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八十八章 退婚流
    第八十八章 退婚流

    吕书同之事的影响当然不仅仅在六扇门与朝廷。

    合欢宗的人当夜就尽数撤离京师,连一刻都不敢再呆下去了。无论别人怎么对六扇门歌功颂德,她们心里有数,这是薛牧的报复无疑。

    “薛牧……”那个暴露美女带着残兵飞驰在京郊荒野里,切齿道:“此仇本座记下了,你一个气海期修为的弱者,看你能横行几时!”

    边上有人道:“薛牧也是个好色之徒,若能为我合欢宗所用……”

    暴露美女想起那时候薛牧看都不看自己的场面,冷哼一声:“怕是没那么容易。”

    “薛牧非不好色,连薛清秋都敢觊觎的,怕不是色胆包天?恐怕只是嗜好处子吧。”

    暴露美女怔了怔,沉吟下去。

    合欢宗有欲无情,吕书同死就死了她们毫不在意,在意的只是自家实力大损。如果真的能把薛牧拉到合欢宗,那说不定比吕书同有用多了……

    过了片刻,她终于开口道:“此事还是留待圣女定夺吧。眼下留着薛牧横行,还有别的用处,那些人看我合欢宗此劫拍手称快?他们怕是忘了,孤桐之战参与者可不是我们一家!本座等着薛牧让他们一家一家尝到滋味的那一天!”

    *********

    七玄谷驻地里,莫雪心非常满意地夸奖着祝辰瑶:“瑶儿这次做得非常好,吕书同此等淫贼为祸苍生,你能为此出一份力,亦是莫大的荣耀,更使天下知名,我七玄谷与有荣焉。本座决定,即日起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进修七玄无极!”

    周围弟子一片颂扬之声,纷纷恭喜祝辰瑶。

    祝辰瑶眼泪都差点涌了出来,这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多年来的梦想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实现了。

    她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激,对莫雪心的感激有那么一分,其余九分全冲着薛牧去了。感激之中还带着好几种复杂的情绪,有佩服有崇拜,有恐惧有屈服,还有几分是中午自己跪地服侍的屈辱和羞涩。

    所有情绪夹杂在一起,她脑子里乱成一团,就连平日里最享受的恭维赞叹声都显得模糊而遥远,薛牧从容的笑意时不时在心中闪来闪去,竟是占据了大半的思绪。

    她只是条件反射地跪下行礼:“弟子辰瑶,拜见师尊。”

    莫雪心笑得很是和蔼:“瑶儿此后需再接再厉,不坠我七玄谷之名。对了,听闻你自幼订有一门亲事?”

    祝辰瑶心中一抽,她差点都忘了这事来着:“师父,那是两家指腹为婚的娃娃亲,男方我都没见过。”

    莫雪心很关切地问:“嗯,对方人品如何?”

    祝辰瑶叹道:“听说资质极差,练气都难。”

    莫雪心神色微变,皱眉思忖半天,摇头道:“不是师父势利,瑶儿,这桩婚事对你有害无益,更有可能影响你一生前景和幸福。师父建议你最好和家里沟通明白,若能退此婚约最佳。”

    祝辰瑶早就不愿意和一个练气都难的废柴联姻了,只是不好开口,如今有师父撑腰那更是理直气壮:“弟子今夜就回家族,商议退婚之事。”

    **********

    祝辰瑶没有先回家族,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是下意识的先去向薛牧汇报。

    薛牧坐在床沿,一腔骄傲要向人退婚的祝辰瑶却跟个小丫鬟似的侍立在身边,帮他褪下衣服,再度换上伤药。

    薛牧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本来就不算太重,虽然在现代或许要躺挺久的,可在这个世界不科学的药效下,昨夜一贴药,中午一贴药,到了傍晚居然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眼下再换一次药其实都算奢侈,毕竟这药很贵重的……

    纤手抹着药膏在薛牧胸前涂抹,薛牧的大手也在她胸前揉捏,祝辰瑶脸颊通红,却没有半点抗拒。

    “入了嫡传,恭喜,这是你的夙愿吧?”

    “是,多谢总管栽培之恩。”

    薛牧笑了起来:“你要多谢莫雪心,她怕是早有栽培你的意思,否则这次进京事宜何等重要,她为什么带着你,只因为你是本地人?还不是有提携之意,让你多在江湖同道面前露脸。”

    祝辰瑶怔了怔,有点奇怪地道:“总管的胸襟确非常人。换了辰瑶,是不会这样为敌人说话的,多半反倒要离间一二。”

    “胸襟这玩意,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心意宗之道有些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想太多没意义,不过从我心意而已。”薛牧笑了笑:“说真的我挺欣赏莫雪心的,她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还是有些让我感怀的东西。”

    祝辰瑶心中倒无端端起了点醋意,低声道:“总管莫非……看上……”

    话没说完,说不下去。薛牧知道她想说什么,失笑道:“我是妖人不错,但我不是吕书同,可不是什么都冲着那事儿。话说回来了,说到胸襟,我对你有未婚夫这种事就很不爽啊,怎么办?”

    祝辰瑶忙道:“辰瑶一定会退婚的。”

    薛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对方就是再废柴,也是清白人家,结合之后你也是一家主母,堂堂正妻。相比被我这样把玩,你倒觉得退婚好点?”

    祝辰瑶眼里茫然之色一闪即逝,很快坚定地回答:“是。”

    薛牧点点头,神色变得颇为怪异,喃喃自语:“废柴,退婚……嘿,哈哈哈哈……”

    见他笑得怪异,祝辰瑶小心翼翼道:“总管……”

    “哦,没事。讲道理,退婚是应该的。就算没有我的存在,你这样的心气、这样的前途,若是跟那样的废柴结合,今后是肯定不会有幸福的,怕不是天天哀怨叹息?你师父是为你着想,说得一点错都没有。”薛牧收回插在她怀里的手,笑道:“退婚后,来跟我说说过程,别的没事了,你去忙吧。”

    祝辰瑶一脸不解地整理衣襟悄然离开,回自家商议明早的退婚去了。她觉得总管对这个小小的退婚,似乎重视得很,比她打入七玄谷核心这种要事还重视,这未免太奇怪了点吧?

    祝辰瑶走了,薛牧却没有睡。他再度漫步到了薛清秋闭关的密室前,里外悄然无声,薛清秋已经闭关一天一夜了,还没出来。

    每到这个时候,薛牧心中就怒火升腾。

    胸襟?见鬼去吧。

    合欢宗只是一个相对的软柿子,先捏了再说,还有其他人,他一个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欣赏归欣赏,敌对归敌对。再是欣赏莫雪心,也不会妨碍薛牧的报复。他对祝辰瑶进入核心嫡传是相当重视的,这才有一定的棋子用途,今后必有发挥余地。

    至于那退婚嘛,不是重视,只是恶趣味。不就是废柴流主角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在那里咬牙怒吼的时候,退你婚的女神已经被人上了诶,是不是感觉很原谅。

    以后的事儿谁知道呢?有主角遭遇,不见得就是主角,说不定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咸鱼呢?就算是主角,将来要报复也是对着七玄谷去的,咱妖人还是先日后再说。

    祝辰瑶是不能放过去的,夜长梦多,通向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那啥,这句话是很有一定道理的。尤其在古代社会,对于清高自持了一辈子的侠女来说,一旦有了那种关系,她的归属感和依赖心会倍增,关系到能否彻底征服。

    可一想到做那事,就下意识想起那个偷窥犯……然后担忧焦虑涌上心头,压都压不住。

    薛牧叹了口气,安静地站在石门外,良久一动不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