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八章 魔狱滔天
    第六十八章 魔狱滔天

    心念电转间,苗月和李公公几乎不分先后地落在薛牧面前。

    苗月对李公公却全无警惕,这场局里有雍王参与,雍王身边就有一个极强的太监,这里出现太监拦截可谓毫不稀奇。他只是对李公公笑笑表示见礼,目光直接落在薛牧身上,捋须而笑:“数日不见,薛先生竟然气海大成了,倒是天纵奇才。”

    薛牧呵呵一笑:“原来是心意宗苗老,苗老好歹也是前辈高人,怎么不去孤桐院?莫非还是因为从心?”

    言下之意,牛叉的都在围攻薛清秋了,在外面晃荡的要么就是不上台面,要么就是怂。

    苗月冷笑道:“苗某确实接不下令姐一招半式,但拿下薛先生,倒是不费什么手脚。”

    薛牧很是好奇:“不知道苗老为何如此恨在下?”

    苗月喝道:“魔道妖人,非我独恨,乃天恨也!人人得而诛……噗……”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一支修长的手掌从他后心穿过,血淋淋地直透到前胸。

    苗月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着李公公清秀娇柔的脸:“摘星手?你、你竟是……星……”

    李公公依然带着妩媚的笑意,血手一收,苗月轰然倒地。

    “反派死于话多。”薛牧根本毫不意外,迅速道:“闲话不提,李公公可知幕天之阵的阵盘在哪里?”

    李公公本来还忍不住想跟薛牧讲解几句身份,见状也不得不佩服薛牧冷静得过火,似乎是早就猜到了他的来历,完全不需要任何废话。便也直接道:“在姬无用手上,此刻姬无用身处孤桐院,怕是难取,需要另想对策。”

    话音未落,孤桐院轰然爆炸,天上星月变色,银河倒悬,便是夏侯荻看见的那一幕。

    李公公身躯一震,失声道:“八荒星陨!宗主这是在拼命!”

    ************

    此刻的孤桐院内,视效极其华丽。

    薛清秋白衣如雪,幽幽漂浮在半空,天上明明只是一弯残月,在此刻却忽然变成了满月如盘,越来越大,薛清秋整个人就像是嵌在月中,如同嫦娥。

    妖异的嫦娥。

    那长发四散飞舞,纤手张开,如抱苍穹,一柄神剑漂浮身前,湛然散发着恐怖的神光,和她美眸里的异光交相辉映,夺人心魄。

    在她身周反复不断地弥散着月华如霜,周围数十丈持续轰炸着数不尽的流星坠落,和此前数十道轰向薛清秋的光华轰然对撞在一起,四处都是能量轰击的爆炸,揉合在一起,形成了惊天动地的炸响。

    元钟大师祭出了一个铜钟,向天一抛,铜钟光芒大盛,金光暴涨,将持续不断的星陨挡下了不少。然而元钟大师并非洞虚强者,能挡得有限,还有无数威能透光而下,诸多强者纷纷祭出防护手段,以免修为不足的师兄弟们遭殃。

    然而即使如此,还是不能完全抵抗薛清秋这全力出手的一式绝学。

    爆炸过处,庭院中央数人合抱的梧桐树早在第一时间就化为碎末,院墙早就不知所踪,无数血光在四周飞散,惨叫声此起彼伏。

    当繁华散尽,已满目苍夷。整个孤桐院都不知道哪去了,数里区域化为荒土,遍地坑坑洼洼,一片狼藉,让人完全无法相信这只是一个人造成的场景。

    这还是处于京师无违之阵内,若在外界,早已山川尽毁,一城废墟。

    薛清秋缓缓落下,拄剑于地,脸上也带着不自然的苍白,显然刚才消耗巨大。

    围攻者也不好受。

    几位洞虚强者神色都很是肃穆,其中莫雪心脸上同样苍白,似乎还受了点伤。连洞虚强者都如此,其余入道强者就更是躺了一地的横七竖八,几乎没有能站立的,死伤不详。神机门老玉头躲在一台神机兽下,这台神机兽已经完全变形,几乎不成模样,显然已经报废。

    最惨的是姬无用,他除了鱼弦之外还带了两个亲卫,已经死翘翘了,就是他自己也在咯血,小腹有个鸡蛋大小的伤口,似是被流星洞穿而过。

    有资格参加围攻薛清秋的都不是一般强者,如祝辰瑶那种等级都被严令在驻地不得外出的,就是生怕波及造成伤亡。在此地修为最低也是在入道边缘的,这一口气伤亡如此,可以说天下武道都大受打击。

    “阿弥陀佛。”无咎寺元钟大师低宣佛号:“薛施主此举,有伤天和。”

    薛清秋闭目垂首,低声道:“天和?薛清秋束手就戮,便是你们的天和?若是如此,这天下尽化魔狱也罢!”

