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八十四章 信息传递,一切之始
    第八十四章 信息传递,一切之始

    薛牧微微一笑:“我说了,我已经在为你筹划。只要你听话,以后少不了你更多好处。”

    祝辰瑶毫不犹豫地深深一礼:“辰瑶明白,愿永世追随总管。”

    “是么?”薛牧笑道:“你心思多,我可不敢太相信。”

    祝辰瑶这会儿真的怕薛牧不信她,看夏侯荻这副对他言听计从的模样,那两桩事只要薛牧从中作梗真是随时都可以搅和掉,让她一点份儿都没有。

    听薛牧这么问,她知道必须表现一下了,于是抬起头来,眼里竟带了几分难得一见的媚意,轻轻咬着下唇道:“那总管要如何相信辰瑶?”

    薛牧坐在躺椅上,悠然道:“听见刚才夏侯总捕的话了么?”

    祝辰瑶却是早有所料一般,嫣然一笑,轻轻挨了过来:“辰瑶确实等急了……”

    “我是伤患,做不了那事的。”薛牧笑着抚上她的脸颊:“你是算准了这个么?”

    辰瑶眼里倒带了些惶急,摇头道:“不是……辰瑶一时忘了……”

    薛牧的大手轻轻摩挲着她吹弹可破的如脂脸蛋,另一只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按。祝辰瑶会意,似嗔似怨地瞥了他一眼,慢慢地滑了下去,跪在地上,轻轻解开了他的腰带。

    如云的秀发伏在腿间,上上下下,虽是生涩无比,有时候还磕得薛牧有点疼,薛牧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心中却很是满意。

    算是先向七玄谷讨点利息吧。

    这回可不是大保健了,这不仅是一个处子,还是一个冷傲为名的正道仙子,此刻竟跪着为他做这样的事情,什么冷艳骄傲早就到九霄云外去了。

    永久的忠诚什么的,谁都保证不了。但薛牧知道,只要她还有欲望,还有需求,还有虚荣,还欲攀比,那她永远都逃不过自己的手心,因为这世上不会有人比自己更懂怎么捧红一个人。

    这浮华人世,不过如此。

    *********

    明知道夏侯荻会去七玄谷驻地借人,祝辰瑶不敢久留,咽下了美容养肤品之后就带着一脸红晕飞速离开了。薛牧吁了口气,满足之中又带着一缕心忧。

    薛清秋还没出关,夤夜昏睡未醒。昨夜到现在,这也有十二个小时了,真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他整好衣服,又去了一趟夤夜的房间。小女孩呼呼大睡,看上去很是香甜,小脸还带着红润,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薛清秋判断过她睡醒了状态比谁都好,在这类方面薛清秋的判断那是绝对可信的。屋子里站了两个百花苑的两个婢女守候,薛牧低声吩咐:“好好照顾,醒了立刻通知我。”

    婢女都恭恭敬敬地回应:“是,大总管。”

    薛牧没有什么被当大人物的兴奋感,依然心中沉闷地出了门,到了薛清秋闭关的密室外。外面也站了两个婢女,见他到来都是盈盈一礼:“大总管。”

    薛牧摆摆手:“里面可有动静?”

    两个婢女都摇摇头。

    薛牧抿嘴看着紧闭的石门,长长叹了口气。没她在天视地听的偷窥,连被辰瑶唇舌服侍时感觉都好像缺了点啥,居然有点不自在了,自己这真是犯贱了吧……

    安静地站立在门前差不多一刻钟,薛牧胸前伤口有了点疼痛感,心知自己还是伤号,这么长久站立不妥。他摇了摇头,终于转身欲走。

    正在此时,百花苑老鸨气喘吁吁地跑来通报:“总管原来在这……宫中来了位公公……”

    薛牧很是冷淡:“哪位公公?”

    “说是姓李,言语很客气,说求见总管。”

    薛牧眯起眼睛,转过身来:“带他进来,带到这里。”

    片刻后,果然是李公公急匆匆地过来,急促道:“总管可让咱家好找。”

    薛牧冷冷道:“是不是要出门十里迎接公公?”

    “呃,不是不是。”李公公瞥了眼左右的婢女。薛牧挥了挥手:“你们下去,我和李公公有事要谈。”

    婢女很快行礼离开,李公公重重跪在地上,低声道:“李啸林参见总管。”

    薛牧让开身子,让他对着石门:“参见你们宗主吧。”

    李公公行了一礼,也有点纳闷薛牧的态度,低声问:“总管心情不佳?”

    薛牧冷冷道:“你们潜伏宫中十余年,皇帝折腾了这么大的动静,天下强者到了大半,你们竟然一无所知,这等失职才造成了我们的被动。你说我的心情怎么好得起来?”

    李公公总算知道薛牧气的是什么,此前并肩作战时形势紧迫,不是发火的时候,这时候尘埃落定便问罪来了。他也有点愧意,叹了口气道:“姬青原疑心病重,从来专人专事,便如我参与六扇门刊物事宜,鱼弦都不知道,鱼弦负责这次的伏杀,我也不知道的。”

    薛牧冷哼道:“别告诉我,我们在宫里只有你一人?”

    李公公下意识地放开洞虚之能,观察了方圆数里的状况,才再度压低声音:“刘贵妃是我们的人。只是她平日里为了掩饰出身,索性直接公然表示崇慕宗主,此举虽有些好处,却也导致了姬青原不会和她透露这件事……昨夜她也非常自责懊恼……”

    贵妃……薛牧听了却不意外这个身份,按照那天夜里薛清秋神神秘秘的说法,宫内必然有地位极高的人,不可能只有李公公一个。贵妃的话,这就完全对得上了。

    至于他们是什么出身,怎么入宫的,李公公怕是不好说,还是日后问薛清秋比较好。

    事实上,对他们的出身,他隐隐已经有了几分判断。

    “起来吧。”薛牧叹了口气:“我也知你忠心耿耿,否则以你的实力完全不必把我放眼里,我迁怒于你也没意思。”

    李公公站起身来,低声道:“谢总管体谅。”

    薛牧叹道:“只是这件事里,各种不应该发生的错误太多了,实在让人恼怒。你们的情报缺失是一方面,地方的情报缺失更是不该,各大宗门出动强者无数,地方居然完全没个反应……”

    “地方的情报怕是先往灵州送的,灵州再转至京师又是几天,此刻或许还在来京的路上。”

    薛牧点点头:“我也想到这层了,虽是恼火,也怪不了谁。只能说各种阴差阳错,否则姬青原这个破绽百出的设计,根本不可能建功。今后要加强这方面,也不知小婵在南方怎样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慢慢变轻。岳小婵南下要搞的事情,他早就已经清楚了,夤夜研究出了一个新阵法,能利用一种叫“星忘石”的材料特性,在两地阵法之间形成远距离声音传输的效果。

    玄武世界版本的固定电话!

    对于一个情报为重的宗门,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诱惑力。但星忘石只在南方部分州郡出产,夤夜便是为此南下的。

    可以说这件事就是一切的起点,绕到现在,依然是一切的重心。

    信息传送,即使是再原始的方式,在薛牧眼中,也绝不仅仅是一个情报传递的用途。这玩意甚至比宗门培养几个洞虚都更加重要,因为它带来的将会是世界的变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