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八十七章 心术
    第八十七章 心术

    合欢双使吕书同被六扇门生擒,阉了半截,废去武功,在六扇门门口枷号示众。消息一出,犹如一场地震,瞬间传遍京师,又以极度恐怖的效率往整个天下蔓延。

    其引发的轰动,比薛清秋从六大洞虚围困之中破局还要夺人眼球,因为薛清秋那一战别人多半不知道,只知道城西有了一场爆炸,参战的强者不可能说出去,知道内情的若干人士也是三缄其口。而吕书同此案却是活生生的枷号在天下人眼前,震慑力无与伦比。

    六扇门里,当夜就有无数大小宗门大小家族的人上门拜谒夏侯荻,送的礼物堆满了偏厅。

    夏侯荻打发了大半夜才把这些苍蝇打发走,看着琳琅满目的礼物,不知应该满足还是应该一声叹息。

    旁人只看见六扇门在此风光无尽,她自己之前也是兴奋莫名的,可冷静下来后,却越想越是浑身发寒。

    薛牧已经通过朝廷使者李公公提出了要求,索要一些天材地宝尚属小事,这封爵之议是政治上的远谋,足使星月宗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能够影响到正魔两道的整体形势,对天下时局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这是办不到的。魔门余孽,招安给你个闲职都算天恩浩荡了,无功封爵的话让朝廷上下怎么想?

    但眼下的状况,父皇正与星月宗和谈,她了解父皇这个人,杀伐果断的外表下掩盖着极度的自私和懦弱,如今生怕星月宗一拍两散捅出大篓子,必然会有极大的退让。只要不是太难以承受的要求,接受的可能性都很大。

    皇帝这关好过,朝野上下难说。薛牧需要一个让人无话可说的功绩,于是功绩就来了。

    不费自己一兵一卒,借着她六扇门的手,铲除了吕书同,既是去除强敌,也是一大功勋。

    她夏侯荻不会拒绝这一场合作,因为六扇门太需要这一份沉甸甸的功绩扬威天下,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双赢,六扇门得益固然极大,薛牧却也完成了他的一切算计需求。

    在动笔写那篇小黄文的第一个字起……不对,怕是在事变那天对她说“阵盘归我了”的那一刻起,说不定这个布局就已经在他心间萌芽了。

    谁都以为他写这小黄文是报复六扇门的,再加上末尾给星月宗做广告的意思,一箭双雕也了不起了,却何曾想过在更早之前他就已经隐藏了更深的局?

    细想起来真是很可怕,薛牧这样的人,有星月宗的全力支持,继续给他时间空间,真的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可她现在却连限制薛牧一下的念头都兴不起。惭愧感激欣赏佩服忌惮提防交杂在一起,甚至还隐隐有一丝羞恼,她都不知道下次见到薛牧应该用怎样的语气。

    对了……她忽然灵光一闪。薛牧想为星月宗请爵,需要朝廷册封……那同时给他塞一顶官帽子怎么样?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想把薛牧拉进朝廷了,这回念头一起更是按捺不住,夏侯荻不管眼下已经子夜,再度风风火火地冲向了皇宫。

    老远见到一袭红衣奔来,宫门守卫全都缩了,连个问话的都没有,乖乖地开了门。

    姬青原正在御书房里,看着李公公递上来的长长一串清单,心疼得脸颊抽搐:“这薛牧真是狮子大开口!”

    李公公很恭敬地垂首道:“魔门妖人,一时忘形也是有的。讨价还价一番,应该可以减一些。”

    “那就交给总管了。”姬青原显然也并不是太过在意,疲惫地揉着脑袋:“无用之事,他还是不肯出手?”

