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四十四章 其实大佬也很八卦
    第四十四章 其实大佬也很八卦

    气氛热烈地谈着刊物人选,诸位大佬兴致来了,还现场八卦了一番,八卦的焦点是慕剑璃。

    李公公手指头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摇头晃脑跟说书似的:“此女自幼拜入问剑宗,幼时木讷,埋没外门不为人知。三年前,年方十四,于问剑宗宗门大比脱颖而出,一柄凡铁之剑连挑内门弟子一十八人,剑心纯粹无暇,剑意锐不可当,震惊宗门上下,蔺无涯亲自收为嫡传,并且宣布这是唯一弟子,意思是得了慕剑璃,没心思教别人了。”

    薛清秋笑道:“本座亲见此女,心无旁骛,唯剑而生。和蔺无涯当年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刻下来的,当然会欣喜若狂。”

    薛牧瞥了她一眼,心道这个蔺无涯就是那个想老牛吃嫩草结果被你玩出翔的那位吧……这么看来明明比不上徒弟啊,心有杂念嘛。

    薛清秋回了一个白眼:“蔺无涯剑破太虚,横断天涯,我都不敢言胜,你那什么表情?”

    薛牧嘿嘿一笑,没反驳。

    夏侯荻笑道:“慕剑璃也没辜负蔺无涯看重,去年初年方十六,八宗潜龙大比一举夺魁,人人都说这几乎就是二十年前的蔺无涯。继而正式踏足江湖,平乱山群盗,斩江左双凶,大小三十余战,场场不是越级之战就是以一敌众,未尝一败。今年初……呵呵,你们魔门组织人手伏杀,结果被她单人独剑杀出生天,血浸白衣,那一战星月宗也死了人吧。”

    薛清秋笑了笑:“这是她的本事。”

    宣哲喟叹道:“薛宗主确实大家气度。不像申屠罪,堂堂灭情道之主,居然想着不甘,事后又寻机亲自去截杀,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真是丢人现眼。若是江湖上人人都这么玩,岂不全乱套了?魔门终究是魔……呃,薛宗主抱歉,不是说你。”

    薛清秋失笑,表示不介怀。其实她也是非常看不起申屠罪这么做的。

    江湖自有江湖规矩。若是因事争斗,刀剑无眼,又或者为了寻仇之类,那不管什么身份,无话可说。可若是这种单纯为了灭杀对方的种子这类事,江湖上还是有规矩的,正魔两道都不会轻坏。比如派人布置陷阱阴谋算计围追堵截都没关系,正魔之争摆这儿,生死各凭本事。可你堂堂洞虚强者特地跑出去灭别人的新秀,那就弱智了,都这么搞,大家以后全别出门了,或者出门了也得有师父跟着做保姆,那还玩个毛啊?

    就像慕剑璃拜剑上门,薛清秋不管遂不遂她的意,总之不会杀她,别提特意去杀了,真心很丢人。再说了,洞虚强者这么闲的?要不是这次为夤夜来京,薛清秋也是修行为重,一心合道,才不会到处跑的好不好。

    夏侯荻笑道:“做了不妥的事,注定有反结果。申屠罪亲自出手,还被人家生生挡住十合,坚持到强援。以化蕴抗洞虚十合而不死,真正的让慕剑璃名震天下,申屠罪真是反蚀了把米。”

    “申屠罪大意了。他不知道蔺无涯连飞光都给了慕剑璃,已经有了伤他的资本。”薛清秋带着一丝嘲讽:“申屠罪何等身份,出手对付别人一个弟子已经非常丢脸了,要是被削了根汗毛那只能成为天下笑柄,倒是慕剑璃剑胆无惧,招招搏命,只求同归于尽,他确实无法速胜。当然拖下去慕剑璃死定了,其实蔺无涯再晚到一息,慕剑璃多半也要落个伤重不愈,只能说命不该绝。”

    “这也是本事,只求同归于尽,说来容易,几人能为?”

    薛牧默然听着,心中只有一句话:这特么是位面之女吧……性转一下不就是主角吗?

