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七章 合欢双使
    第六十七章 合欢双使

    夏侯荻站在六扇门大门口,看着门口的大鼎不住晃动,心神极为不安。

    六扇门前鼎,是镇世鼎的仿制品,具备一定的共鸣性。这个鼎不住摇晃,证明了镇世鼎此刻正在经受极其恐怖的能量冲击。

    哪里来的冲击?不是有人正面冲击镇世鼎,而是镇世鼎发挥的镇压修为的效果正在被许多顶级强者同时挑衅,说明了它此刻正在镇压不知道多少个洞虚强者的全力爆发。

    夏侯荻相信镇世鼎肯定压得住,只是这样的爆发让她极度不安,作为六扇门总捕头,她甚至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争斗,居然能够导致镇世鼎晃动。这样的能量近于合道了吧……

    宣哲也在一旁道:“不知道这到底是压了多少威能爆发,合起来怕是近于合道了。还好镇世鼎强力……”

    话还没说完呢,忽然铜鼎剧烈的震颤起来,“崩”地一声,竟然产生了裂痕。

    两人心中骇然之时,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猛地抬头,只见月华大盛,群星狂闪,万里积云仿佛被冲得一干二净,苍穹变色,银河倒悬。

    两人同时失声道:“八荒星陨!真是围攻薛清秋!”

    夏侯荻脸上血色全失,再也呆不下去,一言不发地冲向了皇宫。

    宫城禁卫大老远就见到一道红芒直冲而来,彷如流星奔月,眨眼就到了面前。守卫齐刷刷上前列阵阻拦,红芒“轰”地一声撞了进来,冲得阵型七零八落。

    烟雾散去,夏侯荻出现在中央,怒道:“开门!”

    守卫噤若寒蝉,头领颤声道:“总捕头,这……”

    夏侯荻二话不说,“唰”地抽出腰刀,重重斩在门上,发出一声地动山摇的震颤:“开门!”

    “皇上已经歇了……”

    夏侯荻手起刀落,一颗人头落地。

    “歇了?”她站在风中,任由鲜血滴落:“再跟本座废话,就让你们全歇了!你们以为父皇会让我偿命?”

    疯子……头领看着她怒意勃发的鲜红眼睛,再也不敢废话半句。

    宫门洞开,夏侯荻流星般掠往御书房,她知道皇帝这时候肯定不可能睡觉。

    果然老远就看到御书房里灯火通明,里面传来姬青原的叹息:“痴儿,你可知这擅闯宫门之罪,父皇也保不了你?”

    夏侯荻愤怒地踢门而入,大声道:“你还在意闯宫门?我们好不容易看见了六扇门崛起的希望,你为什么要杀薛清秋,把我们的前景毁于一旦?”

    姬青原淡淡道:“死了薛清秋,我们更能掌控星月……”

    话音未落,就被夏侯荻打断了:“你以为薛牧会看不出来?他会听你摆布?”

    姬青原也不生气,淡淡道:“就算看得出来,他是个聪明人,想必知道怎么做才对他最有利。”

    “你什么都不知道!”夏侯荻大声道:“星月宗真正最危险的人不是薛清秋!惹急了薛牧,他才是真正能把你的江山踏碎,尽化齑粉!”

    “那就连他也杀了,星月宗里还有几人能看破?”

    *********

    当薛清秋踏足孤桐院的时候,薛牧也正带着夤夜一路冲向孤桐院。

    行至半途,相距孤桐院数里处,夤夜忽然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

    薛牧左看右看不知道有什么不对:“怎么了?”

    “忽然张开的幕天之阵,师姐怕是已经落入陷阱。”夤夜伸手虚按空气,喃喃道:“此阵隔绝天地灵气,必须破了它,否则师姐再强也有力竭之时,无法生生不息。”

    今天的夤夜不卖萌,反而一脸的三无。薛牧无暇在意她的变化,急促道:“你能破吗?”

