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八十二章 那也是我
    第八十二章 那也是我

    薛牧没想到他派人去召回青青梦岚还没回来,祝辰瑶倒先来了。

    他是伤患,不能长久思虑,中午简单用了餐,还是回了竹楼休息。祝辰瑶就在此时站在竹楼阵法外围,焦虑地等着他。

    薛牧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进来吧。”

    说着撤了阵法机关,当先进楼。

    祝辰瑶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薛牧就当着她的面脱了上衣,解开绷带,自顾自地换药,丝毫不在意精赤的上身裸露在她面前。

    祝辰瑶脸上微红,抿嘴纠结了一阵,居然慢慢走了过来,纤手接过他的药膏,低声道:“总管身有不便,还是辰瑶来吧。”

    薛牧也不矜持,任她把药膏和绷带都接了过去,靠在躺椅上,眼眸半睁半闭地看着她。

    心中已经有了点判断,忽然前来送菜,如此低声下气,必有所求。联系到用餐时听说《江湖新秀谱》已经风行京师,他很快就知道这妹子为什么来的了。

    祝辰瑶显然不是个会照顾人的,换药换得毛手毛脚,不过好歹还算小心谨慎,没弄疼了薛牧。薛牧看着她生涩笨拙的模样,忽然叹道:“辰瑶,你是个大家出身吧?”

    祝辰瑶“嗯”了一声,低声回应:“辰瑶是京师本地人士,家里也算是个大族。前两年七玄谷看中辰瑶切合冰霜资质,破例收入内门。”

    “和七玄谷一比,原来的所谓大家族也就不算什么了。”薛牧叹了口气:“从小锦衣玉食,武道在家中同辈也是翘楚,人人追捧崇慕,骄傲无比。忽然变成了一个普通弟子,周围随便抓个都比自己强。别人觉得拜入超级宗门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心里的苦闷只有自己知。”

    祝辰瑶的手停了下来,似是想要反驳,却想来想去没有一句可驳,颓然叹道:“总管真的是神仙吗?”

    “我不是神仙,只是见到的东西比你们多。类似你这样的状况,我还见过有些人从此颓废,一蹶不振的。你还算好的,有心气,想上进,是好事。”

    祝辰瑶的动作明显轻快了三分,低声道:“多谢总管。”

    “你是为新秀谱而来?”

    “是……不知能否……”

    “不能。”薛牧认真道:“不是我不帮你。新秀谱前几期是绝对不能随便来的,选择谁都必须有严格考量,你的层次不足,即使我提名,夏侯荻也会驳回。”

    祝辰瑶神色黯淡下去。

    这时候薛牧又来了:“不过……”

    祝辰瑶眼睛一亮,旋即又苦笑道:“总管不用如此操控辰瑶心思了,辰瑶听总管的就是。”

    “并非我有意操控你的心思。”薛牧淡淡道:“那三具尸首虽然眼下还能保存,但保存不了一辈子,也不值得为了这点事保存那玩意。你如何保证,我花费心思捧你,你以后还能听我指令?”

    祝辰瑶犹豫了一阵,办法当然是有,星月宗还怕没有那种操控人的毒物?何况眼前这位就是个修毒的。

    只是……

    其实薛牧现在还压根不会那种毒术,当然这话不会说出来,只是道:“如果我告诉你,薛某言出必行,你的造仙计划已经正在运作,将让你得到不逊色于慕剑璃的追捧,你信不信?”

    祝辰瑶半信半疑。她不认为薛牧真有对她守信用的必要,毕竟真的捧起她,事后她翻脸不认,薛牧不是亏大了?

    薛牧微微一笑:“只不过薛某相信,我捧起你易如反掌,要毁了你同样不难,根本不费什么事,你承受不了背叛的代价。何况你想上进,还真离不了薛某的运作,索性先让你得些好处,你自然会知道谁才是最值得你追随的人。”

    祝辰瑶怔忡地想着他这话里几分真,还没细想明白,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怒喝:“薛牧!你给本座滚出来!”

