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五章 十面埋伏
    第六十五章 十面埋伏

    薛清秋飘然踏入孤桐院。

    刚刚踏足地面的一瞬间,她神色骤变,身形电射而退。

    身后的幽影之处,突兀地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匕首出现的瞬间,连最后一点洒在院子里的月色清辉仿佛都被吸纳得一干二净,天地一片黯然。

    薛清秋转身弹指,点在匕首之上。飞退的身形却在这一交击之下顿止,站立之后,依然身处孤桐院内,没能离开。

    “影翼。”薛清秋淡淡开口:“你无痕道这种唯利是图的宗旨,永远只能是一条蛆虫。”

    黑色匕首诡异地飘在空中,继而一双手突兀地在匕首柄处浮现,又慢慢地扩展成了整个人形,现出影翼略带苍白的脸色,显然刚才那一弹指,让他颇不好受。

    被薛清秋这么说了一句,影翼本想反驳什么,却出奇地憋了回去,沉默了一阵才回答:“本座的任务已经完成,薛宗主好自为之……本座不会再行出手。”

    身影很快又消失不见。薛清秋默然品味了一阵他的话语,忽然笑了起来,笑容里竟有几分甜美之意,喃喃自语着:“薛牧,谢了。”

    她知道,虽然影翼跟踪并且提供了她的去处方位,在她发现陷阱打算退离的时候又发动狙击,使她无法及时撤离,终究是落入了包围里,但仅此为止了。

    影翼的意思很明确,只要你有一点逃脱的希望,他都不会来给你增加任何负担。

    这是薛牧此前给他画出了万金大饼带来的功效,否则以两宗千年龃龉,在此刻他只会是最难缠的暗影毒蛇。如今收手,是还想保留日后跟薛牧合作的可能性,甚至他或许内心里已经不想杀薛清秋,因为对于薛牧提出的双方和解,他是真的动了念。

    少了一个暗影之王的狙击,逃生的希望不知道会增加多少。薛牧的独闯虎穴,直接为她去掉了一个强敌。

    薛清秋意态从容,悠悠对着夜色道:“本座既已闯入幕天之阵,你们被阵法遮掩了的气息便已浮现,还躲在茅坑里瞒谁?都出来吧。”

    在她原本正东的退路上,出现了一个中年文士,一身青袍,瘦削挺拔,面容清秀,笑起来很是和蔼:“清秋别来无恙。”

    看着他的文士衫,薛清秋笑了笑:“一直以来,我觉得舞文弄墨之辈个个懦弱无能,不堪其用,颇不理解冷大哥这等特殊喜好。”

    冷竹笑道:“听这语气,清秋现在有所改观?”

    薛清秋眼里柔和之意一闪即过,嫣然笑道:“确实有人让清秋对文人有所改观,但此人可不是冷大哥。”

    冷竹失笑:“我也不是蔺无涯,清秋打击我可没什么意义。”

    薛清秋没再理他,转头左顾。

    东北方向也是中年男子,同样的高挺瘦削,却是一身锦袍,身后站了好几个入道强者,身边俏立六名女剑侍,排场比冷竹大多了。薛清秋呵呵笑道:“潘扣子,还是爱排场。”

    潘寇之脸上抽搐了一下:“寇之,不是扣子。”

    “所以寇之的意思,是以别人为敌寇,还是让别人成草寇?”

    “从我心意。”

    薛清秋点点头:“我觉得你这六个女剑侍不错,改天可以给我弟弟这么配着,看上去很有模样。”

    潘寇之笑道:“能被清秋夸一句,潘某不胜荣幸。”

    薛清秋继续看向北面,却是一个和尚:“元钟大师,清秋有事请教。”

    元钟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薛施主请说。”

    薛清秋很是苦恼地点着脸颊,似乎这个疑惑在她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你们可知有什么佛门是月白色丝质袈裟,以银色纹饰缝边,一条轻带系腰。而袈裟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没有内衬,连底裤都不穿?”

    元钟愕然,想了好一阵才道:“老衲见识浅陋,未曾听闻。”

    薛清秋有些失望地摆摆手:“算了,那种邪气打扮问你也是白问,还不如问雍王。”

    说着转向西北,笑容十分揶揄:“雍王惯常眠花宿柳,一意双修,应该听说过?”

    姬无用胖脸抽搐:“本王何曾听过这种淫邪之装?”

    薛清秋笑笑,看着姬无用身边的青衣人:“这位倒是面生得紧。”

    青衣人轻笑开口,声音很柔:“雍王门客罢了,贱名不足挂齿。”

    薛清秋笑道:“洞虚之巅,也做庸王门客,这可有些稀罕了。”

    这庸和雍谁都听不出差别,但她语气里的讽刺之意却昭然若揭。姬无用脸上泛起怒色,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他也很想说几句“妖女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这种话,可薛清秋的气场实在太强了,一堆当世强者围着她都没人轻易做出头鸟,何况于他?

