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章 醋意
    第九十章 醋意

    开光会有好事近,当薛牧压抑已久的情绪在祝辰瑶身上倾泻一空时,密室里的薛清秋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里的湛然神光一闪即收,薛清秋长长吁了口气。内伤复原可没有薛牧那种外伤简单,闭关这么久,并未大好,但基本杜绝了留下后遗症的可能,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更有幸的是,由于多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挫败,此番破而后立,伤虽没好彻底,却居然在境界上有了一丝细微的提升。

    别小看这一丝提升,这再度让她和蔺无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战力且不论,关键是能否合道,也许就在这一线之差。

    薛清秋缓缓收功,心思从空明澄净里超脱出来,第一反应就是想知道薛牧现在在干什么。

    她微微摇头笑了笑,知道自己这个反应真的是完了,情劫已定,别再想自欺欺人什么姐弟。

    神功运转,天视地听,很快感应到了薛牧房中的状况。却见薛牧酣畅淋漓地一套连击,继而一声低吼,伏在雪白的身躯上,两具躯体缠绕,拥抱着喘息。

    依稀还能听见这样的声音:“公子……辰瑶美死了……”

    薛清秋神色变得非常古怪,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情绪在心底油然而起,又羞又恼又酸又涩的。

    她知道这种情绪叫吃醋。(注:吃醋典故来自房玄龄,这世界没有,大家别认真,不然很多用词不知道怎么用啦。)

    曾经围观他和千千那事,心中毫无波动,还能点评他的战斗力。后来把梦岚送他,也完全没当回事儿。可如今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自己在疗伤,他却在风流,让人特别不爽吗?

    可她还是生生忍住了跑过去打扰的想法,平心静气地盘膝坐等那边完事。

    薛牧的事后温柔也没持续多久,毕竟祝辰瑶是找借口溜出来的,马上要跟莫雪心回谷了。相拥喘息片刻,祝辰瑶终于低声道:“辰瑶要走了。”

    薛牧“嗯”了一声。

    祝辰瑶从他身边坐起,慢慢穿着衣服,不知怎的竟涌起一股离别愁绪,眼睛都有点发红,低声道:“公子莫要忘记辰瑶。”

    或许是怕薛牧会说一些绝情话语,例如“各取所需”这样的话,她不想听也不敢听。说完也不等薛牧回答,直接穿窗入林,转瞬不见。

    那边薛清秋冷哼一声,石门洞开,飘然而出。

    薛牧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休息,停留在片刻的贤者时间里,脑子里还转着祝辰瑶离去时略带伤感留恋的面容,还没等品出个滋味,眼前一花,薛清秋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面前。

    薛牧大喜过望,一跃而起,直接拥了过去:“你终于出关了!”

    赤条条的身体拥抱过来,薛清秋本来就一肚子不爽,这会儿是真想一脚把他踢飞。可看见他胸口的伤痕,她抿了抿嘴,终究没动手,任他紧紧地抱着。

    “出关了,真好……”薛牧用尽力气搂着她,喃喃说着:“我真担心出事,没事就好……”

    薛清秋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能够感受到他毫无虚假的狂喜情绪,心中也柔软下去,转念又觉得他和别人瞎搞也是自己长期以来默许甚至推动的结果,骂他也没意思。静立片刻,终于微微一叹:“好了,去穿衣服,赤条条的像什么话。”

    “呃……”薛牧这才反应过来身处什么情况,尴尬地穿起衣服,赔笑道:“那个……”

    话没出口就被薛清秋打断了:“你有男女之欲不过寻常,我也不说你,别反过来被狐狸精迷得昏头转向就好。”

    “不会不会……”薛牧越发尴尬:“原本我也有伤在身,并不合适这时候瞎来,此举是有些思量的,一会跟你说。”

    薛清秋的目光落在床上,看见一朵鲜艳的血梅。她压着心中醋意,撇着嘴问:“我闭关多久了?”

    “前天夜里闭的关,过了一天半。”

    一天半就偷吃了……薛清秋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闭关之前你骂我,如今我也有事骂你。”

    “呃?”

    “你太弱了!要是有点儿修行,也不至于一点力都使不上!从今天开始,你给本座老老实实练功!每天不练足三个时辰不许吃饭!”

