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二章 纵虎归山
    第七十二章 纵虎归山

    所有人都没想到,看似勇猛决然向前冲击的薛牧,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停步,做了件奇葩事儿。

    他一脚挑起地上的姬无用,挡在了面前。

    蔺无涯的长剑在两丈外如流星电射,忽然面前一花,穿在一团肥肉上,连薛牧的身影都被遮光了。看着剑上贯穿着的两百五十斤大胖子,蔺无涯一直很有气质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怪异情绪。

    薛清秋和慕剑璃的神色同时变得非常精彩。

    但薛牧也不好过。蔺无涯的剑势实在太猛了,贯穿了姬无用的庞大身躯,去势丝毫不减,带着姬无用的躯体继续前进,避无可避地刺进了薛牧胸膛。

    薛牧还有第二手准备,他早已把从姬无用身上收缴的阵盘放在了胸口,“铛”的一声由此而来。

    就连金属阵盘都被贯穿,但剑势终于还是止歇了,入肉三寸而止。

    不仅是被连续阻拦了劲道导致没能贯穿薛牧,还被姬无用的肥大身躯挡了视线偏了准头。这一剑刺进了薛牧胸口,却偏离心脏还有好几寸距离,并不致命。

    从突围到现在,这姬无用算是被薛牧利用到极致了……甚至这三寸剑伤都不能算重伤。

    薛牧捂着胸膛跌退,蔺无涯哭笑不得地摇着头,收剑而立。薛清秋带着一脸意外的狂喜飞奔过来,迅速点了薛牧伤口穴道,撕下一片衣襟给他包扎,又飞速塞了一粒药到薛牧嘴里。

    一整套行云流水,冷静无比,可见当年闯荡江湖时,她受过的重伤也绝对少不了,那种哭哭啼啼的小儿女态永远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薛牧强忍剧痛,任由薛清秋为他处理伤势,辛苦地喘息着:“蔺……无涯,你说话……还算不算?”

    蔺无涯重新变回漠然脸:“本座言出必行。”

    薛牧艰难地扶着薛清秋肩膀,虚弱地低声道:“走,追兵尚在,迟则生变。”

    薛清秋红着眼睛,把他搀扶起来,用尽最后的功力,飞掠而去,连看都没再看蔺无涯一眼。

    蔺无涯默立当场,过了好半晌才一声苦笑:“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慕剑璃低声道:“师父留手了。”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以蔺无涯的剑道,不可能被阻了视线就会导致偏差,必然有问题。

    “哈……”蔺无涯居然难得地笑出声来:“薛清秋方寸已乱,居然没看出我刻意留手,反倒是我徒弟剑心无瑕,看得分明。”

    言下很是得意,也不知道是得意瞒过了薛清秋,还是得意徒弟有出息。

    可是顿了一下,却又道:“出剑方位虽是我刻意偏离,但这样接二连三的阻碍终究出乎了我的预判,这确实是他凭本事做到了的,此约已成。”

    想到忽然出现在面前的飞天胖子,慕剑璃也难得地露出一丝属于少女的趣意,又道:“其实伤得轻些也好,他既然有意接招,师父想测他品性的目的已经达成。师父既有意放他们离去,那便是不伤他也是可以的。”

    “不伤他?那怎么行?”蔺无涯回答得理所当然:“不刺他一剑,为师念头不通达。”

    慕剑璃:“……”

    所以你是在卖萌吗师父……

    正在此时,前方影影绰绰,数道人影飞掠而来。

    当先的是鱼弦,看见地上已经成为血人的姬无用,急忙上前一探,气息尚存。蔺无涯那一剑贯穿的是他的肚子,同样不致命,但也只剩一口气了。

    鱼弦此刻也没留心姬无用的伤势是谁造成的,下意识算在薛家姐弟身上,一边为姬无用止血疗伤,一边问道:“妖妇何在?”

    正道诸人也飞掠过来,齐声问:“薛清秋呢?”

    蔺无涯不答,冰冷的目光落在鱼弦身上:“妖妇是你这阉人能叫的?”

    鱼弦大怒:“你!”

    蔺无涯冷冷道:“这个猪猡一般的废物皇子,身上经脉尽裂,脑中奇毒盘踞,你再不想办法救他,就算活着也是一个只能淌口水的白痴。”

    鱼弦神色大变,再顾不得罗嗦,抱起姬无用飞速离去。

    天问道人叹了口气,还是那一句:“薛清秋呢?”