    薛清秋又转向正北,那里却站着四个钢铁巨兽,形如人猿,她眼里也闪过凝重之意。

    这是朝廷神机门的偃师所制战偶,号为神机兽。偃师这种特殊职业,薛清秋没有太大了解,只知道这种神机兽用的材料不是凡铁,内核也很奇特,号称是威力无穷,坚不可摧。眼下这四台并不是神机门的镇门之兽,但已经是甲级,号称能相当于入道强者。当然如果在外面,这种机关兽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对洞虚强者有什么威胁,可在京师形势逆转,她的修为被限制一半,这玩意却是全盛的,加上数量不少,便形成了威胁。

    神机兽中间站了一个不起眼的灰衣老头,长得很是猥琐。薛清秋知道这是神机门大偃师之一,素来潜心机关巧械不问世事,连名字都没几个人知道,只知道姓玉。由此人亲自操作这四台神机兽,足以让任何人头疼脑胀。

    薛清秋叹了口气:“老玉头,你也掺和这种事?”

    老玉头木然回答:“雍王有权调用部分甲级神机兽。”

    薛清秋点点头,不再理他,又看着正西方向。那里有数道白衣人影,剑气如林,肃杀无比。当先的是一个冷峻中年,身上的入道气息极为凛冽,显然站在了入道巅峰。薛清秋偏头看了好久,忽然道:“蔺无涯怎么不来?”

    冷峻中年淡淡道:“赵某此来足够。”

    “哈!别逗人笑了。”薛清秋毫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本座眼里,你赵昆的威胁力还不如你师侄女。倒还不如派她站这儿,比你像样点。”

    赵昆眼里闪过怒意,闭嘴不言。

    薛清秋继续看向西南,微微一笑:“听说雪姐早上去我百花苑玩?怎么不多留片刻,待小妹出关一叙?”

    莫雪心漠然道:“我不是你姐姐。”

    薛清秋还是笑:“有人很欣赏姐姐的侠义胸怀。”

    莫雪心怔了怔,反倒失笑道:“魔门妖人说这话,真稀罕。”

    薛清秋笑意吟吟:“他和别人有点不一样。”

    莫雪心笑道:“你这语气倒像夸情郎。”

    薛清秋笑容不改:“或许是呢。”

    莫雪心神色怪异地闭上了嘴。

    薛清秋再度转向正南方:“老牛鼻子,你也来?”

    南方盘膝坐着好几个老道士,道袍云山青竹,正是玄天宗标志。当先一个慢慢睁开眼睛:“夤夜杀我心一师弟,薛牧又杀我门下。星月宗莫非真当我玄天宗是可以随意揉捏的柿子?”

    “哦,这时候连一个丢在京师分舵的破外门弟子都成你门下了?怎么不说是你嫡传呢?”薛清秋哈哈大笑:“天问,别怪本座没提醒你,婵儿已南下,你这时候带了大批入道高手入京,小心你玄天宗空虚,被婵儿搅得天翻地覆!”

    “小妖女起不了风浪。”老道士丢下一句,闭目不言。

    薛清秋最后看向东南,轻声一叹:“申屠罪,你真的是弱智吗?”

    一条虬髯大汉屹立东南,眼里闪过嗜血的狞笑:“别跟本座说大道理,本座从来没有杀过洞虚,或许此战之后便能合道,亦未可知。”

    薛清秋微微摇头:“我知你只是嗜杀强者,就算以大欺小去杀慕剑璃,也只是见猎心喜?但恕我直言,只靠这样,是肯定不能合道的。”

    申屠罪也摇头道:“先人既然曾经以杀入道,申屠也可以。你我道不同,多说无益。”

    薛清秋笑了起来:“风波楼,灭情道,魔门到了两个,说不定合欢宗还在什么地方,让我想想……是在等着夤夜?呵呵……这就是所谓的正道围剿魔门妖女吗?”

    在薛清秋笑意盈盈的注视之下,正道诸人都沉默不语。别说完全不用魔门了,就算只是缺了个影翼,他们也无法锁定薛清秋,这也是无可奈何。

    薛清秋默默地数了数,冷竹、天问和那青衣人是洞虚巅峰,潘寇之和申屠罪洞虚中期,莫雪心初入洞虚不太久,一共六洞虚,如果算上自己,此役天下洞虚者居然到了一半。其余三十余人尽皆入道,其中元钟和赵昆均是入道巅峰,暗中还埋伏了个影翼,这等阵容真是强得让人发笑。

    薛清秋的笑容开始扩散,越笑越开心,继而纵声大笑:“正道五宗,魔门三道,朝廷两门。洞虚者六人,入道者三十有余,神机兽四台,幕天之阵笼罩其间,攻城伐国亦不过如此。薛清秋何其有幸,竟独享如此盛宴,虽死何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