    这一定是吃醋的体罚吧?薛牧努力做出一个萌萌哒的眼神,薛清秋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薛牧确实也觉得自己的修行必须跟上了,否则对付个祝辰瑶都力不从心,祝辰瑶曲意逢迎,知道他功底差,已经刻意的收着功了,他还是差点被夹死。这要是有朝一日对上薛清秋还了得?

    不过现在还不是练功的时候呀……薛牧无奈道:“你先坐,这一天半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跟你说完了再说。”

    便在此时,门外熙熙攘攘,一群莺莺燕燕全都回来了:“宗主!总管!”

    这帮星月宗女弟子分两批人,一批是京师分舵的弟子们,一批是当初跟着薛清秋进京的护卫们,这些日子来大家也都混得很熟了,薛牧看着这群莺莺燕燕,倒还颇有亲切感:“大家都没事就好。”

    梦岚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忌讳地扑进了薛牧怀里:“好担心公子……没事真是太好了……”

    薛清秋的脸上几乎可以刮下一层霜,又心知梦岚分明是自己送给他的,连发作的借口都没有,气得咬着银牙,恶狠狠地别过脑袋。这一转头就看见卓青青手里捧了个包裹,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卓青青叹了口气:“各地送到灵州的情报,灵州转至京师,路上被我遇到了。这上面……早就已经提示各宗强者进京之事了。”

    薛清秋沉默,薛牧很是无语地吐槽:“你们是人工送信?信鸽呢?信鹰呢?”

    薛清秋无奈道:“没人用这种手段,太容易被拦截。”

    呃,这世界可能确实……薛牧也没法说了,半晌才开口道:“大家来得正好,我一直在等大家集合。”

    薛清秋斜睨着问:“有事?”

    “有。”薛牧肃然道:“我们该走了,你还想在京师赖多久?”

    薛清秋怔了怔,缓缓点头:“是该走了。”

    两人对视着,心中都涌起很奇怪的感觉。这趟京师之行,明明时间不长,可发生的事情却比平日一年还多,就像是一场缠绵了不知多久的梦,差点永远不会醒来。一朝睁开眼,已然风云变色,天翻地覆。

    “好了。”薛牧有些怅然地说着:“现在还有一些尾巴要收。梦岚你去趟六扇门,他们要给你画像。我答应了去治姬无用,做个样子也得去一趟。”

    薛清秋立刻紧张起来:“你自己去?会不会有危险?我陪你去。”

    薛牧叹了口气,指了指被丢在墙角的一个东西:“打开看看吧。”

    众人都转头看去,黄澄澄的圣旨亮瞎了妹子们的眼睛。

    薛清秋伸手一招,圣旨直接吸到手中,打开看了一阵,她微微皱眉,抬头看了薛牧一眼。

    薛牧也正安静地看着她,好像在等着她的反应。气氛忽然就变得有点怪异,梦岚也小心地离开薛牧的怀抱,带着点忐忑地看着宗主和薛牧对视的氛围。

    过了一阵,薛清秋微微一笑:“你在等我的反应?”

    薛牧抿着嘴,点了点头。

    薛清秋随手把圣旨一丢,淡淡道:“我已全心信你,原来你却还不信我?”

    薛牧一颗心瞬间松了下去,哈哈大笑:“那就让姬青原知道,什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薛清秋沉吟道:“被这圣旨一挑拨,宗门内对你或许会有些隔阂,人之常情。”

    薛牧点点头:“这正常,日久见人心,她们总会知道的。”

    “此回灵州,终究对你有些不便,你需要一支自己熟悉的人手。”薛清秋转向卓青青:“青青,你的分舵职责卸给小艾负责,此后你便做薛牧的亲卫统领,可有意见?”

    卓青青一阵狂喜:“弟子遵令!”

    薛清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又打量着一大群女弟子:“愿意留在京师分舵的站左边,愿意做薛牧亲卫的站右……喂!你们……”

    刹那间左边空空如也,右边挤满了人,全都萌萌哒地看着薛清秋的反应。

    这个破京师分舵谁爱呆谁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这群妹子只要不傻,谁不知道总管身边才是飞黄腾达的造星场啊!他的亲卫简直万金难求,谁跑左边去不是脑子有坑么!

    薛清秋气不打一处来,愤然甩手:“有本事你们就全跟着!今天床上不过一朵血梅,说不定明天就是三十六天罡梅花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