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六章 倾城禁技,八荒星陨
    第六十六章 倾城禁技,八荒星陨

    清幽院落,寂寞梧桐。

    月华如水,映照其间。

    看着场中仰天大笑的薛清秋,在场无论哪方所有人心里都不禁有几分佩服。扪心自问,换了自己在这样的绝境里都不可能笑得像她这样开心,而且由始至终她的气场都压在所有人之上,说明了绝不是装模作样的掩饰心虚,而是真的在笑。

    问剑宗赵昆叹了口气:“如此气度果非常人,怪不得蔺师兄如此人物,也栽在妖女手里。”

    潘寇之也在叹气:“夜长梦多。上吧。”

    说是说上吧,他却没有动手。

    没任何人动手,个个都陷入沉默,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薛清秋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仰天的狂笑忽然就变成了“噗嗤”一声,无尽叽嘲。

    设计陷阱容易,到了真正直面的这一刻,还真不知道怎么动手了。

    因为在场的全是一方霸主、宗门领袖,天下尊崇,江湖地位个个无比崇高。更兼修为到了这等层次,心中自有骄傲,让他们像江湖混混一样的一拥而上确实是强人所难。

    可若是车轮战一个个上吧,有哪个愿意先去和薛清秋拼得你死我活的,让别人后来捡便宜?

    被薛清秋一声嘲笑,好几个人脸上火辣辣的,尴尬异常。

    鱼弦叹了口气,他知道必须由自己来引这个头。

    于是他第一个动了。

    月色之下只见一道青影掠过,仿佛穿越了时间空间,一柄短剑骤然出现在薛清秋眉心上。

    威势看着很普通,似乎还比不过莫雪心和宣哲那一场长街对峙的绚丽气场,但看在所有人眼里却纷纷动容,那申屠罪两眼大亮,大声道:“好功夫,一个狗屁皇子身边哪里来的这样返璞归真的高手!”

    姬无用脸色铁青。

    薛清秋纤手十指如鲜花盛开,眨眼间响起了数十声金铁交鸣的脆响,青衣人飘退数步,短剑遥指。

    薛清秋却笑容收敛,眼神转厉:“阳经已绝,阁下是位公公。”

    青衣人沉默。

    薛清秋闪过了悟之色:“原来如此,竟然是鱼公公……我道天下哪里冒出来一个这等高手。”

    鱼弦不答,身影再动,迅捷无伦地攻上。

    薛清秋却不陪他玩了,身影在所有人眼中变得模糊,仿佛水中月亮被石头砸了进去,荡起扭曲的涟漪。

    而隔了数丈之远处,一只纤手诡异地从夜色中探了出来,按在赵昆后心。

    赵昆紧急滑开,已经迟了少许,汹涌的气劲拍在他的左肩上。赵昆喷血跌开,身后问剑宗数把长剑齐出,薛清秋纤手拂过,一片“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交错过后,数柄长剑都跟麻花一样,众人心中骇然。

    再看赵昆,左臂不自然地垂着,竟是连一招都没撑过去,就废了一条手臂。

    与此同时,薛清秋已经从麻花剑阵中穿过。十面埋伏之局看似一场笑话,一招之内就要被突围而出了。

    一道青影不知何时堵在了薛清秋的去路上,微微一笑:“清秋,此路不通。”

    自然门宗主,洞虚巅峰强者冷竹。

    薛清秋暗叹一口气,心知这里好几个都是和自己能平分秋色的当世最顶级人物,每一个单打独斗都要大费周章的那种。即使不愿围攻,却也不会留给自己突围的机会。而京师不能飞,地面突围几乎没有什么希望。

    不过这些人也不是没有破绽可寻的,起码这些人性质全然不同。申屠罪是一个嗜血屠夫,血腥杀伐之气举世无匹,那边佛道两门受得了?道魔自斥,反倒有相互牵制之感。

    眼前这个冷竹也一样,自然门最讲师法自然,拟态万物,法其神髓,冷竹人如其名,以竹木为师友,自命君子谦然,藏锋于内。即使对问剑宗的凌厉剑气他都看不惯的,还提和申屠罪合作?

