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五十二章 大戏开幕
    第五十二章 大戏开幕

    薛牧举着辉月神石,站在百花苑后堂,莺莺燕燕的拜倒了一大片,参见宗门前所未有的奇葩职务大总管。

    这几天薛牧和宗主的密切关系人人皆知,许多人真的是以为他是宗主失散多年的亲弟弟来着,他的上位毫不突兀。更兼近日他的作用有目共睹,濒临倒闭的百花苑,外门弟子都差点要去卖了,生生被他弄得宾客如潮日进斗金,事实上这是挽救了所有弟子们,卓青青领着弟子们参拜,倒是一片心悦诚服。

    就连夤夜都站在身前,对他持有宗主之证一点意见都没有,反倒伸着小手:“牧牧抱抱……”

    薛牧面容抽搐,说真的他宁可去猜薛清秋的心思,也不想猜夤夜的。理论上这娃娃心里没有弯弯绕,清澈纯净,不会说违心之言,可这牧牧抱抱又是怎么回事……从本质二十四的女人嘴巴里冒出来真是太违和了好不好!可她面上分明是五岁小娃娃,却又不违和……

    薛牧没法抱,却还是忍不住揉揉她的小脑袋:“昨晚多亏了你的阵法。”

    夤夜很是认真:“牧牧越来越好闻了,夤夜不会让人伤害牧牧。”

    所以说这熊孩子……薛牧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和她交往,只能道:“谢谢你了。”

    结果夤夜又来了一句:“那牧牧抱抱……”

    薛牧转眼看着一圈女弟子们憋着笑的神情,无奈将夤夜抱了起来。夤夜咯咯地笑,显得非常开心。

    虽然小,可她身上散发的却不是小孩子的奶味儿,而是非常典型的处子清香,乌黑的长发从薛牧手上垂下,直达腰间。薛牧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体验,勉强按捺住心中怪异无比的情绪,薛牧转头问卓青青:“千千已经基本不接客了,你们近期有打算推出新的头牌么?”

    “有的。”卓青青喊人去招了一个少女过来:“这是小艾,我们已经调教好几年的才艺了,尚未见客,花名都没定呢,总管是要……”

    显然她以为总管要尝鲜,薛牧没好气地摆摆手:“我什么都不要。”

    打量了一下小艾,这个妹子娇小玲珑的,见被幕后BOSS级人物召见,颇有些胆战心惊的模样,楚楚可怜的。但眼神却藏了些好奇和跃跃欲试的感觉,薛牧哑然失笑,这特么也是个演员。

    会演是好事,薛牧就是需要一个演员:“小艾是吧……今天我要布置一场戏,戏你知道是什么吗……反正就是去骗人,布置得好,你受益无穷。暂时我不敢确认会有怎样的演变,但可以肯定是好事。”

    卓青青在一边很是自信地道:“别的不说,单论勾魂儿,小艾可不输谁。”

    “才不要勾魂儿,咱们是正经人……今日这一出,也是为将来全宗脱离青楼行业打底,可别总是那套烟视媚行的思维。”

    “不做青楼!”妹子们全都失声惊呼:“这……”

    “当然,格调早晚要上去,不仅不做青楼,就算妾室也不该是本宗弟子的归宿。”薛牧肃然道:“要不然……要我这个总管何用?”

    小艾吃惊地看着薛牧,神色颇为动容,收起了那副装出来的可怜,肃然行礼道:“任凭总管吩咐。”

    薛牧点点头:“你什么修为?”

    小艾一下尴尬起来,她又不是星月宗门下,只是调教了一点皮毛准备捧的青楼行首,有个屁修为:“那个……小艾资质愚鲁……气旋都练不出来的……”

    “很好,修为低才好。”薛牧绕着她转了一圈,笑道:“现场哭一个我看看。”

    小艾眨巴眨巴眼睛,眼眶瞬间就红了,连个酝酿都不要。

    “过了!果然能演。”薛牧抚掌而笑,转向卓青青道:“这姑娘哪找来的,这是人才啊!”

    卓青青尴尬赔笑:“哪有青楼姑娘不能演的,何况本宗调教过的……”

    说来也是,妖女宗门最讲演技了,不然怎么在江湖上骗少侠?再结合青楼花魁这个属性,那就是演员中的扛把子,简称影后。

    想到这里,薛牧微微一笑:“既然如此,事就成了一半。”

    ************

    祝辰瑶夜间就已经被放走了,没事人一样回房休息,一早醒来出门,照常向师友问好,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昨夜和三个同伴是悄悄出行的,没人知道。三人被发现失踪估计都要好几天时间,她大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照例向谷主请安的时候,莫雪心倒是发现了她有点不对:“瑶儿,你心神不定,可是有事?”

