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六十九章 接你回家
    第六十九章 接你回家

    薛清秋的魔威赫赫,是利用了很多状况的结果。比如他们无法齐心协力的合作围攻,比如他们无法动用杀伤力太强的武技以免误伤,比如他们需要分心防止她把伤亡扩大到平民。

    而她可以肆无忌惮,恣意发挥。

    但实际上她正在一步一步迈向死路,因为她的损耗太大了。这个幕天之阵,让所有人的真气用一分少一分,根本无法形成有效循环,而她的损耗是场中任何人的数十倍。

    如果她的目的是杀伤敌人,那已经足以自傲。可惜她的目的是突围,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眼下的无天月华炎阵,也不是点个火就完事的,自始至终都是需要借用星月之力维持,此刻真气迹近枯竭的薛清秋,真心维持不下去了。

    正道诸强者也一眼看穿了情况,压制火海的修为也腾出了余力,数道光华再度同时出击。

    薛清秋左右招架数招,一剑刺在潘寇之左臂,带起了一蓬血雨,与此同时,背心也中了元钟大师远远拍来的掌风,饶是已经震开,薛清秋依然感到一阵气血翻涌,喉头一甜,就要喷出血来,却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辉月神石运转间隔并不长,只有区区一刻,可实际上从第一次挡招到现在,连半刻都没过去。

    这是她今晚第一次受伤。

    地上的妖火全熄。

    **********

    李公公带着薛牧心急火燎地向爆炸中心赶来,大老远就看到成群结队的侍卫守在必经之地。

    两人躲在一旁拐角,李公公低声问:“闯过去?我没问题。”

    薛牧正待回答,忽然就看到天上一个黄衣胖子飞天而出,跟一只飞天猪似的,落在一大群侍卫里。

    李公公立刻道:“那就是姬无用。”

    薛牧心中一动:“机会来了。你绕路潜过去,我来吸引这边的注意力,你寻机对付姬无用!”

    薛牧整理仪容,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显然这些人没有认识薛牧的,薛牧本来就才到京几天时间,平时也是窝在百花苑居多,与除了六扇门之外的体制内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但看到薛牧器宇不凡,倒是没人敢把他当个闲杂人等直接赶走,一个统领模样的很严肃地出来交涉:“站住!前方捉拿反贼,闲人勿近!”

    薛牧冷哼一声,掏出了一面金灿灿的腰牌:“可认得这个?”

    统领怔了怔,神色更慎重了三分:“竟是六扇门金牌捕头到此,下官有礼。”

    这些人显然没有资格得知核心机密,在他们看来,这里出了恐怖的爆炸,洞虚强者的气息直透云霄,六扇门还没人来才叫奇怪,这时候才来个金牌捕头都已经算是失职了,夏侯荻早该亲临才对。

    “还行个屁礼!还不给本捕头让道!”薛牧摆出一副牛气冲天的姿态,推开统领就往里走。

    “阁下过分了!”统领也是有脾气的,再度拦住薛牧:“可有夏侯总捕手令?”

    这就是刁难了,如果薛牧好言好语,那你好我好大家好,必然轻松入内,可他嚣张跋扈,激起了王府侍卫不满,自然也就不肯让他好过。

    薛牧再度推了统领一把:“滚开!”

    这下王府侍卫集体暴走了,全部涌了过来:“六扇门如此跋扈,这便是夏侯总捕的御下之道?”

    薛牧鼻孔朝天:“夏侯总捕怎么做事,有你们这帮喽罗说话的份?”

    “你!”侍卫们一拥而上,差点就要打人了。

    那边姬无用大老远被鱼弦甩了出来,下面亲卫团团接住,还惊魂不定呢,看到那边乱糟糟的,怒道:“那边出了什么情况?去两个人看看!”

    便有亲卫匆匆跑了过去,其余亲卫也掂着脚往那边看,就连姬无用本人的注意力也全在那边乱哄哄的地方。

    正在此时,一道灰影迅捷无伦地从后方扑来。

    这样的世界里,皇子们也是从小习武,甚至能以武力决胜争位的,姬无用能够参与薛清秋围剿之战,显然也不是完全的草包。只是刚才被薛清秋伤得不轻,此刻又被薛牧造成的乱象吸引了注意力,就连所有侍卫的注意力都不在这,一位入道巅峰的强者骤然偷袭,如何反应?

    “轰”地一声,一只利爪轰在他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上,姬无用眼珠子都鼓了出来,哼都来不及哼一声,直接晕死过去。

    这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惊怒道:“有刺客!”