    真不知道组织者是怎么想的……或许天问、元钟、冷竹这些人事先都想不到申屠罪会出现在这儿,埋伏时间这么短又不可能先来一场内讧,只能暂且认了。

    心里迅速掠过这些念头,薛清秋身形却一刻没停,龙吟声起,星魄云渺悄然出鞘,一剑斜斩而去。

    冷竹顺手一招,身边一杆青竹轰然撞在剑身上,明明只是一根脆竹,神剑斩落却发出了金铁交鸣的清响。“铛”地一声,青竹飘回冷竹手里,化为六尺短棍。

    奇怪的是薛清秋反而向后飘退,似乎是这区区一击吃了小亏的模样。

    冷竹也没多想,青竹长驱,直奔而去。

    薛清秋嘴角露出明媚的笑意,飘退在半空中,真气诡异地逆转,竟然直接翻了个身,一剑向侧前方疾刺。

    刺目的剑光炸起,带着凌厉的肃杀气息,和刚才普通的交锋截然两样。

    她的目标是申屠罪。

    申屠罪哈哈大笑,大喝一声:“来得好!”

    磅礴无匹的劲气随着铁拳轰了出来,刹那间黑夜都好像被暗红色染了一下,变得诡异血腥,荒芜的铁锈与冤魂的味道刺鼻地飘散,院内梧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正道诸人几乎同时皱起了眉头。

    冷竹的青竹棍正追着薛清秋背心而来,乍然受到恐怖的万里莽荒之意从侧前方涌来,截然相克的气机自然反击,几乎是完全下意识地攻击偏移,草木生意蓬勃而起,死死的把那血腥荒芜的气息压制回去。

    薛清秋悠然化为涟漪,抽身而去。那边气劲轰然对撞了一下,两人目视对方,眼中均有怒意。

    说来话长,不过兔起鹘落之间,连一个呼吸都没过去。鱼弦始终追在薛清秋身侧,终于在此时寻到了薛清秋抽身的瞬间时机,刺向她的腰间。

    薛清秋眼中露出了今晚第一缕骇然杀机,不闪不避地一剑回刺。鱼弦心中大惑不解,按理在这种重围之中是不应该这样主动换伤的,任何一点伤势都可能将她逃离的希望极大缩减,薛清秋这是活得不耐烦了么?心念电闪而过,没有时间多考虑,两人的神兵几乎不分先后地击中对方的要害。

    在鱼弦不可置信的目光里,薛清秋身周幽幽地泛起温柔的月光,短剑刺在上面,竟不得寸进!

    周围传来数声低叹:“辉月神石。”

    薛清秋微微一笑,笑容里竟有几分温柔之意,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甜蜜的事情。

    那边鱼弦就悲剧了,他只来得及运功卸得剑气偏移少许,扎进了肩窝里。狂暴的星月魔功瞬间汹涌而入,顺着经脉肆意凌虐,鱼弦喷血跌退回姬无用身边,急急运功护住经脉,阻止魔气肆虐。

    薛清秋算尽一切,就是为了暂时废掉这一个完全不在正魔规矩内的巅峰战力。

    她成功了。

    安静地在剑侍之中观战的潘寇之叹了口气:“冷兄,申屠宗主,你们也别大眼瞪小眼了。都是中了计的人,还斗鸡似的。”

    冷竹轻哼一声,离开申屠罪远远的,仿佛羞与为伍。申屠罪也是满目杀机,一脸狰狞。

    此时姬无用切齿道:“你们若是再自恃身份,妖妇今晚就要毫发无损地离开,看你们还能剩下什么颜面!”

    这句话说得众人再度沉默。不愿围攻是颜面,可这么多强者围困要是还被薛清秋破局而出,又有什么颜面可言?

    玄天宗问天道人一声轻叹,低声道:“薛宗主,留心了。”

    随着话音,一道八卦阵图飘然而起。几乎与此同时,别人也动了。

    元钟双掌合十,金光骤盛,斗大的卐字形飘向天际。

    潘寇之伸手一招,剑侍背上六柄长剑齐出,在空中绕了一个玄奥的剑阵,电射而下。

    莫雪心闭上眼睛,风雪漫天。

    包括其余数十名入道强者在内,数十道光华如同狂涛骇浪,全方位无死角的铺天盖地而来,涌向正中央那个纤细美好的身躯。

    薛清秋眼里无悲无喜,星魄云渺忽然剧烈旋转起来,一股凌厉光华冲霄而起。刹那间,天上月光大盛,群星璀璨,狂风怒啸,风云色变。

    问天道人神色大变,大声厉喝:“都小心,这是八荒星陨!倾城之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