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四十章 拜剑
    第四十章 拜剑

    选择在宗门居所接待而不是百花苑找个地方,就是一种尊重表现,百花苑不过风尘之地,显然薛清秋认为应该给这样的剑客更肃穆的待遇。

    算是对这个后辈的欣赏,也算惜英雄重英雄之意。

    慕剑璃心中有数,一路没有去关注人家的竹林阵法,目不斜视地在梦岚引领之下踏入了一栋竹楼。

    薛清秋高坐主位,薛牧居左,夤夜在右。星月宗在此地甚至是在全宗身份最高的三个人齐齐坐这儿等她。

    慕剑璃怔了怔,这规格,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高,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自家师父的地位等级。

    其实只是薛牧好奇什么是拜剑,死乞白赖要看。夤夜瞪着一副亮闪闪的大眼睛,她是兴致勃勃来看剑人的……

    遇上这些坑货,薛清秋这个当家的也是蛋疼菊紧。

    慕剑璃的目光落在薛牧身上,这次剑心倒是未动,她却更惊讶了。早上擦肩而过,他还没有丝毫修为,这傍晚再见,怎么就气海大成了?

    转念一想,薛清秋功盖当世,要设法提升谁的功力也不难,最多不过揠苗助长而已,她也没多想。真正让她惊讶的是,薛牧居左。

    先左后右,约定俗成。薛牧的地位,居然比夤夜还高……

    夤夜是谁?薛清秋唯一的师妹,星月宗阵法之魂,天下有数的人物。就在上个月,玄天宗的入道强者心一道长追杀魔门新秀风烈阳,被这个看似五岁女孩的夤夜阻住,交锋过程别人都没看懂,只知道心一道长被这个小女孩随手一巴掌给直接拍死了……

    南方正道倾巢而出围剿妖女,连根毛都没捞到,就连之前追杀的那个风烈阳都跑掉了,南方正道只得毁了星月宗接应夤夜与风烈阳逃跑时暴露出来的几家青楼泄愤,结果妓女们在一个叫琴梨的老鸨带领下,到处去官府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有妓女坐玄天宗山门去打滚的,搞得正道颜面扫地。

    此事如今已经慢慢传开,震动天下,原本默默无名的夤夜一朝成名天下知,都说这小女娃修为诡异,境界不显,却能秒杀入道,说不定也已接近洞虚甚至就是洞虚。

    能相当于洞虚的强者,在星月宗的地位居然处于薛牧之下,而且看上去笑嘻嘻的一点意见都没有……这什么概念?

    外人当然不知道真实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夤夜是个坑比,根本不可能和谁争位置,就算要争那也是因为那个位置更漂亮?反正外人都只会以为这男人要逆天了……

    算了,人家星月宗内部之事,干卿底事?慕剑璃借着行礼端正了思维:“晚辈慕剑璃,见过薛宗主。”

    薛清秋安静地看了她一阵,声音显得有些悠远:“十年前,你师父也曾找我拜剑,我拒绝了。”

    “是。师父曾经和晚辈提起此事,一直念念不忘。”慕剑璃笔直地站着,平静回答:“所以晚辈此来,一是为了自身问道,二则也是为补师父遗憾。”

    薛清秋似笑非笑:“你不怕我直接杀了你,以绝问剑宗之后?”

    慕剑璃淡淡道:“问剑宗之才车载斗量,少了一个慕剑璃,也谈不上绝后。再者薛宗主一代宗师,自有气度,想来当不至于为难一个晚辈。”

    薛清秋笑了起来,笑容里有些趣意:“你是问剑宗四十八代,本座是星月宗第五十代,说来本座还得喊你一声师叔祖,谁是晚辈?”

    “……”慕剑璃愕然,不同宗门之间哪能这样论辈的啊,大家开宗时间都不一样好不好?那炎阳宗到现在不过三代人,开派祖师都健在,难道还成所有人的祖宗了么?

    但她不是伶牙俐齿的舌辩之人,便沉默不答。

    薛清秋懒洋洋道:“知道你师父当年拜剑,我为什么要拒绝么?”

