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七十九章 破而后立
    第七十九章 破而后立

    影翼心中很是蛋疼,薛牧想敲竹杠他心里有数,但这事他也确实是理亏。毕竟伏杀薛清秋这件事里,他是最关键的点。没有他跟踪锁定方位,世上压根就没人能预先埋伏薛清秋。何况他还出手使得薛清秋无法紧急撤退,说他是首恶都不过分了。

    他也知道薛牧心中恼火,不当场撕破脸那是因为薛牧手头没实力,要是薛清秋站这儿早就一剑劈过来了,还跟你谈毛的生意?

    还好他在围攻过程中始终没有出手,算是悬崖勒马。并且在薛牧出现后,他还现身阻拦了正道诸人,这叫将功补过,也就不至于撕破脸,如今还能和谈。

    只不过不付出些什么是不可能的了……影翼沉默片刻,有些肉疼地道:“我知薛总管修毒,本宗也有千载流传的毒经,愿与薛总管分享。”

    薛牧嗤之以鼻:“你们无痕道不是主修毒的,拿自己的偏门来假作什么大方?”

    影翼摇头道:“这薛总管就误会了,在很多时候,刺客均与淬毒下毒息息相关,本宗在此道上颇有独到之处,对薛总管绝对非常有用。并且有许多独门的毒方,本不应外传……只是如今毒之一道已非主流,本座就做主,赠予薛总管以示谢罪之诚。”

    薛牧有些意动,《百草录》终究只是一家之言,而且也就那么一本书,连毒物记录都不见得完整,毒方也就几种,确实需要他山之石的补充。他不动声色,继续敲竹杠:“在下自己的毒典都未能读完,宗主所言虽有理,却非我急需。”

    影翼也不意外,道:“这只是一点诚意,也会配上一些当世难寻的毒物,供薛总管研究之用。”

    当世难寻的物事,这诚意就比较足了,不是有钱能换到的,而是人家宗门千年来的底蕴。薛牧神色稍霁,笑道:“不知皇帝请影翼宗主出手,付出了些什么?”

    影翼也回答得很干脆:“一些对在下突破洞虚的有益之物罢了,这些薛总管休提,本座无论如何不会拿出来。倒是皇帝赠了京郊一片茶山,若是薛总管有意……”

    薛牧怔了怔,很认真地打量了影翼一眼。

    茶山……这东西就有点意思了。对于别人或许仅仅是一个不见得有多少收入的产业,可在薛牧看来则另有含义。这种山林土地的“正统”收成,土地的所有权和控管权,从来都是正道的自留地。魔门能掺一脚的话,具备的是政治层面的价值,可不是收益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薛牧立刻道:“这座茶山,若是割一部分给在下,咱们的合作便可继续谈了。”

    影翼眯眼看了他一阵,忽然道:“割一部分,本座拒绝。但若是薛总管愿意入点份子,本座赠送一成。”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深意。

    “三成。”

    “二成。”

    “成交。”薛牧忽然就绽放出笑意,热情地邀请影翼去了雅座:“其实影翼宗主还是很讲道义的,最后还帮我们拦下了那帮和尚道士的追杀,在下很感盛情。”

    这会儿记得我帮你拦人之功了?影翼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臭着脸不搭腔。妈蛋的堂堂一宗之主被堵在门口谈了半天不平等的“战争赔偿”,这时候才肯邀人入座。早先还以为这薛牧胸襟博大来着,如今看来也不见得嘛。

    不过是看他的底线在哪而已,别的事情可以不计较,触动了底线,说不定比谁都睚眦必报。

    “宗主不要觉得我薛牧竹杠敲得梆梆响,毒经毒物茶山也就那么回事,很快你就会知道在下带来的好处了。”入了雅座,薛牧吩咐人去取了纸笔,笑道:“今日便提供第一篇故事,给风波楼试水之用。”

    影翼有些期待地问:“是薛总管昨日所言的长故事么?”

    “不好意思,昨夜出了那样的事,薛某还被蔺无涯刺伤,哪里来的时间精力构思长故事?短的先用着吧。”

    “等等!”影翼豁然站起:“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长故事不是张口就来,先用短的应付一下。”

    “我不是问这个!你被谁刺伤?”

    “蔺无涯。”

    影翼失声道:“那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薛牧没好气道:“那我现在是鬼可以了吧。”

    影翼神色变幻了好一阵,拱了拱手,语气里多了几分肃然敬意:“原来薛总管还藏有不俗绝技,在下失敬了。”

    这一刻薛牧真的认识到为什么昨晚薛清秋会是那个说法了,接蔺无涯一剑,伤而不死,在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可以吹破天的事情……好比当初慕剑璃从申屠罪手里逃生,真正让她名震天下,比之前多少战都有用。

    他还是没好气:“谁爱被他刺就自己挨去,老子一肚子火呢!”

    影翼察言观色,好像领悟了什么,失笑道:“薛总管是在吃醋?其实蔺无涯之事,本座知道一些,薛总管应该可以安心才是。”

    “哦?”薛牧认真起来:“愿闻其详。”

    “当年蔺无涯确实对令姐动了真情,事后剑心动摇,差点整个人都废了。当初问剑宗无数长辈痛心疾首,气蔺无涯被妖女所惑,此事不假。”影翼叹道:“但蔺无涯不愧是当世顶尖人物,竟又被他破而后立,剑心重塑,反倒更加磨砺了锋锐,变得混融无瑕,洞虚大关几乎是毫无阻碍地一气而破。当时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在嘲笑这个落地凤凰,结果重新凤翔九天,那些人脸都被打肿了。”

    “破而后立吗?”薛牧若有所思。

    其实眼下他们星月宗的状况也算一种破而后立吧,希望能够更上一层。

    “不止是破而后立,而是勘破七情。”影翼肃然道:“何谓洞虚?既已勘破,自然洞悉。蔺无涯此时心中,根本没有七情六欲,只有一把剑。”

    薛牧心中一动,眯起了眼睛。

    按这么说,他走出情劫就意味着放下了。如果他还是沉迷旧情,当初就根本走不出情劫。

    本以为蔺无涯昨晚不科学的举措是顾念旧情……如今看来好像未必,这与他的剑道相悖,说不过去的。

    他也许是另有用意……那到底是为什么?

    影翼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所以薛总管无须担忧有这样的情敌。”

    薛牧醒过神来,哈哈一笑:“原来如此,多谢影翼宗主开解了。”

    此时笔墨送到,却是千千亲自送来,冲着两人嫣然浅笑:“听说总管要写文,千千只求一睹为快,莫怪千千冒昧。”

    得,要说这世上谁是薛牧小黄文第一铁粉,那必是千千无疑。

    面对这京师第一名妓,影翼连看都不看一眼,显然心思完全对女人没有兴趣,直接催促道:“你我既已合作,这点小事就不用谢了,在下更想看看总管的妙文。”

    薛牧掂起笔,沉吟片刻,忽然笑道:“风波楼怕不怕公众场所有伤风化?”

    这厮之前说写短文的时候,影翼便已经有心理准备八成是那种玩意,闻言哈哈一笑:“当然不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