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三章 山雨欲来
    第六十三章 山雨欲来

    亥时。

    六扇门,刊物司,印刷作坊。

    夏侯荻站在作坊里亲自监工,一动不动的都不知站了多久,看着一车车的《江湖新秀谱》从工坊运出仓库,她向来肃然得略显凝重郁结的神情也变得清亮了许多,嘴角始终挂着明媚的笑意。

    “总捕头。”一名画师走了过来,递过一张画稿:“属下日前曾经见过冰仙子一面,凭记忆所画,总捕头看看有无差池?”

    夏侯荻接过看了一眼,祝辰瑶清冷骄傲的面容跃然纸上,连那完美无瑕的体态都勾勒了七八分。她沉吟片刻,点头道:“神韵已出,若干细节本座也记不清楚,除了那混账谁会成天盯着女人看……”

    画师愣了愣,没法接嘴,顿了半天才道:“画院无人见过琴仙子,这个没法画。”

    夏侯荻撇嘴道:“明天上门去对着画。一个小妾还仙子,亏他干得出来,真是脸都不要了……”

    画师咽了口唾沫,完全不知道总捕头这奇怪表现是什么情况,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第三个……”

    “哪有什么第三个!”夏侯荻声音忽然抬高了八度。

    画师愕然道:“呃?总捕头之前不是说药王谷的萧姑娘?”

    “呃……哦。”夏侯荻尴尬地揉了揉脸:“可能两日未眠,有些走神了。她啊……她可以,我见犹怜的。你们没见过就派人去画,拿我的牌子去……”

    话音未落,有人在外禀告:“总捕头,宫中鱼公公来宣陛下手谕,宣侯让属下来请您过去。”

    “鱼公公?”夏侯荻怔了怔,神色慎重起来,大步出门。

    鱼公公鱼弦,乃是陛下贴身大太监,他还有一个身份,大内第一高手,洞虚巅峰强者,也是陛下安全的最大保障。这等人物亲临宣旨,意义非同小可。

    还没走到大堂,就听见宣哲压着愤怒的语气在问:“鱼公公,这是圣上的手谕?”

    夏侯荻微微蹙眉,踏入大堂,就看到一个青袍人挺立中央,意态悠闲地回答:“宣侯此意,难道是说我鱼弦假传圣旨?”

    宣哲一点都不鸟他:“本侯就是说你个阉人假传圣旨!”

    夏侯荻在他身边坐下,皱眉道:“究竟是什么手谕?”

    宣哲冷笑着递过手谕:“说是无论今晚京师任何动静,六扇门均不许插手。何等荒唐!”

    夏侯荻第一反应也是假传圣旨,这太假了:“那要六扇门何用?”

    鱼弦悠然道:“此非老奴所知。手谕在此,千真万确,若二位有什么困惑,大可自行入宫问圣上。”

    宣哲冷笑道:“此刻宫门已闭,你这岂不是等同放屁?”

    鱼弦看着夏侯荻,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不是有人能进宫么?告辞。”

    看着鱼弦悠然离去,夏侯荻和宣哲面面相觑,心中都知道今晚必有大变。但体制之内的麻烦之处就在这里,有了皇帝手谕压着,在确认证伪之前,他们是无论如何真不能动。

    夏侯荻来回踱了几步,叹了口气:“如非必要,我真不想进宫。宣侯可有什么消息?”

    宣哲神色严肃,低声道:“今日申时,自然门冷竹入京。你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他们进京瞒不过我。但别人呢?正如我们直到影翼出手行刺薛牧,才知他进了京,我怀疑隐秘入京者很可能还有其他强者,只是我们没能掌握消息。”

    夏侯荻眼睛瞪得老大:“冷竹都来了?冷竹,鱼弦,此二人可都是洞虚之巅!加上莫雪心,影翼,元钟……若还有别人……这阵容莫非要行刺陛下?”

    宣哲摇头道:“不可能。我们说他假传圣旨,不过难以置信这种荒唐旨意。其实你我均知鱼弦若是真有异心,陛下恐怕早就……何须招外人入京?”

    夏侯荻想了半天,纳闷至极:“可是若说他们来围杀别人吧,也就只有薛清秋值得这些人如此大张旗鼓了吧?可谁知道薛清秋的行止?一个闭关就是一天,他们难道去强闯?夤夜的阵法也不是看着玩的,强闯该有多大伤亡?太不合情理了。”

    两巨头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头雾水。

    情报不对等,确实是没法猜的。

    一个娇小妹子上来奉茶,宣哲暂时住了口,转头笑道:“小艾在这里可还习惯?”

    小艾甜甜地笑着:“多谢总捕头和宣侯关照,这里大家都对我很好。”

    夏侯荻看着她,心中有几分怀疑这货会不会有问题,太长袖善舞了,这一天下来几乎人人喜欢,个个把她当妹妹看,一般贫家女子有这个本事?

    但宣哲的面子她也不好随便落,另外也觉得如果薛牧真想在六扇门插钉子,他本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做祭酒的,没必要多此一举吧……内心深处还隐隐认为,就算小艾有问题,眼下这个状况让她去给薛牧通风报信也不是坏事,便笑道:“你是刊物司属下,这种下人的事情无须你做。刊物司今日还在忙,你还是去帮手吧。”

    “是。”小艾慢慢退了出去,一出门就飞一样转身离开。刚才听见的事情太古怪了,不管夏侯荻宣哲怎么猜,小艾觉得必须禀告大总管定夺。

    薛牧此刻正在练功。

    不是双修功,是毒功。

    该忙的事忙完了,原本薛清秋继续呆在京师真没啥意义,按薛牧的想法是确实可以走了,不管是六扇门合作还是影翼的合作,自会派人到灵州来谈,不是问题。只是薛清秋晚饭后说是有事,飘然不见,他也没辙。

    想必是去见她宫内的暗线了,也是正常,来京几天了都没见,临走前肯定要见一面。

    薛牧也不认为这出去就会有事,倒是他这会儿总算闲暇起来,可以开始练练功。

    虽是有了些功法打底,他实际上还是丝毫不会对敌手段,这是很偏颇的。而武技显然没这么快能练成一招半式,只有毒术有速成的可能,薛牧决定至少这几小时内练会一门运毒之术。

    翻找了一下《百草录》,确实有很多直接可以用的毒术,最直接的一种就是把纠缠在真气里的杂合毒气散发出去,是个爆发手段。如何发功也有很详细的讲解,有线路图在,练起来并不难。

    而且这还是千种混毒,解无可解,威力很是不凡,可惜毒还是不够直接,对方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不会即死,能够设法逼毒,遇到更强点的可以直接抵抗掉了……

    想到那杀手的软骨香,薛牧觉得挺有意思的,大老远能毒死一片人,这个手段很不错。遗憾的是他现在的功力还差了点,毒素吸收也不完全,如果要这样爆发,大概只能爆一次就虚脱了,算是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就两败俱伤吧,有个保命手段总是好的,先练了再说。

    他左手拿着书,右手摊开朝天,尝试运行书上的运功方式。墨绿色真气从丹田慢慢向手臂经脉集结,几乎可以看见手臂隐隐散发着绿光,继而绿光想要冲出掌心,“突”地一下,失败了。

    薛牧并不气馁,再速成的玩意也需要锻炼熟稔,控制得如臂使指才行,这天经地义。

    反反复复测试了不知道多少次,掌心里慢慢浮现出淡淡的绿云。

    绿云很快散去。薛牧摇了摇头,继续尝试。

    又不知道试了多少次,绿云终于凝聚,越来越浓。

    正在此时,梦岚带着小艾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公子,小艾说有要事禀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