    场面更乱了。姬无用身边亲卫团团围上灰衣人,又生怕姬无用真被捏死不敢妄动,那边围着薛牧的人也神色大变地冲了过来,压根就没人在乎薛牧了。

    一团绿云无声无息地飘散在人群里,很快就有人捂着咽喉,七窍流血。

    转头看去,薛牧掌心里散发着浓郁的绿气,森森毒气骇然发散,就连他的瞳孔都映成了绿色,看上去尽是骇人的杀机。

    灰衣人不再去管这些修为普通的侍卫们,直接探手从姬无用身上搜出一个阵盘,取下了核心阵石。

    笼罩数里方圆的阵法忽然无影无踪。

    **********

    薛清秋真的到了强弩之末,就连和平时根本看不起的莫雪心对一掌,倒退的都是她。

    损耗太大了……

    “砰”的一声,她的背心又被神机兽拱了一下。

    薛清秋脸上泛起极度不健康的潮红,看着周围的人脸都有些恍惚。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从小到大的影像迅速在心中翻页。

    刻苦修炼的童年,千均重担压身的花季,踟蹰前行的十年……想起那时师父骤然辞世的悲伤,师姐失踪的无助,只手擎天的艰难,宗门崛起的梦想,倾注在小婵身上的希望……

    最后凝固成薛牧的笑脸。

    呵呵……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遂了你的意,陪你云雨一番,倒也不负此生不负卿了。

    可惜了,这么漂亮。

    “砰”!一拳轰在她的胸口,薛清秋甚至只能看到一袭僧衣,她根本不闪不避,同样挥掌平推。她的肉身修行已达世间之极,便是一拳换一拳,多半也是对方死得快些。

    “元钟大师!”耳边响起一声惊呼。

    哦,刚才那是元钟啊……

    这和尚有个不轻用的逆因果大招,估计弄不死,可惜了。

    薛清秋心中恍恍惚惚之时,天空却在此刻忽然一动,空气迅速清朗。

    消失了的天地灵气狂涌而入,薛清秋精神大振,就像溺水者忽然得到了新鲜空气,贪婪地呼吸。

    “哈……哈哈哈!”感受着汹涌而入的真气滋润着枯竭的经脉,薛清秋仰天大笑:“你们悔了么?”

    无人应声,只是默然出招。

    薛清秋大笑着,整个人撞向冷竹的位置。

    冷竹叹了口气,身子不见动,脚下却无声无息地踢了出去,显然是想欺负薛清秋如今有些恍惚。

    不料薛清秋此刻清醒无比,还有闲工夫嘲笑:“也尽是这般偷鸡摸狗的伎俩。”身形到了中途,真气骤然逆转,竟又生生折向了鱼弦方向。冷竹无声无息的那一脚还是实打实地蹬在她背上,薛清秋脸上再起红潮,却借这一脚之力,冲向鱼弦的速度却又加快了三分。

    这回不是连人去撞了,而是星魄云渺人剑合一,凤目里闪着坚定的锐意,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

    鱼弦之前的伤都还没好呢,见此威势不敢硬接,短剑斜斜地架了一下,带着薛清秋从他身侧扑了个空。

    “哈哈……哈哈哈哈……”薛清秋狂笑而去:“多谢相送!”

    “糟!中计!”谁曾想到一直都在以伤换伤同归于尽的薛清秋忽然跑路了!这画风变得太快让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鱼弦顿足道:“追!她伤势沉重,补充灵气也没大用!”

    埋伏之时三十多人的阵容,如今只剩下十几人,足足死了一半,剩下的还大半带伤。若这都被薛清秋跑了,那真是对正道最沉重的打击,丢脸丢遍天下,甚至十年都回不了元气。

    薛清秋确实连跑路都跑不动了,撑着一口气突围而出,不过是拼着一股执念,她知道既然有人撤销了幕天之阵,说明有人来接应了,突围还有一线生机,还留在那里死战才叫没有生路。

    薛牧也拎着昏迷的姬无用往交战中心赶来,不得不说那点气海修为还是很有用的,这起码两百五十斤以上的大胖子,他提着衣领居然感觉不怎么重,跑得飞快。

    就在正道诸强者即将追上薛清秋的时候,薛牧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人们眼前。追得最急的鱼弦短剑都已经在薛清秋身后不到一尺了,薛牧骤然一声大喝:“统统住手!”

    众人下意识看去,却见到薛牧伸手掐在姬无用脖子上,鱼弦大惊失色地紧急收招,老玉头也手忙脚乱地定止了残余的两台神机兽,大喝道:“都住手!小心雍王!”

    正道中人才懒得理会姬无用死活,潘寇之依然挺剑直击,老玉头眼里闪过怒色,两台神机兽同时发动,两拳齐出,轰向潘寇之。

    潘寇之无奈挡开,场面一时凝滞下来。

    看着薛清秋飞掠而来,步履飘忽,浑身浴血,形容憔悴。薛牧眼里闪过疼惜,轻声开口:“姐姐,我来接你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