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五十章 六欲由心起
    桌边三人都不吃惊,显然早就知道她醒了。薛牧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啧啧有声:“薛某再浪,也不会大字形分开腿贴墙上给人看啊……”

    辰瑶怔了怔,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不但是大字形分开腿,而且绳索绑得极有门道,艺术性地凸显了自己高耸的双峰,颤巍巍地挺在那里……别说什么圣女了,这副模样真的比合欢宗还浪!

    她心中忽然恐慌起来。

    这可是魔门妖人啊!会跟你保持谦谦君子那一套吗?真不知道会有多少淫邪的手段等着自己。

    她求助般看向薛清秋,这好歹是女人,不会看着男人随意折辱女人吧?

    她很快就失望了。薛清秋连眼皮都不抬,捧着一张薛牧做的草案细细思量,口中随意道:“她功力已经封上了,你随便,玩死了姐姐担着。”

    指望薛清秋这种恶名远播的大魔头对敌人有怜悯心,自己真是天真……然后就看到薛牧笑吟吟地离座而起,踱到她身边,辰瑶浑身一抖,真的快哭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中变得很脆弱,自幼习武的意志按理说没有这么不堪一击的,或许是功力被封,导致前所未有的虚弱感?又或者是……辰瑶心中忽然闪过幻阵之中的小女孩,那幽夜一样的眼睛。

    她再度打了个哆嗦。

    薛牧伸手掂起她的下巴,上上下下看了一阵。这妹子真是很漂亮的,尤其此刻那眼神倔强发丝凌乱的感觉,很有滋味。

    “不用紧张。”他笑着开口:“知道我是谁吗?”

    辰瑶冷然道:“妖人薛牧。”

    “不不不。”薛牧笑道:“在下江湖人称三好薛生。可知是哪三好?”

    辰瑶:“……”

    “好胸好腿好细腰嘛……”薛牧一边说着,一边就将手慢慢往下,拂过她山峦叠嶂之处:“比如这好胸,在下就很喜欢。”

    被他魔手拂过,辰瑶感觉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强烈的羞耻感涌遍全身,咬牙怒道:“妖人,你杀了我吧!”

    “何必呢,我都说了我就好这些,怎么舍得辣手摧花?”薛牧也没继续摸,反倒伸手拂开她额上乱发:“只要你答几句话,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明明知道这话完全没法作数,可辰瑶心中还是不可避免地兴起几分指望,咬着下唇没回答。

    见她这表现,薛牧眼里笑意闪过。这不是个烈女,至少不像她外表这般清冷高傲。

    “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很容易回答的话题,不容易引发抵触,毕竟即使她咬牙不回答,薛牧事后出去问问也能轻松获悉。可薛牧知道只要开了个头,这妹子强行竖立的心防屏障就会一步一步地破碎,人性使然。

    辰瑶果然没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抵触,咬着下唇犹豫了一阵,终于老实开口:“祝辰瑶。”

    “七玄谷门下?”

    “是……”

    “什么级别的弟子?看你这般容貌,说不定是核心继承人?”

    祝辰瑶咬了咬下唇,语气多了几分无奈:“内门弟子。”

    薛牧打量着她的神情,啧啧有声:“七玄谷不识货嘛。那你为什么要杀我?”

    祝辰瑶眼里闪过挣扎之意,再度闭嘴不答。

    薛牧笑了下,又把咸猪手挪到了她胸前:“手感真不错呢……”

    祝辰瑶急促喊了起来:“把你的脏手拿开!”

    薛牧笑吟吟道:“你不满足我的好奇心,自然就该满足一下我的其他方面了……”

    祝辰瑶又羞又气,快速道:“你是这次正魔之战关键的引发者,却偏偏置之事外……”

    薛牧点点头,果然很讲道理地挪开了手:“所以是你师父派你来的?”

    一种得救了的感觉涌上心头,祝辰瑶剧烈地喘着气,不想再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惹了这个妖人,有些虚弱地回答:“是我自己来的。”

    薛牧倒是愣了一下:“我说姑娘,我没得罪你吧?”

    辰瑶冷然盯着他:“你这种妖人,自是人人得而诛之!”