    “慕剑璃有神剑飞光,今年又遍访名家,万里拜剑,此行之后不知道还要长进多少,怕是可以复制薛宗主当年二十入道的奇迹。”

    薛清秋很是随意地回答:“以我看来,她入道会比我快。以如此纯粹的剑,剑道大成后,实战杀伤说不定也会比我强。”

    这可不仅仅是气度了,以她的身份这句话甩出来,不怕动摇宗门人心?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薛清秋为什么要这么大方。

    薛清秋淡淡一笑:“雏凤清鸣,交相辉映,武道之盛由此而来。没有如此对手,婵儿找谁磨砺?不识人间俊秀,本座何以合道?”

    场面上足足呆了好几秒,宣哲忽然避席一礼:“今日方知,星月之崛起不是没有缘由。”

    薛牧看着薛清秋,心中忽然想到,正是她的大气和远见,才有自己出头的余地吧。换了个嫉贤妒能的,别提发展什么感情了,不弄死你就不错了,或者施术控制了能发挥几分算几分……

    薛清秋摆手笑道:“我们好像离题了,刊物怎么做,还有不少没谈的吧。”

    众人都笑着入座,又过了一巡酒,薛牧再度开启话题:“六扇门是打算自己制作刊印呢,还是打算让星月宗姑娘们一起参与?”

    夏侯荻怔了怔:“有什么区别?”

    薛牧笑道:“按之前大家的共识,六扇门保障刊行世间,我星月宗出情报,提供内容基础。这么说来各司其职,五五分账没问题吧?”

    众人都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一事……这个刊物不仅仅是潜移默化提升六扇门权力的手段,同时它还能创收,而且创收不是一般的高!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奇招啊……

    之前满脑子沉浸在刊物能产生的巨大影响上,居然没人注意到创收用途,而薛牧明显一直就很清醒。

    当然这个世界的人还没有意识到渠道的重要意义,在他们看来各司其职五五分很公平。事实上在所有人眼里,用工制作一方才是最需要分得多的,毕竟制作方要出成本和人力。

    所以薛牧要问内容制作是谁来了,要是六扇门自己做,当然可以分更多,要是星月宗一起做,那大家五五分没毛病。薛牧算是很有诚意了吧,让六扇门自己选。

    夏侯荻立刻反应过来,忙道:“这件事,我已经筹划成立单独的刊物司,专职负责此事,一应人员都已经有了计划,可以全权制作。星月宗在京师也没多少人手,就不必劳烦了。”

    薛牧笑了笑:“行,既然六扇门全权制作,我们七三分吧。”

    宣哲忍不住了:“制作用工,成本可不低的,七三不妥。”

    薛清秋冷冷道:“本座懒得跟你们争利,八二便是,当星月宗请诸位喝酒。”

    说起来,一方是堂堂朝廷重臣,一方是一代雄才宗主,大家细谈几分利这种事儿真是有点脸上臊得慌,既然薛清秋这话甩了出来,六扇门真不好意思再扯,夏侯荻当即拍板:“那便一言为定,烦请薛公子草拟契约。”

    别认为双方身份特殊,契约毫无约束力,违约了没人受理没人管。其实约束力对于六扇门一方还是很强的,他们需要公信力,有了契约白纸黑字,一旦违反被星月宗传扬出去,那可是失信于天下人心,对后续极为不利。反过来对星月宗没多少约束,本来就魔门,又有多少人对她们的信用有期待?

    所以夏侯荻这可谓是非常有诚意了。薛牧笑笑,也没推辞,摊开笔墨就写。

    只有他心里清楚,这八二分成是赚得多大……不客气的说,就算是九一分,星月宗都赚大发了。别说此事是为六扇门争权力,星月宗的后手好处还在后面呢,即使一分利都不要他也甘愿。

    夏侯荻安静地看了一阵薛牧写字,忽然道:“此事是薛公子的创见,需要薛公子提点把关,若薛公子愿意屈就刊物司祭酒一职,我可给薛公子金牌捕头之位,还可以再让利一些给星月宗。”

    薛牧还没来得及回答,薛清秋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拒绝了:“那点利本座不稀罕!当本座的面挖墙角?夏侯荻你还讲点规矩么?”

    夏侯荻倒有些哭笑不得:“薛公子自有主见,再说人家年近而立了吧,你做姐姐的能管弟弟一辈子前程?”

    薛清秋怒道:“本座就管他一辈子!”

    此言一出,人人侧目。连薛牧手腕都抖了一下,在稿纸上落下了一大团墨痕。

    你说你刚刚那令人尊敬的一派宗师气度哪去了?这跟个怕情郎被人拐跑了的小女人有什么区别?这前后还是一个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