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四十一章 争道
    第四十一章 争道

    夤夜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嘟囔了句:“她本来一点气味都没有,最后这会儿有了一点点花香。说是跟剑一样的人,和剑交朋友,可说来说去还是人嘛。”

    没有气味,意味着没有善意也没有恶意,她只是为问剑而来,心无其他。有了花香,那说明她口头说着“晚辈亦然”,实际上还是记了薛清秋示剑之情,心生善意。

    人终究是人,终究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怎么练也变不成一把剑。

    薛牧看了夤夜一眼,这丫头练得从外到内都跟小孩子一样,那只是因为清澈纯净,故能倒映人心。但不代表她真是孩子的识见,实际上她是个已经二十四岁的问道者,有自己坚定的路。

    “还是人嘛”这句话里有着十分明显的含义,认为问剑宗之道只是虚妄,这是旗帜鲜明的道不同,从夤夜小孩子一样的外表里吐露出来,这种感觉分外妖异。

    薛牧忍不住问:“她从剑里悟到了什么?”

    “无非某种剑意,与她是否相合还两说。神剑不过外物,问剑不如问己,她悟到了什么与你我何干?毫无兴趣。”薛清秋很无所谓地回应着,夤夜在一边小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啄米。

    薛牧叹了口气,这百家之道,还真的是南辕北辙啊。他忽然觉得这群人再争一千年,也争不出什么名堂的……

    争什么争嘛,大家都是萌妹子嘛,最要紧的是开开心心……

    正这么想着,薛清秋斜睨他一眼:“怎么,莫非你觉得她是对的?”

    这种时候傻哔才会说她对呢,薛牧笑道:“她的这种纯粹,你都欣赏,我自然也欣赏。但我知道问剑宗有一点是坚决不对的。”

    “哦?哪一点?”

    薛牧悠悠道:“如慕剑璃这样的美人儿,应该穿着丝滑的肚兜、带着衬托丽色的名贵饰品,在床榻上温柔浅笑,那才是人间盛景。怎能让那些低劣的衣服粗糙了细嫩的肌肤,让那种该死的草履把小脚磨出了茧子,去玩苦修那套,简直暴殄天物!这他奶奶的问剑宗才是魔道好不好?”

    薛清秋:“……”

    夤夜:“……”

    “夤夜。”薛清秋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把这下流混账关密室里,今天不许给他吃饭。”

    夤夜愣愣的还没动,薛牧先笑了:“我的姐姐大人,你好像忘了,夏侯荻请晚饭,咱们已经迟到很久了。”

    薛清秋恶狠狠地剐了他一眼:“你和夏侯荻的生意套路我已经摸清楚了,别以为没你在,我就玩不转了!”

    薛牧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姐姐,这是一种全新的运作,就连我自己也得摸索,你和夏侯荻干瞪眼能干什么?”

    “……”薛清秋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半天,没说什么,反而又对夤夜道:“加强薛牧住处周围阵法防御,以所能用的资源布置最高安全等级。以后很多人都会知道薛牧的重要性,不容有失。”

    “哦。”夤夜愣愣地答应了。

    薛清秋此时才瞪着薛牧:“走吧。”

    从竹楼到了百花苑,入目的是人山人海的宾客如潮,以百花苑的楼盘已经完全没办法接待了,人手更是全面不足。原本卓青青和梦岚只在幕后,这会儿都满头大汗地亲自在外面疏导。

    薛牧招了招手,梦岚气喘吁吁地迎了过来:“公子。”

    “这火爆程度什么情况?不应该啊。”

    “是因为寻欢阁被慕剑璃剑气拆烂了,客人全涌到这边。”

    “你们这样不是办法。”薛牧随手抓了块墙上的菜牌,抹去菜名,折成几段,抓了支筷子刻上“一二三”号码,递给梦岚:“照做几十块,让他们按牌取号,都排队去。给排队的人看小故事,就不容易等得心焦,我们的第二篇故事也正好趁此机会面世。”

    梦岚两眼一亮:“不愧是公子。”冲着薛清秋行了一礼,来不及多谈,急匆匆地去干活了。

    过了片刻,号牌分发,果然一团乱糟糟的场面迅速疏导下来,变得安静有序,排队的客人一溜的坐在前堂,人手一本小册子看得摇头晃脑。

    薛清秋一直安静地看着,任由薛牧发号施令做布置,直到此刻才叹了口气:“你确实很厉害,眨眼之间梳理纷乱,井井有条,还顺手把第二篇故事推广……论经营谋略,我确不及你。”

    大保健等号的场面多常见呐,是你们见识太少了。薛牧谦虚了一句:“小术罢了,比不上姐姐道行。”

    两人并肩出门,走了十几步,薛清秋才道:“其实我还没同意让第二篇故事问世。”

    “事急从权,一团乱总不是办法。”薛牧道:“再说了,一般人眼里,那故事并没有你我眼中的深意,也没必要想太多。”

    “你我眼中有什么深意?”

    “呃……”薛牧不说话了。

    薛清秋忽然道:“你今天有点不同,略微木讷正经。若是往常,多半要趁这话头挑惹我一场。可你刚才说慕剑璃那些,分明还是你,并没有变。”

    薛牧还是没说话。

    “因为婵儿?”

    “是。”薛牧终于回答:“那江水悠悠,孤身远影,萧音萦绕心间,至今不散。该多没心没肺才会在这种时候挑惹她师父?”

    “现在承认是真看上婵儿了?”

    “坦白说,我不知道。”薛牧低声道:“和小婵本该两相忘,我自己也觉得我明明是更中意你……呃……”

    “何必截断,我能不知道你想说什么?”薛清秋没有生气,淡淡道:“给你三天,自己理个清楚。”

    这话……什么意思?薛牧愕然转头看着她,薛清秋面容古井无波,根本看不出心思。

    “你们来迟了至少半个时辰。”夏侯荻不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薛牧停下脚步,抬头看去,一栋庄严的建筑伫立面前,一对雄壮的石狮镇压左右,门前有一个非常显眼的青铜大鼎,鼎上光华流转,神秘且浩瀚。大鼎上方,黑色牌匾上硕大的鎏金字样:六扇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