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五十一章 圣魔一念间
    第五十一章 圣魔一念间

    薛牧的手指已经毫不客气地伸向了她的腿间。

    被绑成大字形,连丝毫抵抗余地都没有。祝辰瑶也没有了反抗之心,闭着眼睛任他把玩。

    她知道薛牧说得一点错都没有,自己本就是俘虏,从来不可能指望清清白白地回去,他要自己,那叫唾手可得。

    那又何必挣扎?

    只希望他能够守信用,事后放了自己,并且不再宣扬。真是如此的话,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七玄谷的功法堂堂正正,并没有她们魔门妖女那种不能破身的诡异限制……不太要紧……

    他的魔手挑弄着,似是有无穷的魔力,让人浑身战栗。在失去了抗拒心的情况下,祝辰瑶很快就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涌遍身躯,娇躯不由自主地有些扭动起来,那处早已仙水淋漓。

    薛牧却忽然住了手,将湿漉漉的手指伸到她面前,微微一笑:“表面圣女,其实真的比合欢宗还浪啊……”

    强烈的羞耻感涌来,祝辰瑶怒目圆睁:“你……”

    话音未落,薛牧又若无其事地打断了:“以姑娘的上进心,想必很希望能入嫡传吧?想要立功也是为此?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实现目标,你怎么看?”

    祝辰瑶的气一下就被打散了,呆若木鸡。

    她此生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个妖怪,能把你的心赤裸裸地剥开来,把它拎在手里,玩弄于鼓掌,让它上就上,让它下就下。

    让她连最后的羞愤矜持都消失得干干净净,看着他湿漉漉的手指,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薛牧是谁?一篇故事让一个妓女名冠京华,刚才还听见了只言片语说要把谁捧成琴仙。他说能够帮自己实现目标,真的是很有说服力的,至少他有成功先例。

    即使不能帮自己入嫡传,起码万众追逐的目标对他来说真的不难。

    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条件?

    他已经可以随便玩弄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

    薛牧笑吟吟地将手指送到她唇边,说出的低语如同恶魔的诱惑:“如果你觉得我们可以做这个交易……那就伸出小舌头舔一下……”

    祝辰瑶呆呆地看着他,又呆呆地看着那根手指……心中有一句话反复在回荡:只要听他的,不但能够成为人人目光的焦点,甚至还能实现自己的心愿,成为七玄谷嫡传。

    反正也是要失身的吧……舔一下又怎么了?

    不知道呆了多久,她终于慢慢地轻启樱唇,伸出了舌头。

    梦岚在一边叹了口气,解开了绑着她的绳索。祝辰瑶似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浑身一软,直挺挺地跪在薛牧身前,剧烈地喘息。

    薛牧将她此前失落的长剑丢在她面前:“去吧,杀了那三个同伴,那便是你的投名状。”

    祝辰瑶喘息着,目光散乱地看着自己的宝剑,她随时可以拎起来刺向薛牧,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连一丝一毫这个念头都没有起过。

    看着看着,她慢慢伸手,握住了剑柄。又慢慢地朝那三名同伴走了过去,便如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渊。

    站在同伴面前,祝辰瑶浑身颤抖着,目光散乱没有焦距。薛牧的声音又在身后幽幽传来:“我不但会捧你,而且还保证不碰你,你今晚就可以完整的离开。”

    祝辰瑶咬牙,剑出。

    随着三声惨叫,血透白衣。

    桌边的薛清秋合上草案,低低一叹:“六欲由心起,圣魔一念间……夏侯荻归咎于夤夜,何其不公也。”

    祝辰瑶颤抖着手,鲜血顺着剑身滴落,怔怔看着地上的尸体出神。

    这三剑下去,真是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这便是……堕落成魔?

    薛牧默然看着她颤抖的背影,心里也颇有些喟叹感。他发现自己的思维模式已经慢慢的越发接近这异界魔门,玩弄人心还罢了,这逼人杀人的事若是在现代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可在这里做得就很自然。或许是入乡随俗,或许是同化?他不知道。

    只知道这妹子送上门来,让他无可抑制地起意在正道大宗里插一个钉子,这妹子的身份简直太合适,若能征服好处无穷,这是涉及大局之事,并不是那点低级色心作祟要玩人家。

    但把理由说破天,做这种事终究还是有点违和吧。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尤其在这道德律法如此脆弱的地方,当你有了一定的权势……薛牧真的不敢确定自己将来会变得怎样。圣魔一念间?薛牧抿着嘴,此事也给他带来了不轻的警醒。

    此时薛清秋幽幽一叹:“薛牧……”

    薛牧正在默然想着自己的变化,闻言讶然回头:“怎么了?”

