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八章 宫内无常人
    第七十八章 宫内无常人

    “杀了鱼弦时,触动了瓶颈,侥幸突破。”李公公单膝跪地,深深垂首,堂堂新晋洞虚强者,即使让他面对皇帝都未必这么恭谨。

    “你很得意?你是不是很得意?”刘贵妃的声音依然很温柔,可问出的话语听着却怎么听怎么怪异:“突破洞虚,完成数十年夙愿,还做了大内总管,权倾内宫,你得意不得意?”

    李公公深深低着头:“并不得意。”

    “这是清儿拿命换的!”刘贵妃慢慢地坐直身体,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低垂的头颅:“清儿差点死了,星月宗差点毁于一旦!你的突破,是沾着清儿的血!”

    李公公低声道:“是我无能,没及时救出宗主。”

    “是你无能?不不不……”刘贵妃忽然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无能的是我……是我!”

    李公公抿嘴不答。

    “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以为入宫之后能帮得上她,结果呢?暗中促成了姬青原和清儿的合作,最终却是差点将她送进了鬼门关!无能的是我!”

    刘贵妃站了起来,绝美的面容竟带着极度的扭曲:“都是我,当年也是我,什么都是我……”

    李公公叹了口气:“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自责也没有意义……”

    “谁说没有意义?”刘贵妃恶狠狠地踩在他身上:“这样就能提醒我,姬青原犯了怎样不可饶恕的罪孽!”

    刘贵妃的玉足踩过来,对于一位洞虚强者那是连挠痒都不算,可李公公却紧急地收缩了浑身功力,任她一脚又一脚地踩在脑袋上,清秀的脸上竟是带了痴迷和狂热的意味。

    这个内宫里……从皇帝到贵妃到太监,竟是没有一个正常人,全是变态。

    刘贵妃歇斯底里地狂踩了一阵,终究身无修行,很快就累得气喘吁吁。这时候李公公反倒说话了:“别累着自己。”

    “我就是要累着自己!我恨不得能有人来狠狠抽我一巴掌,用鞭子抽着我骂:刘婉兮,你是星月宗最大的罪人!”

    李公公当然不会抽她,反而道:“你的身体不属于自己,该留以此身,为宗门发挥作用才是。”

    这一句话如同魔咒,忽然就让刘贵妃定在那里,半天一动不动。良久才低声喘息:“我能怎么做?我已经一点功力都没有了。”

    “你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棋。”李公公低声道:“相信薛总管将会布置。”

    “好,我等着,只要真的有用,别说做棋,做条狗我都愿意!”刘贵妃坐回床沿,美目紧紧盯着他:“这个薛牧真的可靠?”

    “若非他,此番宗主已遭不测。”李公公抬起头,目光狂热地看着刘贵妃:“他会是宗门崛起的希望,我相信他!”

    刘贵妃喃喃自问:“他这样莫测出身,半路被清儿捡到,为什么会肯真心帮她?”

    “因为……”李公公顿了顿,眼里的狂热丝毫不减:“就像我对你一样吧。”

    “滚!”刘贵妃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闻言却被彻底激怒,歇斯底里地掀起手边所有能拿的东西,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岳千江骗我,你只会祝福!我含恨入宫,你欣然自宫!你枉自一身修行,却像一只乌龟,除了喜欢看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屁用!薛牧要是像你一样,那才是清儿瞎了眼!”

    “我滚,我这就滚,你别生气……”

    李公公真的是滚着出去的,刘贵妃满腔怒火地看着他滚出去的身影,坐在床边剧烈地喘息。很快寝宫内再度空旷无人,刚才的暴走发作仿佛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刘贵妃咬着银牙,忽然从梳妆台上抽了一根银针,恶狠狠地扎进她娇嫩的手臂上。

    压抑着的痛哼声响起,刘贵妃气喘吁吁地自语:“这是我的罪孽……”

    次日一早,御医宣告,贵妃夜里着凉,又受了梦魇惊吓,病了……

    宫中皆叹,这位贵妃什么都好,就是身子骨太弱了点……

    ********

    薛牧自然不会知道这一夜宫里发生了多少事,他只是建议李公公杀鱼弦,能不能成还没个准数。薛清秋给他敷了药后就自行闭关疗伤去了,薛牧独自一人,头一沾枕就直接睡死过去,第二天都快中午了才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胸前伤口却比昨晚的状况好了许多。不动的时候不疼,行动时带动伤口会有些疼,但比起昨晚快死了的那种感觉已经不知好了多少倍。

    就连失血后的虚弱感都已经没什么了,精神还不错。

    不得不说这世界的药效确实很神,比什么科学都神。

    还有一个东西也很神,那就是掌心花纹。薛牧知道自己昨晚几乎弹尽粮绝,可这会儿却感觉真气充沛无比,甚至还有些进步了,这不是花纹的功效还能是什么?

    把染血的衣服换掉,简单洗漱了一下。对镜看了看,气色略微有些苍白憔悴感,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到自己好像也带了那么点杀伐凌厉的气势,就像是此世常见的江湖味儿。

    他摇头笑了笑,举步出门,到了竹林后院女弟子聚居之所。几栋竹楼空空荡荡,卓青青梦岚她们是被自己严令远离的,这才一夜过去,怕是不敢轻易回来。薛清秋闭关未出,夤夜沉睡不醒,兵强马壮的后院居然就剩自己一个人了。

    他想了想,到了百花苑,喊来一个老鸨:“找几个会伺候人的,去宗主和夤夜门外等候,她们醒了需要人照顾。此外你派人去一趟风波楼,让影翼来见我。”

    让影翼来见我……这话真是牛气冲天,老鸨胆战心惊地唯唯而去。

    老鸨的人还没派出去,影翼自己就找上门来了,就站在百花苑门口很客气地通禀:“风波楼影翼,求见薛总管。”

    老鸨的神情很是精彩,这才知道总管的牛气不是没有理由。

    “啧……”薛牧就站在门里很稀奇地看着影翼:“阁下的暗杀之道有多高明,薛某暂且不知,倒是这脸皮大约可以合道了吧?”

    影翼神色不变:“一桩生意一桩事,有何脸皮不脸皮的?”

    薛牧失笑:“道理好像没错,可别忘了我可以不和你做生意。老子星月宗也是天下布局,到处开茶楼自己做难道不行?”

    影翼怕的就是这个,双方真的撕破了脸,不但生意没得做,还多了抢生意的。他叹了口气:“薛宗主此番魔威盖世,天下震恐,风头之劲举世无双,对宗门大有益处。更有可能因祸得福,进一步有了合道之悟,又何必记恨在下?”

    “哦哦,我们倒还要感谢你们了?”

    “感谢就不用了。”影翼平静回答:“在下当时若是出手,结局不同,总管想必心中有数。”

    薛牧淡淡道:“我不管那么多,老子是人不是神机兽,人是有脾气的,不是只会算利弊的机械。现在我看你很不爽,你不平息我的愤怒,生意免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