    说到最后几个字,话音骤然转厉。星魄云渺重重插入地面,随着“轰”地一声,月白色的狱火从地上升腾而起,不分敌我尽数陷入火海。

    问天道人神色大变:“妖后!你这无天月华炎阵还未大成,你是要自尽不成?”

    薛清秋在火海中大笑:“那就看看能有几位当世强者为本座陪葬!”

    鱼弦一把拎起姬无用,挥手甩出老远:“雍王先离开此地,妖后这是要十方俱灭!”

    随着姬无用肥胖的身躯“嗖”地飞远,地上的火海迅速蔓延。

    “阻止她!”元吾大师惊呼道:“此妖火蔓延,京师将成死域!”

    远处六扇门前,宣哲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伪镇世鼎轰然破碎。

    这等威能爆发,是所有强者同时在动大招吗?

    他猜得没错,确实所有人都在动大招。这无天月华炎阵如果真的肆虐开来,京师肯定尽化焦土。在场的不是正道就是朝廷中人,无法眼看这样的事发生。

    这便是薛清秋刻意营造的结果。

    薛清秋脸上早已因为消耗过量而全无血色,她知道在幕天之阵里无法与天地灵气生生不息,这样滥用禁招消耗真力,相当于自寻死路。可她是不得不用,只有用这样的禁术逼得大量强者转为守势,她才有操作余地,否则总是刚才那样的万招齐出,她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挡得住。

    在遍地火海之下,薛清秋瞥了申屠罪一眼。

    这位灭情道之主此刻脸色有些怔忡,呆呆地站在那里,既没有管地上的妖火,也没有打算向她出手。她知道申屠罪开始后悔了。

    他这种一生嗜血,以杀入道的狂徒,来参与这场盛会,无非是想要体验亲手轰杀洞虚强者的感觉,以图合道之悟。但参与围攻反而施展不开,不但完全无法发挥他嗜血纵横的杀伐气势,反而和正道相斥,各种束手束脚。

    心念电闪间,薛清秋身形并未停下,身影骤然消失,趁着众人都在控制妖火,却是再度出现在了赵昆身边,仿佛要把这个薄弱点打穿。

    “你先给本座陪葬吧!”

    赵昆骇然色变,挥剑欲挡。此前受伤废了左臂终究是拖累了行动,居然慢了半拍。

    “轰!”玉掌准确地印在他的心口,赵昆仰天倒下,连吭都没吭一声,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心脉尽碎而死。

    “本座说过,你还不如你师侄女。”

    一个金属铁拳从侧面轰来,带着凌厉的光束。薛清秋拍出一掌和光束对撞了一下,“咦”了一声,竟倒退开来。

    所有人都在损耗,唯有神机兽尚处巅峰。而且这玩意也管不了地上妖火,依然不知疲倦地发挥着战争职能。

    又是一个光束袭来,身后同时又有问剑宗数名强者悲愤地挺剑合击。

    薛清秋眼里闪过洞悉一切的神光,微微侧身让过两剑,纤手一拍,轰在神机兽腰间。

    在老玉头震惊的目光里,这号称能隔绝真气传导,无坚不摧的神机兽轰然化为粉末。

    “人都有弱点,何况一摊死物。神机门偃师不过如此。”薛清秋哈哈大笑,抽身飞退,正好避开了凌厉一剑。

    那边正道强者一边消弭火海,心中也极为佩服。这薛清秋功参造化,调动星月之力倒还罢了,可这兔起鹘落的近身搏击、洞察一切弱点的敏锐,绝不是闭关枯坐能修得出来的,真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厮杀,多少生死一线。

    无数强者合围,本以为此战根本没有悬念,结果让薛清秋硬生生打得死伤狼藉,无论是依靠强绝的实力还是利用了他们各种心态,总之造成的伤亡远远超出了此战之前所有人的预计。看这遍地死伤的模样,火海之中浑身浴血的妖娆身影,真正配得上一句——

    魔狱滔天!

    但就在此刻,地上火焰却开始飘摇。薛清秋身子也微微一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