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章 蔺无涯
    第七十章 蔺无涯

    在此情形下忽然听到这么一句话,薛清秋差点鼻子发酸,至少十三年没有体会过的想哭的滋味无法抑制地涌上心头。此刻傲然挺立的薛牧,身形真是前所未有的高大,无限地接近了从小心目中最强大的英雄。

    她踉跄着走了几步,站定身子,低声道:“怕是未必能回呢。”

    随着话音,身后强者迅速围拢,再度将她包围。

    问天道人叹了口气:“薛宗主,我等承认你确实是当世至强者,此战杀得我等极为惊佩。正因如此,今日无论如何不能纵虎归山。”

    薛清秋看都没看他,如水的目光依然凝固在薛牧的脸上,好像要用最后的时间将它永恒铭刻在心里。

    薛牧微微一笑:“冷静点,没那么容易挂的。相信我。”

    没等薛清秋回答,围困薛清秋的强者中,两人同时出声:“薛牧,放开雍王!”

    一个青衣人,一个猥琐老头……薛牧目光落在老头身边的两台神机兽上,面露讶色:“这是什么玩意?”

    薛清秋轻声道:“神机兽,朝廷神机门的战偶,威力不俗。”

    这么不科学的世界居然有这种科学系的东西?薛牧按捺住心中惊讶,撇嘴道:“要我放了这个胖子?简单,你们知道要怎么交换。”

    薛牧的交换意思很明白,他们得负责拦下正道强者,放薛清秋走。

    鱼弦心中极为蛋疼,他是奉皇命杀薛清秋的这没错儿,可伴君如伴虎,就算杀了薛清秋,一旦雍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说不定不但无功反倒有过。

    老玉头可没想那么多,他很纯粹的是奉雍王调令而来,没有接到过什么皇帝旨意,没有接过什么必杀薛清秋的命令,对他来说,雍王的安危更重要。刚才不用薛牧吩咐,他都已经主动调转枪口挡下潘寇之了。此时更是二话不说地调转两台神机兽,反而是护在了薛清秋左右。

    鱼弦苦笑道:“玉先生,你……”

    老玉头倒是很奇怪地看着他:“怎么,鱼公公莫非罔顾雍王安危?”

    鱼弦纠结了半天,终于一甩手,叹了口气。

    薛清秋眼里闪过笑意,她也是伤得筋疲力尽了,竟然忘了思考。看来这个姬无用还是很有用处的……这不就已经分裂了包围圈么?

    潘寇之冷冷道:“死一个庸王算得了什么事?鱼公公莫要因小失大。”

    鱼弦沉默不语。

    冷竹轻声道:“那就由我等自行出手罢,早便看这帮格格不入的货色不舒服了。”

    言下之意,不但申屠罪属于“格格不入”,在他眼里连鱼弦或者那些神机兽同样在这个范畴。

    薛清秋已经勉强回复了一些,一挥神剑就要上前。正在此时,薛牧怒喝一声:“影翼你还要不要钱了!”

    空气骤然撕裂,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地从阴影里钻出,匕首恶狠狠地捅在冷竹身上。

    早在薛牧说话时,正道五大强者心中都激起了极度的警觉,匕首捅在冷竹身上,发出一声如中竹木的“悾悾”声,并未造成伤害,但五个人蠢蠢欲动的攻势却再度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一个完全没有损耗的影翼……这下真的麻烦了。

    薛清秋忽然轻声一笑:“申屠罪,想必你也意识到这种围攻对你之道毫无益处,说不定还有损。因此刚才也颇为放不开手脚,本座说得可对?”

    申屠罪沉默。薛清秋说得很对,他单打独斗都未必怂薛清秋,可这次却怎么都发挥不起来,反而战力大减。除了开头被引得和冷竹过了一招,之后从头到尾都处于旁观状态,算是被正魔两道完全相逆的武道拖住了手脚。

    薛清秋又道:“此番若是脱困,以后本座陪你淋漓尽致的打一场,何如?”

    申屠罪眨巴眨巴眼睛,形貌狰狞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笑意,捏着拳头上前:“姓冷的,出来继续你我刚才未完之战!”