    “啧……何必这样大义凛然。”薛牧点了点自己的额角:“让我猜猜……慕剑璃剑破合欢,风头无双,有些人不服气了,要证明自己也能立功,而且是更关键性的大功,对不对?”

    祝辰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却依然冷哼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是君子?你是女子,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子……”薛牧笑吟吟地指着墙角:“那三个废柴,就是你的仰慕者吧。”

    祝辰瑶顺着手指看过去,三个同伴直挺挺地趴在角落,也不知是死是活。她咬着银牙,一声不吭。

    “以你姿容,宗门内外自然是仰慕者无数,天之骄女,人人崇慕嘛。”薛牧笑眯眯道:“可不合有了慕剑璃,人们下意识比较,哎哟完了,这妹子除了长得漂亮,和人家慕剑璃终究是没法比啊……追捧崇慕的目光追着慕剑璃去了,我们辰瑶姑娘心中不甘呐。”

    祝辰瑶心中轰然巨震。

    实话说,薛牧说的这些,就是她自己都没有细细想过。天然的嫉妒和成为众人焦点的欲望下意识地驱使着她和慕剑璃有了竞争之意,实际上她本人内心里并没有形成如此明确的思维。

    可随着薛牧话语一句一句地钻到耳朵里,却如一把又一把的大锤,一下一下砸进心底,赤裸裸地剥开了隐藏在“同气连枝”外表之下最深的妒忌。

    她的目光有些许迷茫,半晌没有说话,实际上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纷乱已极。

    见她不答,薛牧的大手再度向下,这回是抚上了她的长腿,来回摩挲:“又不说话了,这可不好……”

    酥麻的感觉从腿上蔓延,前所未有的奇异快感伴随着耻辱直刺心间,祝辰瑶剧烈地挣扎起来,再也顾不得那种被人看穿了的心虚感,声嘶力竭地大喊:“是!我是妒忌慕剑璃!那又怎样!”

    大手骤停,气氛顿时安静。

    就连桌边始终懒得往这里看一眼的薛清秋都忍不住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虽说放任薛牧瞎搞,但她心中很清楚薛牧虽是有些好色,但绝非淫邪之徒。这次居然一反常态当着她的面摸来摸去的,必有他的用意。果然,确实是展露出了效果。

    梦岚也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祝辰瑶,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不怎样,天经地义。”

    薛牧也笑着点点头:“天经地义。”

    不知怎的被这俩一说,祝辰瑶心底反而涌起几分感激,却心知这种感激实在很扭曲,只觉一阵虚弱涌来,她汗水汩汩地冒了出来,只剩下喘息。

    就连薛牧的手依然搭在她腿上,都无暇在意。

    薛牧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言:“换了是我,在星月宗另有什么男人攫取了姐姐她们的目光,我也要设法压他一头……说不定我比你更直接,我会想要弄死他。委实天经地义,姑娘又何必觉得难以启齿?”

    是……是这样吗?辰瑶喘着气,觉得男人的气息在耳边让人浑身燥热,那只大手又奇异地悄悄游走,无法言喻的感觉涌遍全身,却慢慢的好像有点习惯了,没有原先那么剧烈的耻辱感,只是低声挣扎:“我……我都说了实话,你、你要守信用,不要折辱我。”

    “姑娘天生丽质,本就该获得天下男子的追逐,你看薛某身处万花丛中,还不是一样对姑娘情不自禁?”薛牧不但没有停止,反而作怪地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

    敏感之处被袭击,祝辰瑶脑子里轰的一下,目光散乱地看着天花板,再也凝不起任何思绪。薛牧的低语继续传来:“姑娘身为俘虏,想必也知道,不付出一些什么就想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何必挣扎?薛某倒是理解姑娘上进之心,事后不会出去传扬,外人不会知道的,姑娘回去后依然是冰清玉洁的圣女。”

    祝辰瑶听着听着,绷直的身子慢慢地软化下来,任由薛牧在她耳边腿上作怪,过了好一阵才低声道:“你答应……一定会放了我?”

    说话间,目光慌乱地瞥过薛清秋和梦岚,脸红似血。她知道这句话等于自愿让薛牧玩弄,维持了一辈子的圣女仙女冰女的气质,荡然无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