    祝辰瑶早有准备地低声道:“谷主,弟子要向谷主请罪。”

    “哦?你有何罪?”

    “昨夜弟子未奉指令,自作主张地去百花苑探查了一番……”

    莫雪心摇头道:“不知死活。薛清秋夤夜师姐妹均在京师,此刻的百花苑便是龙潭虎穴,你是何修为,也敢贸然探查?”

    祝辰瑶低眉顺目:“是,弟子知错。好在并未遇上星月宗之人,只是百花苑探查了一番就回来了。”

    “嗯,江湖风险,以后可别当是自家谷里,凡事多长个心眼。”

    “是……”祝辰瑶犹豫片刻,又道:“谷主,弟子在百花苑探知一件事,心中不安。”

    莫雪心颔首道:“知你心神不定,必有缘由,说来听听。”

    “弟子见到一位贫家少女,被卖入青楼,青楼老鸨要逼她接客……弟子、弟子见那女子有寻死之意,心中不忍……”

    “哼!”莫雪心狠狠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冷冷道:“星月宗妖女,尽做这种丧尽天良之事!那女子现在何处?”

    祝辰瑶摇头道:“弟子不敢打草惊蛇,还是回来了。师父神功盖世,不知道可否……”

    莫雪心自然不会好端端去怀疑门下弟子骗她,断然道:“瑶儿,这件事你做得很对。我辈修武之人,自当悲悯苍生,行侠于世。本座亲自出手,救下这名女子就走。”

    祝辰瑶吁了口气,这事到这一刻,她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果然如同薛牧所言,一点都不难。不仅不难,还让谷主夸了……

    当然,薛牧定计之前,早就让她把七玄谷的情况透露了个底朝天,才能准确把握莫雪心的脉搏。

    七玄谷是正道大宗,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圣女门派,这个门派里男女都有,练的心法分七种属性,其中女性多半是水、冰、木这几种,水温柔含蓄,冰坚毅冷傲,木生机祥和,结合起来就相当具备圣女感,导致魔门妖女们看着相当不顺眼。

    莫雪心主修冰属,兼修的却是金火。金锐火烈,把冰系自带的冷静都消融了许多,反倒突出了刚硬,如此心法洗涤下来自然会成为一个清高冲动的人,和雪心之名压根是反着来的。

    至于她骨子里究竟是怎样,祝辰瑶不知道,恐怕天下也没人知道……就是祝辰瑶自己在昨夜之前,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清冷骄傲的人呢,谁知道……

    她暗自叹了口气,心里也很好奇,薛牧接下来是怎样的布置?应该不会布置一个陷阱坑杀谷主吧,洞虚高手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再说了,星月宗也不该莫名其妙在京师和七玄谷开战吧?

    想来想去没想明白,祝辰瑶怀着一腔困惑,跟在莫雪心身后,一路掠往百花苑。

    刚到百花苑门口,就看到一个粗布衣裳的十六七岁少女死命冲了出来,还没踏出门就被几个护院拖了回去。少女的哭声哀怨凄切:“求求你们让我走吧……”很快就变成哽咽。

    莫雪心怒发冲冠,右手一挥,淡淡白雾弥散,两名护院顷刻间就浑身凝霜,惊骇欲绝地打着哆嗦退了开来。少女却毫发无损,只是站立不稳,跌坐在地,惊讶地看着门口抽泣。

    作为青楼,这还是大早上,是没开门营业的。花厅里没有人,有在此留宿的客人从里面跑了出来看热闹,倒也很快把大堂挤满了。有人在百花苑闹事,街上邻里也好奇地围了过来看热闹,更有人跑去禀告六扇门。

    卓青青飘然而出,扫了莫雪心一眼,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莫谷主,怪不得敢来我百花苑闹事。”

    莫雪心冷冷道:“藏污纳垢之地,逼良为娼,丧尽天良,只要心中尚有一丝悲悯之心,人人都能管你这不平事!”

    卓青青翻了个白眼:“何谓不平事?人家亲爹卖女,白纸黑字卖予我百花苑,与别人何干?”

    莫雪心怔了怔,看向地上的少女。堂堂洞虚强者自然一眼就看出少女的修行烂得可怜,也绝对没修过星月宗的心法,吻合了贫家女子形象,没有破绽。

    此时少女在地上抽泣:“我、我不卖身,我能干活,我能洗衣烧饭还债的……”

    围观群众开始窃窃私语,言下之意都是这少女其志高洁,自尊自爱,值得尊敬,可这事还真没法管啊……莫雪心也犹豫起来,若真是父亲卖女白纸黑字,这个旁人还真的没法说什么,师出无名啊……

    唯有躲在阁楼上的薛牧看得竖起了大拇指,这小艾同志、卓青青同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你俩包圆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