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四章 相濡以沫
    第七十四章 相濡以沫

    夏侯荻慢慢地走到三人面前,目光落在地狱场景上,神色颇为痛苦。闭着眼睛深深吁了口气,再度睁开,看看薛清秋,又看看薛牧,半晌无言。

    薛牧淡淡道:“六扇门什么意思,明示吧。”

    夏侯荻定定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嘶哑:“这是一步错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来……明明一切都向着好的地方……却急转直下。”

    “可事到如今你也只能将错就错了不是么?”薛牧冷冷道:“事实证明他成功了,正道此次大伤元气,他应该很满意。然后你再把我们三个的人头献上去,正魔两道同时受到沉重打击,他该摆庆功宴了吧?”

    夏侯荻沉默片刻,低声道:“是,本来我确实是来将错就错的,只要杀了星月宗所有人,朝廷在此战中的影子不会显现,岳小婵只会知道是正道各宗进京围猎……”

    “但是?”

    “但是我们都没想到,你竟然在那样危急存亡之际,仍然没有带着任何弟子参与救援,反而是遣散了她们,似是早就等着此刻。”夏侯荻微微叹息:“此时杀了你们,星月宗会怎样?”

    薛清秋这才知道为什么只有薛牧独身救援,原来他早有预计,已经埋下了后手。

    星月宗会怎样?

    要知道,杀了这三个人,对于星月宗固然是不可承受之重,但整个宗门根基还是完整的,少宗主尚在,长老执事一个不缺,天下依然星罗棋布,底蕴十足。岳小婵继任宗主,没有被误导去和正道死磕,确定了皇帝主使之后,那满胸复仇之火必然撒向这天下河山,使一个本来就很妖气的宗门彻底魔化,不计一切代价的屠戮毁灭,让这个江山化为齑粉。

    岳小婵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一定会做得出来,也有足够的能力办到。

    便是终究会被剿灭,那时候的山河破碎程度已经无法预计,并且想要剿灭星月宗,必须更加依赖正道,朝廷只会更加受制于人,陷入最困难的时局。

    姬青原要的不是这个结果,他根本承受不了这个结果。

    事实上他的计划最有可能导致的就是这个结果,可惜他出于变态理由,做着一厢情愿的美梦,导致了一件完全不可理喻的杀局。

    夏侯荻疲惫地道:“做个交易吧,薛牧。”

    薛牧淡淡道:“说。”

    夏侯荻有些难以启齿似的,嘴唇动了好久,才呐呐道:“这件事,只是正魔之争。”

    “哈……”薛牧忍不住笑出声来,正当夏侯荻以为他要开口讥嘲,薛牧却道:“那姬无用怎么算?”

    夏侯荻怔了怔,领悟了薛牧的意思,眼里闪过惊喜之意:“必然严惩姬无用!便是父……便是陛下不杀他,我夏侯荻帮你杀!”

    “杀?”薛牧呵呵一笑:“杀就不用了,倒是劳烦六扇门派些精兵强将守护我等守法良民,可别再如这次这样渎职,我可不想夜里又被谁刺杀。”

    夏侯荻立刻道:“分内之事,理所应当。”

    薛牧又笑了笑:“我们伤成这样,渎职的六扇门没有点补偿么?”

    一口一个渎职说得夏侯荻气得不行,却心知无法反驳,说成是渎职倒还算定性得不错了,只好道:“你可以提条件,只要我们能够实现的。”

    薛牧冷笑道:“如果我说我要的是你呢?”

    夏侯荻没料到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眼里闪过怒意,深深吸了口气,又勉强按捺下来,僵硬地道:“换一个吧,薛牧,提这种没有诚意的话题激怒我并无意义。”

    薛牧当然没指望她会答应,只是心中恼怒忍不住刺一句罢了:“明明是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被这样捅刀子,我骂几句还不行了?”

    夏侯荻叹了口气:“此事不是我能决定的,如果是我主持此事,即使要削弱星月宗,要杀的人也不会是薛宗主。”

    薛牧失笑:“是我?”

