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五十七章 风波楼很穷吧
    第五十七章 风波楼很穷吧

    风波楼并不难找。

    作为无痕道在明面上的据点,风波楼比星月宗的青楼还要公开。星月宗在各地的青楼基本都是在暗中经营,外人多半不知道这个青楼背后是谁,青楼名称也各不相同。而风波楼则是“连锁店”,到处都是风波楼,因为他们的业务是明着接的,谁都能来风波楼谈生意,谁都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

    甚至在很多时候,人们都把无痕道直接称呼为风波楼,因为风波楼名头比无痕道大多了……

    所以薛牧只是拉着个路人随便问了一句,就知道了风波楼的位置。

    朝风波楼走去,薛牧心情还是很平和的,他没说谎,他几乎可以确认此去风波楼一点危险都没有。任何高位者心思都很多,越是这种想得多的人,越不可能在他送上门的时候轻举妄动。

    其实风波楼并不远,距离百花苑就隔了一条街。这片区域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秦楼楚馆,酒楼,赌场,各类玩乐之所,也是城市规划的体现,象征了一定程度的文明。

    换句话说,风波楼也是个玩乐之所……

    薛牧抬头看着招牌,以及牌匾旁边晃晃悠悠挂着的大茶壶,哑然失笑。

    这特么居然是个茶楼……

    这大早上的,青楼关门停业,茶楼则相反,不少人无所事事的在喝茶。一楼是个很大的大堂,摆了数十张桌子,三三两两的人喝着大壶茶,吃着茶点,天南海北地瞎侃,还有些桌子上摆了棋具,下着薛牧没见过的棋。

    整体氛围倒是颇有点薛牧记忆中的茶馆味儿,不过生意也不好,上座率不足五分之一,不知是因为早上的缘故,还是风波楼的经营也就这样。

    按这个模样看,这就是风波楼的情报来源方式之一了吧。和青楼的情报获取形式有一定重合,但也有所区别,他们的更平民。此外风波楼还有一个更粗暴的情报来源——他们以功法便利,日常四出潜伏刺探情报,这点可以弥补星月宗收集模式的很多盲区。

    见薛牧进门四下打量,便有伙计迎了上来:“客官喝茶?还是买茶?”

    这就是风波楼切口,很简单,喝茶就是喝茶,买茶的就是买凶或者买情报来了。

    薛牧笑笑:“我找人。”

    伙计见他气度不凡,心中有点底了,低声道:“请问找的是……”

    薛牧淡淡道:“星月宗薛牧,求见风波楼主。”

    伙计骇然色变。

    ***********

    如同薛牧所料,他受到了超高规格的待遇。

    茶楼掌柜亲自点头哈腰地引领他上了最高阁,在顶层唯一的雅座里,上了最好的茶。从掌柜到伙计,神情全是尊敬。

    有对薛牧所代表的身份的尊敬,也有对他独闯龙潭的胆气的尊敬。风波楼的人都知道宗主早上刚刚刺杀薛牧,负伤而归,这薛牧居然胆敢在这时候昂然而入。且不管他有什么凭恃,光是这份胆色就让人肃然起敬。

    这种世界人们崇慕英雄的风气可见一斑。

    薛牧独身坐在桌前,悠然品茶。茶叶是和在薛清秋那儿喝到的同款,比夏侯荻那儿的好,说明人家风波楼还挺有钱的,起码不比星月宗差了。

    他知道有人在窥视他,但他毫不在意。

    过了片刻,面前的空椅子上,空气忽然诡异地扭曲起来,慢慢的扭曲越来越凝实,形成了一个人形的框架,又慢慢的真的变成了一个人。

    一个长着大众脸,看上去没有丝毫特别的人,估计丢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但目光阴鸷锐利,隐含神光,刺在人脸上如同尖针刻骨,显露着超凡脱俗的修为。

    “薛总管果然好胆色。”大众脸很严肃地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和薛牧碰了一下:“本座敬你。”

    薛牧抿了口茶,笑道:“影翼宗主?”

    “正是本座。”影翼淡淡道:“薛总管是世上屈指可数看见本座真容的人,也是本座对英雄的敬意。”

    上一刻还在刺杀,这一刻坐着闲聊,有着武侠味道的世界就是这么有趣,也是一种现代难寻的刺激和风采。

    “薛总管此来,有何指教?”

