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八十五章 暗计何如明谋
    第八十五章 暗计何如明谋

    李公公见他沉思,拍了个马屁:“以往确有不少疏漏之处,如今有总管在,必能弥补往日的过失。”

    “别提了。”薛牧有些疲惫地捂着胸口伤处,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石门边:“老子才出山沟多久,就面对这样的杀局,全是天下有数的大佬,这还讲不讲道理的,给不给人出新手村的机会?”

    李公公:“……”

    “正常情况难道不是反派狂笑着说让你知道锻体二层和一层之间有多大的差距!然后被老子拍死,惊恐喊道怎么可能!你看这多爽啊!”薛牧道:“我这气海出门见到一群洞虚的爽点在哪里?”

    李公公:“………”

    “反正姬青原这一箭之仇,老子一定要报。”薛牧抬头道:“那会儿临时让你去做的事……有机会么?”

    “鱼弦已然伏诛。”李公公总算有了能听懂的事,忙道:“总管神算,姬青原确实提我做了大内总管。”

    听到鱼弦死了,薛牧眼里闪过一丝快意,因为这货是当时追得薛清秋最凶的一个。心情一好,对李公公的态度就好了许多,笑道:“那你这个总管身份可比我这个高得多了,喊我什么总管?坐坐坐,其实我们也是战友对不对?”

    被薛牧扯了几句,李公公之前那点被问罪的别扭心情也没剩多少了,反倒觉得薛牧这人很有意思。其实心中也知道这是薛牧的手腕,但他受落了。

    于是也陪着坐在门边,笑道:“在我们眼里,皇帝都是泥雕木偶,大内总管又算什么东西?总管还是别取笑我了。倒是有一事要报予总管得知,我昨夜还晋升洞虚了。”

    薛牧愕然看了他一阵,失笑道:“你倒是赚得大了,洞虚诶……等等……洞虚、大内总管、加上贵妃……”

    一边念叨着,神情越来越严肃。

    这岂不是意味着,姬青原半条命都捏在他们手里了?

    李公公这回倒是看出他在想什么,低声道:“姬青原的命,确实有半条捏在我们手里了。”

    薛牧沉吟道:“假设要杀他,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无违之阵。”李公公不假思索道:“阵名无违,无违天子令也。在此阵内,皇帝本人不受影响,可以全力发挥。寝宫内还有神机门镇门战兽,战力堪比洞虚,这玩意同样不受阵法压制。另有影卫重重,可以说在寝宫刺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薛牧嗤笑道:“真是怕死得紧。”

    李公公笑道:“当然,战偶巨大,难以随身。如果找到合适的时机,他对我又不设防,出手行刺确实有很大机会。总管若是有意……”

    薛牧沉吟道:“刘贵妃可有皇子?”

    李公公眼里闪过妖异的光,声音都有点变调:“没有,姬青原那老王八,贵妃入宫前他就不能人道了。”

    薛牧倒是很好奇他这个古怪表现是怎么回事,说人家不能人道,你一太监有这个立场吗?却也不便多问,只是叹道:“既然贵妃无子,此事就没太大意义了,他死了对我们暂时一点好处都没有,平白为人作嫁。此事以后再议,若我们手头能捏着一个傀儡……”

    李公公眼里的异色更浓了,低声道:“我有一计,总管看看是否可行。”

    “哦?”薛牧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找人借种……确认怀上之后,再设法弄死姬青原。到时候对外宣称贵妃肚子里是个遗腹子,想必也没人能质疑。因为姬青原不能人道之事并没多少人知道,就算知道,偶尔雄起那么一两次也并不奇怪对不对?”

    薛牧听得张大了嘴,目瞪口呆。这真是……怪不得星月宗是魔门,这里出身的无论男女都真的是妖里妖气啊……

    “我说李公公,你没搞错吧?你不会觉得借种是一发即中的事儿吧?”薛牧很是无语:“就算有你这个大内总管做掩护,一次两次的或许还能偷一下,但也绝不可能保持长期关系,人家姬青原又不是傻的,刘贵妃自己也未必愿意啊!”

    李公公低声道:“本宗自有秘法,包保一次即成。贵妃她……会愿意的。”

    薛牧摆摆手:“我不看好这种办法,也不想把人家刘贵妃当个道具看,人家潜伏宫中这么多年,也不容易,该尊重才是。”

    李公公怔了怔,继续劝诱:“贵妃绝色无双,而且姬青原从来就没碰过她,年纪轻轻守了十几年的活寡,她也不好受的……总管若是有意……”

    薛牧神色古怪:“你让我上?”

    “正是,别人也没有这个资格啊。”

    薛牧愣了一阵,勉强咽下一口唾沫,摇摇头:“大好形势,自有良策,不用这样走偏门。此事我会再考虑考虑,暂且不提了。”

    李公公很是遗憾地叹着气。

    薛牧越发古怪了,这货到底怎么心态呢?

    各自沉默了几秒,薛牧才开口问起正题:“这次是姬青原让你来跟我们谈和解的吧?”

    李公公醒过神:“确如总管所料,此外他还希望总管能出手救治姬无用。”

    薛牧冷笑道:“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演变,你能提拔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你和我们有过一点点交情,好说话。”

    李公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倒是让我一番好猜。”

    “所以他这回是派我自家人来和我谈判……不借此机会好好敲他一笔,岂不是对不起姬青原如此大方?”薛牧忽然笑了,笑得很是开怀,自从事变之后他还没这么开心过。这种一切忽然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全面运转,很多事都有了底气和把握,主动权已经可以掌控,不再是见步行步的被动感,真是一种否极泰来的舒畅。

    “姬无用暂时丢着,就说老子没有以德报怨的胸怀,不可能救他。”薛牧道:“至于姬青原这边,是个敲竹杠的好机会,你说要怎么敲他一笔?”

    李公公立刻道:“千年来内库收藏的宝贝不少,总管可以索取一批天材地宝,或者神兵利器,相信姬青原这次会很大方。”

    “对于这些东西我所知不多,你帮忙看着办吧,是多是少其实不太要紧。”薛牧很认真地道:“我要真正有价值的,关系到星月宗未来大计的。”

    李公公肃然道:“总管请说。”

    “我要星月宗的正式政治地位,你理解这个意思吗?”薛牧自顾解释了下去:“一个由暗转明的名分,让朝廷和正道不能再借用什么围剿魔门妖女、围剿反贼余孽的名义,再来一次这样的破事。无论正道怎么称呼、怎么敌视,在官面上,我们必须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地位,你可以理解为招安,但我们不听调,只要名分。”

    “我大约明白总管的意思……眼下这个情形,也许真的可以办到……”李公公沉思片刻:“虚职还是封爵?”

    “封爵。”薛牧冷哼道:“我听说正道各自王侯,一个个牛气冲天?那我们也要一个爵位,以后和正道就是平等的对话,看他们哪来的资格指着我们说妖人妖女。”

    “虚职好办,封爵怕是有点阻力。虽说招安封爵本属寻常,可我们毕竟不是真招安……若没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姬青原怕也很难做。”

    “如果有功绩呢?”

    “那要看是多大的功绩。”

    “想必……不会低。”薛牧轻抚怀中的阵盘,目光里闪烁着冰冷的意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