    薛牧神色不变,淡然道:“夏侯总捕好大的火气,不妨进来喝杯凉茶,解解暑吧。”

    祝辰瑶很快躲进了里间,薛牧慢条斯理地穿衣服,等着夏侯荻上楼。他当然知道夏侯荻是为什么来的。

    看来影翼急不可耐,回去就已经开始让人说书了啊……

    做刺客的那么讲时机,做起生意来怎么就不讲了呢?今天满京城都在谈新秀谱,这时候说书明显不是好时候嘛……

    夏侯荻怒气冲冲地大踏步上楼,忽然皱了皱眉,鼻子一抽,狐疑的目光望向里间。

    薛牧也不慌,反倒失笑道:“看不出总捕头还有这手,行了,里面藏了个女人,没看薛某还衣衫不整呢么?没计较你坏我好事就不错了,你还东张西望的,想代替她不成?”

    夏侯荻勃然大怒怒:“果然就是个淫贼,怪不得会写那种淫秽之文!”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抽了一条鞭子,劈头盖脑地甩了过来:“身体很诚实?本座看你的身体诚不诚实!”

    “卧槽!”薛牧连人带椅滚到桌下,那一鞭“啪”地抽在桌面上,声音很是激荡。

    从桌下看去,穿着皮靴劲裤的大长腿后甩,明显要踢进来了,薛牧快速喊道:“做六扇门的,像你这样双重标准可不好!”

    夏侯荻没踢在他身上,一脚踢翻了桌子:“什么双重标准?”

    “以前薛某也写了两篇这种玩意,怎么不见你上门问罪,这回就来了?”

    夏侯荻大怒:“你写妓女还是写你姐姐关我屁事!写女捕头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双标吗!再说女捕头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你紧张什么?”

    “京师除了我就没有别的女捕头!就算是有,谁看了也会先想到我,你敢说你写的时候不是这个意思?”

    “瞧你说的,我还写流落公主了呢,瞧人家皇室多大气,哪有你这么见风就是雨的。”

    夏侯荻气得一鞭把桌子抽了个粉碎:“那他娘的也是我!”

    气氛忽然安静。

    薛牧悄悄扶正椅子坐下,眨巴着眼睛开始卖萌。夏侯荻气得胸口起伏,喘了半天气,才恶狠狠地瞪着他道:“好了,被你套出话了,满意了吗?”

    “确认一下而已,咱俩谁跟谁,何必这么小气。”薛牧笑道:“早说嘛,早说是你,这段公主戏我就不加了,平白破坏文章结构来着……”

    夏侯荻一屁股坐在薛牧对面,隔了一张化为碎末的桌子,直挺挺地瞪着薛牧看了半天,语气变软了些:“薛牧,你报复我,我认了。昨晚的事,不管我是代表六扇门还是代表皇室,都是对不起你们的一方。只希望以后不要做这么幼稚的事情,激起六扇门上下的怒火,对你有什么好处?”

    薛牧倒是怔了一怔。这话虽然还是在批评他,却先带了认错的态度,对于夏侯荻这种要强刚硬的女人来说很不容易,搞得他一时还不知道怎么说了。

    吃软不吃硬,这是一般人的通病,他也不能免俗。

    顿了一阵,才低叹道:“其实昨晚你没错,无论是之前按兵不动还是之后斩草除根,你都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不是你的问题。我对你真正生气的不是昨晚。”

    夏侯荻也怔了一下:“那是什么?”

    薛牧认真道:“你抓了夤夜,才让你父皇找到了布局机会。夤夜当时虽然是被玄天宗追杀撞上了你六扇门,可若不是你起了立功之念抓人,以夤夜之能分明是能跑掉的,后续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对不对?你一时执念,立功心切,可知会导致这样的严重后果?”

    没错,这才是一切的根源。薛牧不知道如果这次薛清秋真的死了,导致天下大乱之后,夏侯荻追根溯源想到这一点,那时候她将会是什么心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