    薛清秋叹了口气:“你如此操弄人心,锋芒毕露,真的不怕我猜忌?”

    果然,在她们思维里不会觉得你做得不对,反倒是觉得你厉害得过了火,心生忌惮。薛牧摇摇头:“你是我姐姐,在你面前也要藏拙?人活在世上,如果一个可信的人都没有,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薛清秋眼里闪过难明的光,沉默良久,终于道:“今日之事,我心有所感,要闭关一天。京师一应事宜,你全权负责。”

    薛牧怔了怔:“今天风波楼刺客说是要来请罪,你不在的话……”

    薛清秋丢过一个东西:“拿着。”

    薛牧顺手捞过,只见一个圆润的石头,光华柔转,如月色幽幽,美轮美奂。

    梦岚眼里闪过震惊之色。

    “这是辉月神石,本宗宗主之证。便是洞虚者刺杀,神石之光也能为你阻挡一击。再有夤夜在侧,风波楼动不了你。”薛清秋离座而起,漫步出门:“今日起,你为星月宗内外大总管,若我意外身故,烦请帮扶小婵继位,我相信你会的。”

    见薛清秋消失在门外,梦岚收起心中震撼,盈盈拜倒:“梦岚参见大总管。”

    祝辰瑶虚弱地走了过来,慢慢跪倒在梦岚身边,俯身而下:“辰瑶……拜见大总管。”

    她们好像觉得大总管逼格很高……薛牧也知道逼格很高,可总怎么觉得跟杨莲亭似的,浑身不得劲儿,那被彻底委以重任掌控大权的兴奋感觉被冲得都没剩多少了。

    不过此刻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个祝辰瑶还需要继续调教。

    他收起石头,笑了一下:“梦岚起来吧。辰瑶……你身为七玄谷门人,怎么也拜大总管?”

    祝辰瑶低声道:“大总管莫取笑辰瑶……辰瑶现在,只是大总管的人。”

    “是么?”薛牧笑笑:“那脱了衣服让我看看。”

    祝辰瑶没有责问他明明答应过不碰自己为什么出尔反尔,反而沉默着解开了腰带。衣裳散落,露出了白玉凝脂般的香肩,肚兜遮掩之下,丰润雪白的山峦清晰可见。

    见她要继续脱,薛牧玩味道:“不怕我真要了你身子?”

    祝辰瑶缓缓摇头,自从挥剑杀人起,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管他要做什么,都只能配合。

    事实上自己也早就没有抗拒他的勇气,这个修为不过气海的男人,在她眼里的恐怖程度甚至超越了薛清秋。

    薛牧叹了口气:“说了不会碰你,我守信用。你过来。”

    祝辰瑶膝行过去,薛牧俯身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祝辰瑶抿着嘴,配合地抬头任他观察。

    “真的是个美人儿。”薛牧啧啧赞叹:“便是这时候,那眉宇间凛然不可侵犯的味儿还隐隐浮现……确实是一个能受万众追捧的好底子。”

    不仅是眉宇间还有那个味儿,如今她明明已经臣服,好像也做不出主动的以媚侍人,表现得很黯淡,这是从小的教育养成的,气质自然就在那里。真要把她变成床笫间的荡妇,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教才成,而薛牧也并不想她改变得那么明显,至少眼下还不是时候。

    梦岚在旁边道:“总管真要捧她?”

    薛牧笑道:“你就别喊总管了,还是喊公子好听。”

    梦岚抿嘴一笑:“公子。”

    “我说话算话,总得让人家心服口服才是。”薛牧抬头想了一阵:“我不但要捧她,还要狠狠的捧,有朝一日能做七玄谷主就最好了……”

    祝辰瑶眼里骤现亮光,原本有些灰暗的神色瞬间亮堂起来。

    “不过这要一步一步来……这样,你先回去,帮我做件事……放心,不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