    “他心有怨恨,不愿为雍王救治,这是可以想象的。”李公公恭敬道:“老奴以为,如果真给星月宗封爵,到时候让他救治雍王,他怕也不好推脱。”

    “言之有理。”姬青原颔首道:“其实给星月宗封爵之议,朕很早就有过这种念头,这才能真正对正道造成制衡。薛牧此番提起,倒也算是和朕想到一起了。”

    李公公心中鄙夷,怕了就明说,还要给自己脸上贴金,真是不知羞耻。

    正在此时,门外太监通秉:“陛下,夏侯总捕求见。”

    “让她进来,这件事也正好需要看看她的意见。”

    夏侯荻大步入内,拱手一礼,显得不甚恭敬:“参见陛下。”

    姬青原也不计较她的无礼,笑道:“今日生擒吕书同,六扇门威震天下,荻儿之功也。”

    夏侯荻没对“荻儿”的称呼做任何表态,只是道:“此乃六扇门分内事。只是不知是否有违陛下扶持魔门大计。”

    真怕这个,她早就会来请示了,这时候放马后炮显然只为先斩后奏。姬青原也不计较:“无妨,魔门真正值得高看一眼的并不多,死一个吕书同,对整个格局来说也不算什么影响。再者合欢宗皆无情之辈,更不会为了吕书同大动干戈。总捕头这个目标选择得很好……”

    又换了“总捕头”这样的称呼……夏侯荻反倒更加自然些,正色道:“这是薛牧的建议。”

    姬青原叹了口气:“他也是为自己。招安赐爵,本属寻常,然而星月宗的情况连招安都算不上,这赐爵难以服众。可有了此功打底,便添八分把握。”

    夏侯荻果断道:“朝野庸碌之辈,理他们作甚!即使没有此功,也该封爵。唯此举可安抚星月宗,否则薛牧气愤难平,早晚要生事端。”

    姬青原有些惊奇:“总捕头真的如此忌惮薛牧?”

    夏侯荻不答,默认了这一点。

    姬青原道:“一个区区气海期的毒人……你既然忌惮,寻机杀了便是。”

    夏侯荻和李公公同时色变:“不可!”

    奇怪地看了李公公一眼,夏侯荻没心思多想,急促道:“眼下杀了薛牧,无论布置成任何线索,薛清秋也只会把账算到朝廷头上!莫非陛下还要伏杀一次薛清秋?”

    姬青原叹了口气:“只能抚?”

    夏侯荻坚决道:“只能抚。微臣建议,不但给星月宗主封爵,同时也给薛牧一个职务。薛牧此人,重情记恩,非魔门之类。若能诚心善待,日后必有回报。”

    这回轮到李公公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暗道这位公主对薛牧的了解有些超乎寻常。如果真的好生善待薛牧,薛牧这种人是真的会记情的,早晚有所回报。夏侯荻看得很准,这就是对付薛牧的最佳策略。

    姬青原手指在案桌上敲了一阵,忽然一笑:“那就……连爵位都封给薛牧。”

    夏侯荻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是何意?”

    姬青原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薛牧眼下在星月宗的威权来自于薛清秋的信任和放权,一旦他身兼朝廷爵位官职,而薛清秋没有……两人的关系或许也会微妙起来,不足惧也。”

    李公公愣了半天,也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意,嘲讽的是谁,谁也不知道。

    夏侯荻只觉得一阵疲惫涌上心头。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玩弄帝王心术,还在玩弄政治伎俩……

    理论上,姬青原这个想法说不定很有道理。别说只是假姐弟,即使是夫妻,这种挑拨往往都会很有效果。这两人一旦生了龃龉,王相不和,星月宗也就不足为患了。

    可夏侯荻还是觉得,薛清秋气魄宏远,薛牧心如明镜,这看似很有道理的策略用在那两人身上,或许毫无意义。本来明明是一个能拉拢薛牧的官职,生生要起到反效果了,他不会记这个人情,反倒会更讨厌朝廷。

    她开口想要劝说,姬青原却摆摆手:“就这么定了。薛牧的职务便是灵州城主,朕很想看看到时候整个魔门的表情。”

    夏侯荻无奈地闭上眼睛。

    姬青原又沉思片刻:“暂且只能封三等男爵,对于爵号你们可有建议?”

    夏侯荻心灰意冷道:“任凭陛下定夺。”

    李公公也马屁道:“陛下之见胜老奴十倍,老奴能有什么建议……”

    “呵……”姬青原很满意地敲着案桌沉吟:“孤桐院……凤栖梧。星月宗此番也是凤凰涅盘了。薛牧的爵位就定为……凤凰男,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