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一章 祁王
    第九十一章 祁王

    百花苑竹林里重新充满了欢声笑语,百花争艳,生机盎然。与之相对的是,雍王府上一片愁云惨雾,死气沉沉。

    这一两天风云缭乱,让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最显着的例子就是雍王据说被“反贼”所伤,只剩一口气的躺在床上吊命了。雍王派系的官员乃至于依附雍王的宗门全都懵逼着,一时甚至不知道应该另谋高就呢,还是应该表达一下忠诚,守候雍王醒来。

    最让人无语的是,他们连把雍王伤成这样的“反贼”是谁都不知道,朝廷三缄其口,语焉不详。

    这个大周的朝廷体制比较特别,一个强者能倾城的玄武世界,和一个低武低魔世界的体制是不可能一样的。最典型的差异在于,军队没用了。

    花费无数钱粮,养一支十万人的大军,就算人人都锻体练气,估计还是不够薛清秋一个禁招杀的,费尽心血养军队还有什么意义?便是只用于维持日常治安,说不定欺负个苦哈哈的卖馄饨老头子,就能被人家一巴掌拍翻一队军马,徒成笑柄。

    这种状况下,朝廷自然只能转向精兵路线,只养强者。但是强者不是大白菜,人数终究是不多的,最终就形成两个体系:大内供奉、六扇门。前者维持皇家权威,后者稳定天下江湖。

    维护国土、对外作战、内定乱匪,靠谁去?靠正道宗门。号称正道镇守八方,不就是这个么……

    类比起来,各大宗门差不多可以视为这种玄武世界版本的各大军阀,而且都是拥兵自重的那一种,没人为朝廷输送力量,最多按时纳贡,就很不容易了。

    千年前刚刚定鼎乾坤的时候更有趣。那是一个极度混乱的年代,因为每个人都只重视武力,看不起别的,几乎没有人懂得怎么发展民生,没有人知道什么经济货币,搞得大地荒芜,桑麻无出。各大宗门都抛开了“正义”,为了点资源你争我夺,只会靠抢,朝廷根本管不住。

    对,就是薛牧刚刚穿越的时候,心中脑补的那种蛮荒世界,那是几乎所有“实力为尊、弱者蝼蚁”的世界里必然形成的世界现象,极度畸形扭曲。

    这种扭曲也注定不可能长久存在,搞到最后大家都没饭吃没衣穿怎么行?经过长时间的混乱,逐渐划分了地盘,正道形成八大宗门为首的局面,二三流宗门逐渐依附,达成相对平稳的对峙,轻易不会大动武了。时局一旦平稳,就会开始有智者发展经济,安抚民生,让这片千疮百孔的大地逐步复苏。数百年下来,就是薛牧看见的今天。

    这个过程里,朝廷起到了极其重大的作用。成天修武道的宗门怎么也不会治理地方,朝廷不仅是各大宗门的调和剂,车芯轴,也负担着天下民生治理,医药、锻冶、以及工业体系等等蓬勃发展,依世界惯例形成了药王谷、铸剑谷、神机门这样的宗派。

    一个朝廷治理民生、宗门负责武力的世界模式,自然而然的成型。

    皇子争位,也需要获得各种体系的支持,正道各宗、朝廷诸门,以及治理地方的官员体系。其中,姬无用原本是最得各方支持的,毕竟他是嫡长。

    只是由于姬青原心中存有扶植魔门的念头,姬无用没能把握父皇的“政治路线”;而重臣夏侯荻从小和八皇子祁王一起长大,和姬无用极度不睦;再加上皇后早逝,最受宠的贵妃态度又各种模棱两可,实际是唯恐天下不乱。几个因素加起来,导致姬无用这个太子之位始终定不下来。

    魔门各宗嘛,也不能怪千年来都被各种剿……这帮货不但对世界生产力发展毫无建树,反而尽扯后腿。横行道的,专业抢劫,占山为王。灭情道的,嗜好杀戮,草菅人命。欺天宗的,坑蒙拐骗,损人为乐。