    慕剑璃道:“晚辈不知。”

    薛清秋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当年他的拜剑之仪早完成几年了,却忽然跑来找我拜剑……其实吧,他想拜的不是剑,而是堂……我只是很隐晦地告诉他,你高我三辈,还大我十几岁,长得又丑,跑来吃嫩草有脸吗,结果他剑都不拜了……听说他因此事足足晚了五年洞虚,差点宗主都没得当,真是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有意阻他剑道。”

    薛牧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一说就明白了,她当年百分之百就是故意勾人,又甩得人一脸失魂落魄,借此乱人道心,去除强敌,不必怀疑。

    慕剑璃木然站在那里,觉得师父伟岸的形象坍塌了……这下什么问道气氛可都碎了个一干二净,还拜毛的剑哦……

    偏偏这时候薛清秋给剑了:“呐,现在故人之后来了,诚心问道,也别说我小气,绝了世人求道之诚。”说着纤手一扬,一道星光不知从哪里“嗖”地飞了出来,稳稳地停在慕剑璃面前,展露了真貌。

    是一柄很奇怪的剑,剑身极度不规则,看上去是各种各样小石头拼接起来似的,但奇怪的是偏偏给人一种混融一体的感觉,每一块小石头上都有隐隐威能丝丝散发着,交织在一起,又弥漫在剑身之外,就像是云雾渺渺,遮掩着星空真貌。

    星月宗镇派三神器之一,星魄云渺。

    慕剑璃始终平静的俏脸上第一次露出震动神色。

    她问剑宗拜遍天下名剑,为的是问其剑心,感其剑意,求与自身之道相印证,以图有所领悟。这需要非常虔诚非常清净的剑心共鸣才可以得到,不是看看拜拜就行的,所以都是一路苦行,心无旁骛,一心问剑而去。

    但按岳小婵说的什么兵器铺里拜拜,那显然是开玩笑的……值得拜的首先是染尽碧血的名剑,经历千百战,自含历代主人的剑意氤氲其中,隐有灵性,问之才可能有所得。

    一般情况下,正道都会给问剑宗面子,拿剑给你印证领悟,反正你也未必能悟出什么名堂,顺水人情都能做。可天下名剑可不止是正道有呢,大半可都在敌人手里……所以实际上拜剑还有一种模式,不是问,而是战,也就是挑战天下剑术名家,以实战体会各家剑意,这才是万里拜剑的真谛。

    战也分几种模式,血战和切磋指教是不同的。慕剑璃来见薛清秋,原本的意思也不过是指望薛清秋能赐教一两招,让她能略微体会一下星魄云渺之意,此行就满足了。料想薛清秋一代雄才之主,面对后辈这点气度应该还是有的,虽然风险很大,回不去的可能性不小,但剑胆无前,她义无反顾。

    只是她真没想到,薛清秋的气度远超她的想象,不但没打算留下她,居然还真把剑丢给她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只不过先用言语乱她剑心,算是设置了一点考验。

    薛清秋的意思她能体会,障碍设下了,能否克服是她的本事,对门下也就交待得过去了,别说本座资敌……

    如此气度胸怀,真不愧于一代宗师。这就是她能以妙龄而扫天下的缘故么?

    既然如此,怎能辜负宗师美意?

    慕剑璃闭上眼睛,默然十息,再度睁开,眼里又是一片无悲无喜的凛然剑意,刚才的片刻走神早就随风而散,不再萦怀。

    在星月宗三人好奇的目光里,慕剑璃诚心对面前的星魄云渺行了一礼,一手搭着剑柄,一手掐了个剑诀,竖在身前。

    薛牧实在看不出她这是怎么跟剑交流的。总之过了片刻,神剑忽然光华大盛,剑身微颤着,就连薛牧都很奇怪地感受到了剑身涌现的喜悦,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知心的好友一样。

    光华收敛。

    慕剑璃松开剑柄,倒退一步,一揖到地:“谢过前辈赐剑。”

    薛清秋眼里有藏不住的欣赏:“剑心共鸣,这是你自己的本事,不必谢我。倒是本座话说在前头,你这等人才出自敌宗,乃是大患。他日江湖相见,本座可不会留手。”

    慕剑璃肃然回应:“晚辈亦然。”

    说罢,转身离去,挺秀的身躯直如长剑。对于早先曾引发过她一点好奇的薛牧,此刻连看都不再看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