    “此阵是有人手持阵盘操纵,若能取下阵盘上的主阵石,直接便破了。若我从外面破进去的话,需要时间。”

    话音未落,前方传来轻笑声:“你们没有时间了。”

    两人抬头看去,只见数十俊男美女堵在前路,领头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此世极为少见的书生服饰,只是通体绿色,连头巾都是绿的,手握一把折扇,悠然轻摇。女的穿着暴露,露出胸口一片丰满的白皙,玉臂粉腿肆无忌惮地裸露在外,白腻腻的诱人眼球。

    夤夜摆着漠然三无脸:“合欢双使。”

    薛牧点点头,打量了对面一眼,目光没有在那暴露美女裸露的白皙上停留,反倒是多看了男人的书生装和折扇几眼,尤其在他的头巾上看了半天,眼里很是惊叹。

    见薛牧看都不看自己,那暴露美女眼里闪过异色,媚笑道:“这位可是名动京华的三好薛生?听姐姐的,来我们合欢宗多好,薛清秋装模作样的,不会给你人间极乐,死心塌地为她卖命又是何苦?”

    薛牧笑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那美女笑声更腻了,轻轻撩起短裙裙摆,将大腿的白皙更露了一些:“你说能有什么好处呢?”

    不说真枪实战干了多少,光说AV那也都不知道看过多少了,怎么可能看这点程度有反应?那是完全一点感觉都没有哇……薛牧很无所谓地“哦”了一声:“白是挺白的,可木耳黑了,没意思。”

    对面一群人愣了半天,总算有人领悟到木耳是什么意思,半数人笑出声来,连那书生都笑了,暴露美女气得脸色铁青。

    夤夜刮着脸:“略略略,我们星月宗比你们美女多,就连夤夜长大了也肯定比你漂亮,牧牧不会跟你们走的。”

    这突如其来的卖萌反把薛牧脸色搞僵了。你确定你会长大?难道不是继续缩小成婴儿吗?

    那书生一收折扇,轻笑道:“本座还从来没有玩过五岁的小美女,姑娘可愿让本座如愿以偿?”

    夤夜却不生气,面无表情地吐槽:“你打不过我的,吕书同。”

    “本座是书生,不是书童。”那叫吕书同的书生用折扇悠悠拍着手:“不过姑娘的话说到点子上了,你我两宗,还是实力说话,本座打不过你师姐,还打不过你?”

    夤夜依然没有表情:“那就试试呀。”

    随着话音,夜色忽然扭曲。

    薛牧只觉得自己处于什么盗梦空间里,看见的全是诡异扭曲的碎片,什么都看不分明。迷雾里传来夤夜的声音:“牧牧你先走,最好能找到阵盘,这里我会打败他们的。”

    “……”说实话薛牧真的对她没信心,对面可是几十个人,你个小娃娃,还不会武,一挑几十还想赢?

    但他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是拖后腿的,离开才是正解。于是也不多说,拔腿就往侧面跑去。

    很快就跑出了扭曲的气场氛围,转头一看,没人追,看来夤夜确实把他们都拖住了,能不能赢是另一回事。薛牧站在墙角想了几秒,忽然一跃跳上一栋平屋屋顶,然后就直接在屋顶上飞纵而行。

    是嫌自己不够显眼?

    对,他就是嫌自己不够显眼。因为他心中清楚,自己这方应该还隐藏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助力。

    薛清秋来此是约了人,而埋伏者却是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只不过是影翼锁定了方向,让他们提前去布置而已。换句话说,此刻交战区之外应该还有一个自己人,正在心急如焚地想要破局。

    薛牧要吸引的就是他的注意,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弱者,最低也该是夤夜平级,这是此刻能找到的最强助力。

    当然,也会吸引到敌人的注意,他们既然会让合欢宗拦截夤夜,肯定还有其他人在外拦截星月宗弟子,他在屋顶吸引视线绝对是一步险棋,但他没有别的选择。

    果然不出片刻,就有两道人影飞速朝他掠来。

    两个都是熟人。一个心意宗苗月,当初为了制服事件打上百花苑,被薛清秋一招羞辱了的那位。

    另一个竟是李公公,在六扇门谈判时曾经作陪的宫内人。

    宫内人……薛牧心中一动。这一场局,本不该有宫内人堂而皇之的参与才对,这时候出现的宫内人……

    当时在六扇门,薛清秋并没有表现出和这位李公公有特殊交情,但这不能证明什么,当着夏侯荻和宣哲的面,本来就是什么都不能表现的。这是不是自己要等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