    “对,是你。”夏侯荻直挺挺地看着他,并不讳言。

    “真是多谢抬举。”薛牧笑道:“好了,闲话不提。首先,姬无用的阵盘归我了。其次,我要伤药,最顶级的,你知道我们三人分别需要哪些。最后,你最好去请示一下皇帝,他想看见一个怎样的时局,让他派人来谈。”

    “阵盘可以给你。”夏侯荻回避了皇帝的话题,仔细打量着三人的伤势:“伤药立刻就会有人送上……嗯……你们的去处……”

    “送来百花苑吧。”薛牧笑了笑:“姐姐,我们走。”

    薛清秋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冷冷地抱着夤夜转身离去,薛牧捂着胸口,艰难地跟在身边。夏侯荻独立风中,目送他们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

    却说三人一路走向百花苑,薛清秋刚才一脸冷漠的表情慢慢变了,目不斜视地悄悄问:“怎么还回百花苑?”

    薛牧笑道:“能去哪?皇宫?”

    薛清秋猛醒。大家现在这个状态,你就是跑能跑哪去?出了城没过多久就得被正道追上了,到时候谁都打不过,跑有什么用?倒还不如信夏侯荻一次呢。

    不是薛牧胆子大,而是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她叹了口气,还是问道:“你觉得夏侯荻几分可信?”

    “十分。不然刚才就动手了,可没有必要多此一举。”薛牧叹道:“这回正道伤亡惨重,无意中达成了削弱正道的结果,更兼部分人对你的仇恨永固,此后正魔纷争必将加剧。无论皇帝之前为什么要杀你,眼下反而是形成了一种对他最有利的局面,此刻你若身死,小婵的报复倒是要让他的大好局面崩坏了。所以无论他之前为什么想要杀你,如今都一定会收了这个念头,和我们达成妥协。”

    “妥协……”薛清秋品味了一阵,低声道:“你不打算向皇帝报复?”

    “暂时的妥协而已,如今我们也还要借助朝廷办到很多事情……这是政治,不是江湖啊姐姐。”薛牧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冷酷:“不过我已经给皇帝安排了一个小小报复,收点利息。以后等到时机成熟,再让这个狗屁皇帝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薛清秋相信这一点。虽然薛牧经常表现出不俗的胸襟,但不代表连这种气都能咽下去,本质上他应该算是很小气的人才对……至于他给皇帝安排了怎样的报复,眼下薛清秋没有力气去猜,也懒得多问。

    “你为什么不让夏侯荻杀姬无用?他会给我们带来后续的麻烦。”

    “姬无用被我的特殊毒气入脑,这天下怕是没有别人能解,死活都没什么区别了……倒是活着好些,说不定还有可能有人求到我头上——虽然我自己也不能解。”

    两人一路谈着,带着一身的伤势,慢慢踟蹰抵达了百花苑。

    百花苑灯火通明,丝竹阵阵,觥筹交错嬉闹调笑之声隐约可闻。

    这里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城西曾经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即使是那般剧烈的爆炸,在普通人眼里那也是“与我何干”。就连百花苑的姑娘们,都不知道她们的后台老板今天差点被人宰得通透。

    四周暗影处,有六扇门中人暗中巡逻保护,两人都一眼看见了楼顶静立的宣哲。

    其实他们本来是来杀星月宗弟子的吧,想要遮掩此战的一切线索……可惜发现了人去楼空,知道薛牧早有后手,线索早就散布出去了,于是捕杀变成了保护,政治的画风变得就是这么快。

    两人对视一眼,忽然一起笑了起来。

    曾经薛牧就像此刻坐在花厅里的人,折扇轻摆,衣帽风流;而薛清秋仗剑于血火之间,纵横天下。两个人无论思维模式还是生活形态全然两样,就如完全平行的两条线,便是表面贴得再近,实际内心是很难找到交点的。

    而如今,这相濡以沫的感觉油然而起,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站在了互相的世界里,曾经那若有若无的一层隔膜轰然粉碎,再也看不见痕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