    冷竹面无表情,正道诸强者也是心中苦笑。

    申屠罪哪里是想打架,他分明是看见薛清秋可能真跑得掉,那还不如索性卖个好,反正刚才没怎么出手,没真结下仇。魔门各宗千年来打打和和的多了,这点龃龉不算什么……

    包括影翼也是一样的,暗中观察了一晚上,形势稍微有点逆转,立刻就跳出来卖好了!

    这就是魔门,指望他们有什么道义或者什么契约精神那真是想太多了。

    这回影翼申屠罪老玉头带着两个神机兽,对上了正道五大强者。鱼弦站在一边无所适从,进又不是退又不是,形势倒成了一种对峙。

    薛牧微微一笑,一把提起姬无用,慢慢后退:“姐姐,我们走。”

    鱼弦怒道:“你要何时才能放了雍王?”

    薛牧边退边道:“放心,我又不傻,杀这胖子对我有屁的好处?安全了就放。”

    鱼弦欲言又止,眼睁睁地看着薛牧挟持着姬无用,带着薛清秋慢慢离去。

    正道强者们你看我我看你,都露出了一丝苦笑。一个眼看就成功的围杀,居然在姬无用这里出了岔子……这怎么说呢?天意?是薛清秋用出了无天月华炎这样的禁招,鱼弦生怕姬无用有失,才丢他出去的,本来没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这个只有气海期修为的薛牧,到底是怎么摸到侍卫团团保护的雍王身边,居然还生擒了化蕴巅峰近于入道的雍王?

    这就算是还有星月宗弟子们帮手也几乎无法办到啊!上百人的保护下,姬无用自己也不弱,怎么会连个跑路的机会都没有?这场面他们真的脑补不出来。

    潘寇之抿着嘴目送薛家姐弟挟持姬无用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低声自语:“他们以为这就逃出生天了?那也未必。”

    那边薛清秋一离开正道强者视线,立刻身躯一软,差点栽倒在地。薛牧急忙把姬无用随手一丢,搀扶住她:“怎样?”

    薛清秋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经脉俱损,怕是短期内提不起一点真气……对了,夤夜在哪?”

    柔软的身躯靠在怀里,却是浑身的鲜血淋漓,浸透白衣,血腥味浓得无法置信。薛牧压住心中的不忍,低声道:“夤夜独对合欢宗,我怕她有失。无论你眼下还能维持几分战力,还望再坚持一阵子,我们去接应她。”

    薛清秋“嗯”了一声:“都听你的。”

    薛牧低头看着她,薛清秋靠在他怀里,也在抬头看他。两人目光相对,同时感到脸上一热。

    薛清秋是真的没想过自己真的有朝一日会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不但连一点抵触都没有,反而还满心的柔软。想到之前以为要死了,那时候想到的东西……薛清秋脸红似血。

    正想要说什么来掩饰一下,可还没想明白怎么说,她脸色忽然大变,迅速从薛牧怀里站了起来。

    薛牧不知道什么情况,见她如此紧张,便也迅速抓起地上昏迷的姬无用,掐住了他的脖子。

    薛清秋深吸一口气,微微摇头:“这回没用的……这个人可不会管姬无用死活。”

    随着话音,月色下慢慢地走来两个人。

    当先一个英伟挺拔的中年男子,白衣如雪,背负长剑,两鬓微霜,鼻梁高挺,剑眉星目,竟然是一个超级帅大叔。慕剑璃和他一模一样的衣饰,一模一样的气质,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区别只是慕剑璃身上剑意浓郁,而男子却早已返璞归真,看上去就只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帅大叔而已。

    男子在薛清秋身前两丈立定,锐目里却似是有些复杂,看着薛牧和薛清秋亲密的模样,有些痛惜,又有些欣慰,嘴唇轻抿着,微微动了一阵,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好半晌才低声道:“清秋……别来无恙。”

    慕剑璃带着一点偶像坍塌的表情,偏头看着男子奇怪的表现。

    不参与围攻,她是认可的,她自己的剑道也不容许这么做。可是师父眼下的表现,他不参与围攻,好像不是出于什么剑道问题呢……

    薛清秋安静地站在那里,星魄云渺咻然在手,一字一字地说着:“你终究还是来了……蔺无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