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七章 新晋
    第七十七章 新晋

    姬青原站在鱼弦的尸身前,已经有了老年斑的枯瘦老手不住地颤抖。

    鱼弦体内弥漫着狂暴真气,怎么看都是薛清秋的,那洞虚巅峰的星月魔功,气息浓郁至极,根本不可能是第二个人能办到的,世上任何人都无法模仿。

    确实如李公公所言,不管谁来验尸,都只能得出唯一结论:薛清秋留下的暗创,骤然发作而死。

    毕竟此刻不会有孤桐院之战的目击者来告诉他们具体战况,老玉头本身不是很强,说不清细微处,他们只能脑补,并且无限度地妖化薛清秋的能力。

    姬青原的颤抖,不是在伤感自己失去了一个忠心耿耿的总管,他是在恐惧。

    恐惧强得可怕的薛清秋,恐惧失去了洞虚巅峰强者坐镇的大内,恐惧自己的安全。

    同时他也在后悔,早知道这会让自己失去鱼弦,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出战的。

    再向薛清秋复仇去?别开玩笑了,他考虑的是此刻谁才能接下鱼弦的总管之位,谁才能保护大内安全,谁才能代表他和外界交涉,不落下风。

    虽然有几个大宗门是听从朝廷调令的,可那些都是些什么啊……铸剑的,机关制造的,医药的……就是没有正儿八经练武的强者。导致失去了鱼弦,他自己的实力也瞬间暴降,捉襟见肘。

    是不是要调宣哲听用?可宣哲绝对没可能净身,莫非要开外臣驻宫的先河?

    供奉堂十余名太监肃立两旁,姬青原目光慢慢地扫过,神色颇为失望。

    千年之前,皇家也是正道一宗,可一旦成了皇室,很多事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你不可能随便对外招收弟子了,武道只能传子,从宗门演变成了家族。所谓弟子,只能从太监里选拔好苗子,训练成为影卫,贴身保护皇帝之用。其中强者是不多的,毕竟你指望从小净身入宫的孩子里恰好就发现武道天才,那实在有点梦幻,千年来也就一两例而已。

    影卫的高端武力不足,供奉堂便应运而生。大半是颇有基础的强大武者,因为得罪了强敌,或者因为皇室承诺提供功法资源修行等等原因,自愿净身入宫,成为供奉。这种的武力就比较高了,相应的忠诚筛选也非常严格,导致留在供奉堂的数量很少,眼下一共就只有十几个。

    这些在宫中最低都是十年以上的老人了,多年来兢兢业业立功无数,全是很得姬青原信任的。可实力上……虽说都还不错,其中甚至有两三个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洞虚的,理论上这是一支很强大的力量了。可差那一脚就是天堑,哪怕把实战能力吹破了天,本质上绝对是有很大区别的。你低了一整个境界,就算再能打,能扛薛清秋几回合?

    可惜这一脚太难踏破,多少人踟蹰一生不得寸进,否则整个天下也不会只有十几个洞虚了。连影翼那种一宗之主都未曾洞虚,可见这临门一脚很讲机缘和领悟,不是光靠资源能堆的。

    哪怕有一个初入洞虚的在这儿,姬青原恐怕都会有久旱逢甘霖的心安感觉,可惜没有。

    咦?等等……姬青原目光落在李公公身上,很是惊讶:“李供奉的气息有些波动感,这莫非是……”

    李公公恭谨地回答:“老奴近日在武道上颇有所悟,十年关隘似有了突破迹象。”

    姬青原大喜过望:“你快突破了?”

    “是,若能静心闭关数日,当有所得。有足够辅助之物的话,或许今夜即成,亦未可知。”李公公一边回答,心中也有些震撼。申屠罪的灭情道,看来千年来能传承至此,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十几年没松动过的洞虚关隘,居然在杀了鱼弦的刹那间被撬动了一下,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弥漫开来,一辈子苦修的他当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姬青原大喜道:“需要何物尽管去内库领用,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洞虚!”

    说完踱了几步,忽然想起李公公曾经受自己委派,代表大内去和星月宗谈刊物合作事宜的。他此刻正要和星月宗达成妥协,李公公曾经和星月宗有过接触的“履历”,更加容易和星月宗达成和谐交流,在眼下忽然成了极大的加分项。

    便是李公公不突破,多半也该选他继任总管最是合适。

    想到这里,他立刻下了决定:“着李啸林为大内总管,供奉堂主管。一应突破所需物品,任凭取用!”

    李公公带着一大堆的奇珍神丹进了密室,没有多久,洞虚之气冲霄而起。

    姬青原抬头看着,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此时新增洞虚,真是填上了他心底最惶恐的位置,底气瞬间就足了许多。

    他不知道在密室里的李公公此刻在想什么。

    李公公想到的是在制住姬无用之后,他和薛牧的对话。

    “好教薛总管得知,在下李啸林,星月嫡传,半步洞虚。十三年前事变后不愿入炎阳,伪造身份潜伏入宫,现任大内供奉堂管事之一,颇得皇帝信重。此番如何援救宗主,还望总管布置。”

    “你知道围攻宗主的有谁么?”

    “不知详细,只知道大内总管鱼弦参与,他是洞虚之巅,供奉堂的主管。”

    薛牧沉吟片刻,断然道:“既有姬无用在手,逃生希望大增,李公公应该回去了,你在宫中能起到的作用比在这里大。”

    “我在宫中能干什么?”

    “杀了鱼弦。”

    “总管若是只为出气,可得不偿失。”

    “因为只要我们不死,而鱼弦死了,你就会有很大的可能做供奉堂主管!”

    当时来不及问原因,薛牧根本没空多聊,拎着姬无用就去接应薛清秋了。

    如今想想,李公公简直有些毛骨悚然,这薛牧怎么知道自己会被提拔?他不可能预判到了自己会突破,他的意思分明是即使不突破,也能提拔!

    就那么电光火石间他居然算到了这一步,真是神了。

    李公公现在都无法理解薛牧为什么有这种判断。他默然坐了一阵,长身而起,走出了密室。

    天上群星闪耀,月色朦胧,看上去静谧安详。

    “或许……这次宗主真的找到了一个了不起的臂助。”

    他装模作样地去了皇帝寝宫,想表示一下自己突破后第一时间来向陛下汇报,却被门口太监告知皇帝已经就寝了。李公公早有所料,唯唯而退,身形没入黑暗里,转眼不见。

    姬青原安心之后很快就疲惫不堪,直接就寝,他绝对想不到这时候的李公公却是去了哪里。

    被认为“身子虚弱”早该就寝的刘贵妃寝宫里,所有太监宫女都被远远赶到外面,刘贵妃独自一人斜倚香床。那雍容宫装早就除下,插在头发上的名贵钗饰一一清除,随意地丢在梳妆台。就连脸上的脂粉也清洗得干干净净,光洁娇嫩的肌肤带着些不健康的苍白,在一点青灯映照下若隐若现。

    雍容华贵化为简单朴素,而朴素中却显出了不应属于皇家的妖异感。

    “突破了?”她轻声开口,仿佛对着空气自语。

    李公公慢慢地在床前现出了身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