    薛牧笑道:“昨晚贵宗有人自作主张暗杀于我,好在宗主顾念同道之情,斩杀擅自破坏你我两家友情之徒。方才已经冰释前嫌了,对不对?”

    影翼眼里露出笑意:“对。”

    “风波楼打开大门做生意,既然能接别人的生意,当然不会拒绝同道的生意对不对?”

    影翼目光闪了闪:“昨晚之事是门下自作主张,本座也不知道他是和谁谈的生意。”

    显然他以为薛牧是来问主使者,甚至想反杀一波,便迅速推了个一干二净。开玩笑,杀手也有原则的好不好,不可能随便泄露雇主信息的,更不会被收买去反杀雇主,信誉还要不要了?

    薛牧摆摆手:“宗主误会了。事实上我对谁要杀我一点都不关心,最多好奇一下我值多少钱。不知宗主可否满足在下这点小小的好奇心?”

    这价格倒不是什么机密,杀手往往对各档生意都有明码标价的,影翼便也顺了薛牧的意,答道:“据本座所知,对方出了黄金千两。”

    “草……”薛牧喷了口茶:“老子就值这么点?”

    影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说话。黄金千两已经是这些年来风波楼接到最大单的生意了……你一个气海菜鸟,本来连白银百两都不值。因为始终跟在薛清秋旁边,难度瞬间变成地狱级,才有黄金千两的价,你还不知好歹了?

    薛牧咂着嘴,用很同情的目光看着影翼,如同看着叫花子一样:“风波楼很穷吧……”

    这回轮到影翼很想喷茶。神特么一代暗影之王被人鄙视穷!

    穷?你到底知不知道杀手生意多来钱?

    话说回来,虽然不穷,倒也不富。他们不是一个纠合了各类杀手的抽佣组织,而是一个宗门。所有的门下刺客,全是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一个宗门培养人才的花费可不是说说而已。而且杀人所得大半要分给出手的人,这是他们无痕道的宗旨,实际宗门抽成不算多。

    不过他们盈利模式也不仅仅是做刺客,刺客生意毕竟难得开张一次,还得有非主营业务。比如卖过期情报给冤大头,这生意真的很赚,而且有些先手情报本身就能创造价值。说穿了星月宗合欢宗不也是吃这碗饭么,难道真以为光靠青楼卖笑就能维持这种大宗门的资源需求啊……就因为这个,风波楼始终想要垄断情报,一直看星月宗合欢宗都不太顺眼。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

    薛牧看似随意地道:“即使是门下自作主张吧……为区区黄金千两就差点导致两宗血流成河的死战,难道不是贵宗门下已经穷疯了?”

    这个倒是确实没得洗,要么是穷疯了要么是蠢哭了,影翼两个都不想承认,还是透了个底:“事实上,没人知道薛总管在贵宗如此地位。早知道的话,不说接不接这生意,即使要接,一来不止这个价钱,二来……不会让门下出手打草惊蛇。”

    确实,在接下生意的时候影翼并不知道薛牧在星月宗到底是个什么地位,毕竟按理说星月宗不会让男的掌权,一般男性杀了就杀了,他无痕道和星月宗也是龃龉千年,才不怕这点得罪。

    直到亲自刺杀看见了辉月神石,又被夤夜狙击,他才心中大悟。这薛牧手持宗主之证,地位分明是高得离谱,所谓的总管那是实权总管,继任宗主都有资格,不是开玩笑的!

    影翼悔之莫及,早知道薛牧地位这么重,多少钱他也不接,要是真导致和星月宗全面开战,那损失根本不是钱能弥补的!除非……能直接杀了薛清秋,那才值得考虑考虑。

    薛牧眯起眼睛,他的试探已经完成了。

    影翼进京绝对不是刻意为了杀他而来,只是之前贪那千两黄金,又误判了他的重要性,所以随意派了个门下出手,本来以为是个添头……换句话说,影翼进京另有要事,值得他亲自出手的要事。

    想到这里,薛牧作势欲走:“本以为贵宗连千两黄金都要拼命,想必对黄金万两更感兴趣。如今看来是薛某理解错了,贵宗原来不缺这点钱嘛,那薛某此来就太冒昧了。”

    万两?影翼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迅速道:“风波楼确实挺穷的,呵呵……呵呵呵……薛总管若有什么好财路,看在同道份上,可要带挈一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