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三章 人间炼狱
    第七十三章 人间炼狱

    薛家姐弟搀扶着走在夜色里,向此前合欢宗阻拦夤夜的地方跑去。

    那一剑刺进了半个胸膛,虽然没伤到心脏血管,也没有附着任何真气剑气什么的搅乱经脉肺腑,就是很普通的外伤。

    而且这普通的外伤还得到了非常及时有效的救治,及时点穴止血镇痛,及时包扎,及时用药,如果是江湖上打滚的武者,在这样的及时救治下,大概还能维持一定的战斗力。

    但对于薛牧真是感觉跟快死了一样,连走路的力气都提不起来,软绵绵地架在薛清秋肩膀上,踉踉跄跄被带着走。即使点穴镇痛,还是感觉痛得快要停止呼吸。

    薛清秋的伤势说实话比他重多了,内伤沉重得换了个弱一点的估计早就死掉了,偏偏此刻的表现比薛牧有力得多,还能搀着薛牧跑,速度还不慢。

    修为的绝对差距就在这里。

    薛清秋也没有觉得薛牧表现不堪,反倒是欣赏赞叹之意浓得满溢:“薛牧……我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

    “呵……”薛牧唇无血色,艰难回应:“输人不输阵,总不能在情敌面前丢了脸去。”

    薛清秋撇嘴:“什么情敌,你是我弟弟……”

    薛牧气道:“是是是,我是弟弟,蔺无涯是老情人对吧!”

    薛清秋哭笑不得:“你是弟弟,他是仇人,反正没什么情敌。”

    “仇人?”薛牧哼哼着:“不说他是不是故意放我,这会儿没人追上来,九成九是他阻了追兵。这样的仇人给我来一打。”

    薛牧的话语醋意突破天际,薛清秋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你还有力气说这么长一句话,看来没什么事嘛?”

    说着肩膀一拱,似是不扶他了。薛牧急喊:“别别别……他没杀成我,别被你一拱给拱死了。”

    薛清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伤得委屈?”

    “废话啊,谁甘心被刺成这样啊……嘶……痛痛痛!”

    “你知不知道,蔺无涯的境界隐隐已经高出我一线了。”

    “呃?”

    “他……”薛清秋神色凝重,一字字道:“半只脚在合道边缘了。”

    “……”薛牧脑子里过了一圈,忽然醒悟:“你的意思,他有可能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

    “嗯。”薛清秋叹了口气:“接蔺无涯一剑而不死,你已经可以名震天下,值得骄傲才对,委屈个什么啊……”

    “你们这脑回路我就不服气了。”薛牧真是哭笑不得:“被刺伤了还好像很荣幸似的,真是一群M。”

    “什么是艾姆?”

    “没什么。”

    两个世界的意识形态确实还是不同,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你一个气海菜鸟接半步合道一剑而不死,真是可以满天下去夸的事情了。可在薛牧看来,夸你妹哦,被刺得快死了还骄傲,都是些什么人啊?

    薛清秋只以为薛牧是醋意冲天的表现,也不去和他争,心里反倒很喜欢看见他吃醋的模样,低声道:“以后我去帮你杀了他,报这一剑之仇。”

    “嗯嗯,姐姐最好了。”薛牧故意在她身上蹭。

    “别胡闹。”薛清秋拍了他一下,低声道:“我感觉到夤夜的气息了。”

    薛牧立刻认真起来:“走。”

    夤夜的气息和之前分开的位置已经有了不小的偏离,大约是且战且走慢慢的变换了场地。两人加快速度飞奔而去,在大老远就被血腥气呛了一下。

    薛牧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场景。

    他看见了一个地狱,真正的地狱。

    原本数十名俊男美女围堵夤夜的,此刻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尸体。尸体的死状不一,有些浑身没有一点伤口,唯独脸上带着极度恐惧的神情,就像是活活吓死的一样;有的则是好像被什么巨锤砸过,整个身体带着不自然的扭曲,甚至有部分肢体都碎了,鲜血汩汩流淌,满地蔓延。

    有人活着,发了疯一样的四处奔跑,大喊大叫。

    有人举着刀剑,双目赤红,无论死人活人到处狂砍。

    有男女旁若无人地在地上疯狂交媾,衣物扯得支离破碎,如同野人。

    总之整个场面上,就没有一个正常活着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在场面最深处,依稀可以见到一团迷雾。迷雾中间直立漂浮着一个人影,看不清面貌,只能隐约看见一个轮廓,依稀可见完美无瑕的体态,前凸后翘,腰身纤细,双腿修长笔直,长发直垂到小腿,优美的手臂平平伸展,直挺挺地漂浮在半空中,配合着这副炼狱场景,气息说不出的妖诡。

    难道是合欢双使之一?不记得那个暴露女的头发有这么长啊……薛牧转头四顾,找不到那个书生吕书同,也不知是不是跑了。

    可夤夜也不见了……到处都没有。

    薛清秋没说话,小心地搀扶着薛牧穿过这片地狱般的场景,有发狂的人提刀疯狂砍来,被薛清秋随手料理。

    慢慢走近迷雾,薛清秋轻叹一口气,掏出辉月神石,往里面一抛。

    迷雾骤然消失,那个窈窕的女子身影也忽然不见。薛牧惊讶地到处看了一圈,没看见女子去了哪里,反倒看见小女孩直挺挺地趴在地上,已经昏迷。

    看出薛牧心中极度的不解,薛清秋也没多解释,只是道:“这场面……是夤夜干的没错。她没事,只是精神损耗过大,昏迷了。睡一觉起来,反倒比我们的状态都好。”

    薛牧点点头,压住心中困惑,蹲下身想要抱起夤夜,结果牵动伤口,痛得差点自己都栽到夤夜身上去了。薛清秋眼疾手快地拉住,叹了口气:“我来抱她。”

    薛牧很是尴尬地站在一边喘气,再度转头四顾,人间炼狱般的景象让他心中发寒,脑海中骤然浮现夏侯荻的言语。

    ——夤夜的功法太过可怕,眼见她神功即成,绝不能放任她出入江湖,否则必将天下大乱。

    ——届时阴煞滋长,人心衰颓,九鼎崩溃,必将重现千年前的群魔乱舞,永无宁日。

    看起来,真的不是夸张啊……这分明就是活生生地把地狱搬到了人间,还是好几层地狱的综合体,真心不知道这个小娃娃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简直太过可怕。

    再想想她平时那副牧牧抱抱的卖萌模样……对比起来分外的妖异,分外的违和。

    薛清秋抱起夤夜,却没有走,反而对着前方冷冷道:“你也是来杀我们的吗?夏侯荻?”

    修长的身影从夜色中慢慢走了出来,鲜红的披风飞扬,直如血色。

    薛牧抿紧嘴唇。终于来了,六扇门……

    此刻三个人的状态,加起来都不够一个夏侯荻打的,更何况肯定还有宣哲在背后,若是来杀他们的,真的没有活路。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友是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