    相比之下,做皮肉生意的合欢宗简直算活菩萨了。可惜他们之中不但出德艺双馨的老师,也出淫贼,这就不好了……

    星月宗没有这几个的明显劣迹,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千年来什么旁门左道都做过,因为她们是最被防得严的,很难有固定产业做,始终躲躲藏藏。要不是薛清秋强势崛起,这青楼产业也别想做得成。被防得最严的原因很简单:在薛牧梦中见过的两个崩碎次元的强者,便是千年前争鼎的两大巨头,其中一方,就是星月宗祖师。

    她们是真反贼。

    只是魔门各宗千年来全被冠以“反贼”名号,到了今天也没人知道其实千年前的真反贼独指星月宗了……

    雍王府前,许多官员徘徊等候,各自窃窃私语,都在猜测这次伤了雍王的“反贼”是谁。猜无痕道的也有,猜星月宗的也有,甚至有猜合欢宗的,因为雍王前阵子和合欢宗打得火热,此刻便有人怀疑是合欢宗给雍王下了套……

    越来越多人在谈论,应该重新禁止魔门在京师的产业,这帮妖孽没一个靠得住……

    在这一片窃窃私语中,魔门妖孽薛牧抬头挺胸地站在雍王府前,冲着门房声如洪钟:“薛牧奉命前来,烦请带路。”

    满街侧目。

    刚刚猜是薛牧伤了雍王的人不在少数,因为听说雍王中了毒,据说这个薛牧是修毒的……结果薛牧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儿,还让人带路!最让人意外的是,门房还真的大开中门,点头哈腰地带着薛牧进了门。

    门外一片鸦雀无声。封赏薛牧的旨意还有许多人不知道,这个风向如今真是没人看得懂。

    薛牧昂然进了门,他才没心思理会那帮官员在想什么,目光一下就落在前方走来的男女身上。

    夏侯荻,和一个很文秀的青年男子有说有笑的并肩走来。夏侯荻本就很高,这男子居然还比夏侯荻略高一些,男俊女俏,看上去倒是很搭的感觉。

    薛牧眯着眼,心里居然有点不爽,冷哼了一声,暗道老子比你还高,得意个啥……

    夏侯荻也看见了薛牧,倒是没在意薛牧的脸色,笑着过来拱手一礼:“见过凤凰男。”

    凤你妹哦……薛牧的脸色更黑了:“麻烦换个称呼,还不如原先直接喊薛牧听着顺耳。”

    夏侯荻以为是薛牧江湖混多了不习惯这种官面称呼,便也不勉强,笑道:“好,薛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祁王。”

    呃……祁王……薛牧心中不爽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夏侯荻已经承认了她是公主,既然这位是皇子,那和夏侯荻就是亲兄妹嘛,嗯,那没事了。

    他的脸上很快就露出笑意,拱手道:“薛牧见过祁王殿下。”

    祁王非常兴奋地抱拳:“这就是名动京华的三好薛生吗?果然见面胜似闻名,丰神俊朗,人物风流,不愧是能写出那般妙文的大才呢!今日得见,实是三生有幸!”

    这热情什么情况?薛牧纳闷地看向夏侯荻,夏侯荻没好气地道:“祁王非常喜欢你那几篇破烂玩意,早就磨着我引见你了。”

    薛牧忍不住笑,他知道夏侯荻气什么。凌虐女捕头的剧情给她亲哥哥看见,真是有点那啥……关键是这亲哥哥不但不恼,还是个粉丝……

    他来了兴致,压低声音问道:“殿下啊……你不会是个妹控吧?”

    祁王一愣:“什么是妹控?”不等薛牧回答,他又很兴奋地道:“薛先生别喊我殿下了,喊我名字无忧就好,或者喊声老八也行!”

    原来他叫姬无忧,这名字就比他大哥正常多了嘛……

    等等!他是排行老八对吗?薛牧忽然想到什么,神色慢慢变得古怪,小心地问:“那……我可以喊你姬八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