    蔺无涯淡淡道:“蔺某和他们立下一剑之约,他们接下了。本座言出必行,自然放他们走。”

    天问叹息不语,潘寇之怒道:“莫非你还是顾念旧情?”

    蔺无涯失笑道:“我蔺无涯做事,有必要向你解释?”

    “你!”潘寇之勃然大怒,冷竹拉了他一下:“薛清秋伤重,走不远,我们追之即可。”

    诸人顿悟,也不再和蔺无涯纠缠,继续向前而去。

    “呛!”长剑轻鸣,龙吟长啸,一道刺目的光芒闪过。伴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裂响,烟雾四散,地面上赫然出现一道长达数丈、宽达三尺、深不见底的剑痕,横亘在众人身前。

    众人齐齐停步,怒道:“蔺无涯,这是何意?”

    蔺无涯淡淡道:“越此线者,死。”

    “阿弥陀佛。”元钟大师轻声一叹:“蔺施主此举,无异于纵虎归山。”

    “纵便纵了,你奈我何?”蔺无涯漠然道:“六个洞虚,三十来个入道,在幕天之阵此等有利之地,居然还杀不死一介妇人,有脸怪本座纵虎?”

    话说得难听,在场众人却尽皆默然。

    不是不生气,而是蔺无涯的实力绝对不在薛清秋之下,这时候全盛出场,和他拼个什么?有意义么?

    这种号称唯剑的,换个说法也可以是六亲不认。同门赵昆明明死在薛清秋手里,同时死的还有好几个师兄弟,也不见蔺无涯眨一下眼睛皱一下眉头。这会儿真要是冲突起来,说不定还真要被这剑人弄死,谁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蔺无涯,你会后悔今天的作为!”潘寇之化作一道流光,愤然而去。

    冷竹也微微摇头,身形渐渐消失。

    剩下几个都在叹气,被蔺无涯骂得不知道怎么反驳。

    元钟身为佛门大能,问天作为道家魁首,莫雪心清高骄傲,今晚整场战斗这几个人都非常被动。降妖除魔固然没错,但本身就已经勾结魔门,你哪来的底气说自己是在降妖除魔?再加上以众凌寡,实在是怎么打都心中别扭。

    特别是问天道人,他多年来是和薛清秋交手最多的人,单打独斗都多少次了,从来不分上下。而这一次有无数强者围攻,他反而没怎么出力,或者说,想出力都不知道怎么出,根本就发挥不了。

    所以他们宁可转而全力去限制无天月华炎,也不想全力对薛清秋出手攻击。

    正道做事,确实不是那么肆无忌惮的。薛清秋也看得明白,从来就没有主动选择他们的方向突围,以免把他们几个被动拉入战局。

    加上同样发挥不出来的申屠罪……号称十面埋伏,真正能够毫无顾忌全力出手的有几人?

    如果对手弱一些还好说,偏偏对手是薛清秋,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各种细节她几乎第一时间就了然于心,充分利用了所有情形,才能在这种不可能的情况下逃出生天。固然是薛清秋强横无匹,加上薛牧救援接应,可围攻者自己不给力才是决定性的。

    但这话你怎么去跟蔺无涯辩?参与围攻的是你自己,你真清高,就学人家蔺无涯不参与呗!

    可是你不参与我不参与,大家都自顾其道,又凭什么杀薛清秋这等巅峰强者?

    根本就是无解题。

    只是他们也很不解蔺无涯为什么还要阻止他们去追,这会让此战中伤亡的仇恨大半转嫁到他身上。只为旧情难忘?和无数同道反目?这又是何苦……

    你蔺无涯可不是独身一人,你有宗门,有徒弟,还真的想做个孤家寡人?

    按理说他也是一代超级宗门之主,剑断天涯,孤傲无双,不可能会是这样沉迷旧情的人,这种奇怪行为真是令人费解。

    无论如何,这次的摘星射月,已经彻底失败了。

    对了,还有一个小战场,此刻想必也已经分出胜负,只是那已经与他们正道无关了。星月合欢狗咬狗,谁赢谁输对正道而言还不都是那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