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四章 天机乱了
    第六十四章 天机乱了

    听小艾复述了六扇门见闻,薛牧神色大变,腾地跳了起来。

    梦岚小心地问:“公子觉得……”

    “必是针对姐姐的布置,毋庸置疑!”

    “可他们确实不知道宗主行踪啊,连我们都不知道……”

    薛牧咬着牙,一字字道:“但是他们有影翼!”

    梦岚豁然色变。

    薛清秋洞察宇宙,几乎没有人能掌握她的行踪,世界上有没有人能跟踪薛清秋不被发现?

    有。没有任何人是无解的。

    所有功法都奔着无痕无迹的隐匿之道的无痕道,这一代最巅峰的强者亲自潜伏,绝对有可能不被发现,并通过秘术传递出消息,让人预做布置。

    这就是影翼进京最重要的意义!他真的是被收买来杀薛清秋的!

    无论薛牧和他谈了什么生意,之前这一笔他都已经箭在弦上。他拖延薛牧没有马上回复,为的不是等和薛清秋亲自谈,而是打算拖延过今晚,看薛清秋能不能活命!

    薛清秋若死,形势会怎么变化还有点复杂,暂且不提。若是薛清秋能逃脱,反正你没有损失,大家的生意还是可以继续谈的嘛……你生气?大不了给你让点利嘛……

    魔门妖人,就是这点出息!

    薛牧深深吸了口气,左右踱了几步,沉声道:“现在不能急,六扇门既然有了皇帝手谕压着,怕是指望不上了。我们唯有自救,去喊夤夜和所有弟子过来,听我指令。”

    “第一件事,我们他妈的都要先找到那蠢婆娘去了哪里!”

    **********

    薛清秋飘行在京师街巷里,一路向城西而行。

    城西有个孤桐院,深院孤桐,藤萝缭绕,平日里是一处清幽景地,而夜间则显得幽寂萧索,一般无人,那便是她前日以秘法和人约好的私会之处。

    这种临时的约地,不可能被谁预先掌握,只要不是约见者叛变,就不可能受到埋伏,而对方的忠诚度薛清秋无比信任,此行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不知道是因为薛牧的警醒,还是因为身达她这个境界总会有些玄之又玄的预感,总之薛清秋一路行去,总觉得有一点奇怪的心惊肉跳感,这多年来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心中也起了警惕,放开神识洞察天地,身周数里之形如映心间,就连远处夫妻房中私语都能听得分明,万语千言一齐入耳,却丝毫不乱,条理分明。

    没有敌情,没有人跟踪。

    倒是侧面不远的街角处有个挽着道髻穿着袈裟的怪人,手持一幡,像个摆摊算命的。

    这倒是一个熟人。

    她没去理会那怪人,怪人倒是先开口招呼她了:“薛宗主留步。”

    薛清秋停下步来,似笑非笑道:“虚净,本座不需要算命。”

    “诶诶诶,麻烦喊老衲全名虚净法师。”怪人很是不悦:“你们这些做宗主的总是这么没有礼貌。”

    “鬼知道你算道士还是和尚。”薛清秋没心情跟他瞎扯:“本座今日有要事在身,要扯淡以后再扯。”

    “薛宗主等等……”虚净嘿嘿一笑:“老道今日福至心灵,此卦必准。要是再不准,老道我就改行去卖豆干!”

    薛清秋微微眯起眼睛。

    魔门三宗四道之中,最让世人讨厌的一门莫过于欺天宗,一宗门的小偷骗子无赖,满嘴胡咧咧,从来无信用,却号称是为了蒙蔽天机,乾坤翻覆。

    当然,他们确实窥探天机命数,里面是很有一些真道行的,只不过即使是真道行,也别指望他们会把真话告诉你。

    这个虚净有点特别,他的话你可以信一半。

    何谓信一半?因为他的话必然五五开,如果上一卦是信口胡诌,那下一卦则必定是真的。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卦轮到真的还是假的。

    薛清秋看了他一阵,想起薛牧说的京师汇聚高手太多了,眼下这不也是一个么?她笑了笑:“那就给本座算一卦。算得准了,重重有赏,若是算得不准……”

    “不不不,此卦分文不取。”

    薛清秋奇道:“欺天宗不要钱,这倒是稀罕。”

    虚净笑道:“薛宗主似是有些误会了,我们叫欺天宗,不叫骗钱宗。老道从未想过,居然真的眼睁睁见到一个欺天之事,而且居然是出现在薛宗主身上,委实大快平生,此卦自然分文不取。”

    “此言何意?”薛清秋皱眉道:“本座心敬苍穹,从不欺天。”

    “此非宗主能定也。”虚净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宗主要听这一卦么?”

    “说吧。”

    “宗主年内或将有血光之灾。”

    说是说血光之灾的话题,可虚净却笑得歪脖咧嘴的,形貌说不出的猥琐色情,薛清秋理都懒得理他,飘然而去。

    要是说今日,薛清秋结合心中的警兆或许还能当个真。说年内……现在才是春夏之交,年内那还有多长?显然遇到了假卦,理他作甚。

    虚净直挺挺地看着夜色下的阴影,却又似是自言自语般地说着:“天机乱了,乾坤翻了。”

    夜色一片寂静,无人回应。

    “天机乱了,乾坤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虚净忽然狂笑出声,手舞足蹈地癫狂而去。

    **********

    七玄谷驻地。

    两名守门弟子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正要回去睡觉,却见蒙蒙夜色里行来一个袅袅娉婷的身影,在星月照耀之下缥缈梦幻,如同月宫仙子。两个弟子一下就打醒了精神,呆愣愣地看着一张绝美的俏颜飘然走近。

    樱唇轻启,声音如同天籁:“烦请二位通报贵谷祝姑娘,故人梦岚求见。”

    “原来是琴仙子!真人比传说的还美……”两个弟子完全色授魂与:“仙子稍候,我等马上去通传。”

    梦岚笑了一下表示致谢,两个弟子连骨头都酥了。

    很快祝辰瑶出来,和梦岚一起没入夜色里,消失不见。两个守门弟子仍在啧啧称赞:“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今日竟见到这两位站在一起,真是有幸……”

    那边在为看一眼而有幸,转过街角,他们心目中的琴仙子小丫鬟一样侍立在一个男人身边,而他们心中的冰仙子直挺挺地跪在面前:“参见总管。”

    薛牧的神色非常严峻:“你们谷主可在?”

    “谷主一刻之前出门了,临走还交代弟子们今夜不要外出。”

    “嗯,知道她去了哪里么?”

    “她没说。”

    “可曾留意是什么方向?”

    “是向西去。”

    薛牧转向梦岚:“你在京已久,可知西边有哪里适合密会?”

    梦岚想了想:“有万佛塔,天灵寺,牡丹亭,孤桐院……宗主素喜夜色,若说夜色清幽的话,孤桐院应该是最合适的地方。”

    “孤桐院……”薛牧喃喃地念了一句:“这彩头……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刹那间涌向心头,薛牧只觉浑身毛发都立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捏紧了拳头:“一定是这里!”

    梦岚立刻道:“那我们召集人手过去?”

    “不……对面全是至强者,你们去了也只是送死。”薛牧摇了摇头:“我和夤夜去就可以了,你和青青带人先离开京师。”

    梦岚失声道:“那怎么可以!”

    “我能发挥作用,而你们另有任务。”薛牧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你们必须分散离开,若我们有什么不测,必须有人告诉小婵,真正的仇人是谁。”

    梦岚愣了:“不是正道宗门?”

    “不。”薛牧眼里闪过寒芒,显然动了真怒,一字一字地说着:“是皇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