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四十七章 风波楼
    第四十七章 风波楼

    回到竹楼,薛牧靠在床头,把近日的事情都理了一遍,觉得有些疲惫。

    时间太少了,他甚至没有时间翻看一下星月宗的各项卷宗,各种事件就纷至沓来,一刻不得喘息,许多事他都是半猜半蒙,好在似乎没猜错什么,骗了一个智者之名。

    说真的他这时候甚至懒得理会大皇子,精力要是陷入到什么皇子争位的旋涡里去,那一时半会真是别想抽身了,其他事情还做不做了?

    所以此刻想想,找个其他角度对付大皇子,比之前想的二狗竞食更合适些……

    不过话说回来了,宫中之事居然涉及星月宗隐秘,这倒是他事先没想过的。而且这事情的保密度居然如此奇葩……

    为什么说奇葩?

    薛牧知道现在薛清秋对自己的信任差不多该算是毫无保留的了,宗门明显要托付给自己出主意发展,自己要是阴谋毁了她宗门,她都有可能真栽在这里,都到这种信任度了还有什么必要留个秘密下来?

    可却偏偏非要做她或者小婵的男人才能知道这件事……这听起来不像宗门秘事,倒像是个人私事似的,只能跟老公说……

    可她们宗的宗旨对男女事没这么遮遮掩掩啊……

    那就只有一种原因了,这事涉及的是小婵的私事,做师父的怎么能随便把徒弟的隐私告诉别人?弟弟也不行啊。

    等你做了小婵的夫君,她自然会告诉你;要不然做我的夫君,那你也不是别人……

    差不多这种意思。

    薛牧吁了口气,豁然开朗。

    房门忽然“叩叩”地响了两下,在静夜之中显得很是突兀。薛牧随口道:“进来。”

    门开,梦岚站在门口,低头捏着衣角,弱弱地说:“公子……”

    这时候来,侍寝的?

    薛牧还没问出口,梦岚就续道:“宗主命我来……服侍公子就寝。”

    这姐姐……又拿这个来补偿是吧?薛牧真是无语:“她早把你拨给我了,她还命什么命?”

    话说回来了,魔门宗主这点最好了,意识形态明显不同,对这类事看得很开。除了逆鳞不能碰,其他你想玩随便玩,还送你玩,你高兴就好。看上本座?没问题,只要你有本事让本座也看上你。

    换了现代妹子或者正道妹子,只能呵呵了……

    梦岚低声道:“即使宗主不吩咐,梦岚自己也愿服侍公子。”

    “行了。”薛牧叹了口气:“我今天很累,你倒是来得正好,帮我按摩按摩。”

    梦岚小心地走了过去,见薛牧靠在床头,她略微犹豫了一下,又很快下了决心,轻除香履,跪坐上床,然后扶正薛牧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薛牧顿时感觉自己靠在一片柔软,脑袋好像就夹在山峰里,左右绵绵,舒服得不行……然后纤纤玉指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揉捏。

    这妹子也是很敢做的,下了决心是你的就是你的了。虽没有感情在内,薛牧当然也不会假正经的拒绝服侍,很是舒服地靠着享受了一阵,直到这时候才想起问一件事:“梦岚你不会是姓梦吧?”

    梦岚笑笑,笑容里也有点苦涩感:“梦岚姓张。”

    认识这么久了,直到现在薛牧才知道人家完整的名字……这么一想也有点不好意思,便道:“你对风波楼知道多少?”

    只要够聪明就能体会到他想视能力而栽培的意思,梦岚当然不笨,眼睛很快泛起亮光,道:“三宗四道之一的无痕道,讲的是暗杀之道,宗门上下全是刺客,只要给出合适的价码,谁都能杀。号称,追魂索魄无痕迹,一入江湖风波起,风波楼便是他们开设在地面的交易点。”

    “奶奶的,又是同道……”薛牧有些头疼,人家正道表面还讲个同气连枝,你们魔门的声势明显比不上人家正道,偏偏还这么不团结。合欢宗挤百花苑的生意倒还罢了,还能说是商业竞争,面上不伤和气,便是薛清秋也不好说什么。可你这无痕道特么的接刺客生意接到老子头上来了,还当着薛清秋的面。这就算被你成功了,你以为那个杀手偿命就够?明显要导致开战的好不好?对你有个毛的好处,掉钱眼里去了?

    只能说这些魔门很多宗旨歪得不行,什么只要价码合适谁都能杀,老子出足够的钱要你们自杀你们杀不杀?真是一群奇葩,会打油诗装逼有什么用?这世界会欣赏?

    倒是薛清秋虽然也常流露暴力倾向,其实明显比那群货更有大局观和远见,难怪星月宗屡遭变故,依然是魔门翘楚。

    梦岚好像看出了他的内心吐槽,又补充道:“正如合欢宗与我们有产业上的竞争,无痕道其实也是有的。”

    “哦?”这回薛牧来了兴趣。若有基本矛盾在,一些事情反倒能够理解。

    “暗杀之道,情报为要。风波楼不仅接杀人生意,也买卖情报。所以他们看我们与合欢宗从来都不顺眼。”

    “原来如此……”薛牧很快明白了:“想情报垄断……真是心大,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得到?谁也不能尽知天下事,他们明摆着的最佳方案其实是跟我们合作互补、互作交换,明明是天然合作者,也能成矛盾,真是……这点格局,怪不得千年来也就在阴影里打滚。”

    梦岚笑道:“江湖风波恶,人心最难凭,魔门各宗相互提防已成惯性,自然不是谁都能有公子这等气魄和胸怀。”

    薛牧笑了起来:“你的胸怀也不错。”

    梦岚俏脸微红,低头看着薛牧靠在她胸怀的样子,她黄花处子一个,被人脑袋靠在胸里,其实自己也早就起了几分感觉,眼里春水盈盈:“公子……想要吗?”

    “哎……”薛牧挪动了一下脑袋,两边蹭了蹭,才舒服地叹了口气:“等某人什么时候改了偷窥狂的毛病,我们再说……”

    远处竹楼,薛清秋盘膝闭目,此时终于慢慢睁开眼睛,带着又好气又好笑的神情。

    旁边一个小女孩,摆着九宫格在做算术题,边摆边吐槽:“千辛万苦练就洞虚,拿着洞察天地之能来做这事,真不嫌累,那么想看就去人家屋里看啊,谁赶得走你?”

    “砰!”竹楼顶部又破了一个人形大洞,一个小女孩飞向夜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