此等妖人,人人得而诛之!”

    慕剑璃看完了小黄文,心中倒是不以为然。从文中看,那妖人不但是没有败坏女子名节不把女人当人的意思,反倒对落入风尘的女子颇有同情之意,剑客的挣扎又何尝不是对世人太重名节的反思?

    她抬头看了辰瑶一眼,忍不住问:“这位师姐是……”

    莫雪心笑眯眯道:“剑璃莫要抬举,辰瑶是我七玄谷内门弟子,此番不过因为她家在京师,顺便回家拜访。怎么着也该尊你一声师姐。”

    怪不得是白衣,还穿不上七玄彩衣,慕剑璃心中有了底,非核心身份在这种场合按理是没有挑头说话的份。如此煽动人心,大约是为了出风头而已,为了入谷主法眼,以求进身之阶?

    慕剑璃微微叹了口气,这就是正道,千年来已经膨胀得虚荣浮华,武道应当追求的是什么,早已被他们忘却。

    那边始终没说话的元钟大师笑道:“剑璃师侄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毕竟此地也是问剑宗主场。”

    没错,这栋大宅就是属于问剑宗产业,负责人是一位姓谢的问剑宗管事,乃是问剑宗的外事管事之一,武力不高,负责京师联络,这次召集各宗便是他的主持。

    慕剑璃欠身道:“剑璃认为,星月宗此番杀人站在了法理上,难以问责。且服饰事件才是此事要点,既然星月宗已经撤了服饰,那么我们应该找的是合欢宗才对。”

    元钟大师沉吟不语。

    苗月冷笑道:“法理?慕师侄莫非认为自己是六扇门中人?”

    “我等正道,若是肆意而为,与魔何异?”慕剑璃淡淡道:“理直则气正,气正则剑刚,剑璃只是不违心中之剑。”

    苗月正要说什么,莫雪心摆摆手,道:“谢师弟也是这个意见?”

    一直静立一旁的谢师叔看了看慕剑璃,他当然要给自家台柱子撑场面,事实上作为外事管事,他心中早就知道这件事怎么做才是最有利的:“谢某与师侄女一个意见。”

    莫雪心微笑点头:“那此事就这么定了,今日申时,镇压寻欢阁。”

    这么爽快,看似她也是早就这个意见了。堂堂谷主拍板,事情也就定下,苗月胳膊拧不过大腿,悻悻然拂袖而去。

    众人散了伙,那位辰瑶路过慕剑璃身边,认真地看了慕剑璃一眼,清冷的凤眸内若有深意。

    慕剑璃无心理会,慢慢离开大堂,跟着谢师叔去了自己的居处。

    路上谢师叔笑道:“本以为师侄一心问剑,心无旁骛。今日一见,其实也是知谋略者。”

    慕剑璃怔了怔:“师叔此言何意?”

    谢师叔捋须笑道:“薛清秋若是全力出手,那可是月沉星陨,地陷天倾,莫雪心不可能护得所有人周全,真死伤惨重了怎么向各家宗门交待?而合欢宗却没有一个薛清秋,选谁作为突破口不言而喻。所以莫雪心本就不想去和星月宗杠上,师侄送上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她不知多满意。”

    慕剑璃沉默下去。

    谢师叔又道:“薛清秋威慑力本就在那里,这倒罢了,此事我更佩服的是星月宗那个妖人薛牧。”

    慕剑璃抬头看着他:“这又是何意?”

    “如果我没有猜错,星月宗忽然撤了服饰,也是这个妖人的布置,他就是给了我们一个转头对付合欢宗的借口,我们还不得不笑纳,他倒袖手一旁若无其事。”

    慕剑璃想了想:“师叔会不会想多了……若是如此,这人可是运势谋略的高手,把正魔两道玩弄于股掌之间。”

    “理应八九不离十。”谢师叔笑道:“这个人很有意思,反掌之间,把一介名妓捧得名冠京华,那位千千姑娘如今格调高得哟,非名家不见。你说那些人苦练二十年,也和一介妓女平起平坐,这是什么滋味?便是老夫如今欲见她一面都不可得……”

    谢师叔仍在絮絮叨叨,话语里颇有些羡慕那个千千姑娘的模样,慕剑璃听着听着,却猛然停下脚步。

    她忽然想到,剑心起战意,不仅仅是因为遇到势均力敌的剑客心喜,还有另一个理由,不是心喜,而是示警。

    如果有一个人,能乱天下剑道之心、绝世间崇武之意呢?

    那才是世间最大的魔头,举世之敌!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一个全无修为的男人,为捧自家姑娘做了点事,怎么想到这么远去了……是最近修行太累了吗?

    慕剑璃摇摇脑袋,步入房间,平心静气,闭目打坐,准备迎接晚上的合欢宗之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