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二章 大仁义
    第九十二章 大仁义

    没等姬无忧答应,夏侯荻就先阻止了:“不行!”

    她已经非常了解薛牧了,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姬八能有什么深意,但看薛牧那贱贱的表情就知道没好事,直接帮兄长拒绝了。

    薛牧斜睨着她,心道你们喊老子凤凰男,老子还你们个姬八怎么了?

    夏侯荻没好气道:“别耍心眼,知道你不是好东西!说正经的,你是来给姬无用疗毒?”

    薛牧听着有点乐,姬无用怎么说也是你大哥,你就这样直挺挺地称呼,喊八哥就懂得喊祁王了?这亲疏之别实在太明显,联系到刚才他们是有说有笑走出来的模样,薛牧忍不住笑道:“你俩……这是来探望雍王,还是来看他笑话?”

    姬无忧有些尴尬,没回答,夏侯荻冷哼道:“就是来看他笑话怎么了?薛牧,我可不记得你是个以德报怨的圣人,不要告诉我你真会给他疗毒?”

    周围还有雍王府下人候着呢,夏侯荻这话就这样公然放了出来,也是嚣张得不行。薛牧对这疯女人也实在很是无语,不想被她带沟里去,便道:“我疗不疗毒关你什么事,一边玩去……学学人家祁王,安静稳重。”

    姬无忧此时才有了说话机会,笑道:“夏侯自幼勇烈决然,不让须眉。倒是无忧成日里舞文弄墨不堪大用。”

    “舞文弄墨好啊,薛某也是舞文弄墨之人嘛。”薛某笑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改日再和祁王好好聊聊。”

    姬无忧抱拳道:“固所愿也。”

    辞别这兄妹俩,薛牧继续往里走,心中暗自思量。

    舞文弄墨好?不,舞文弄墨不好。这个世界不重文,自然也就不存在“文人风骨”这种东西,舞文弄墨的人往往意味着心思弯弯绕比铁血江湖人多,换句话说,阴险得多。这面上表现出来的“粉丝”表象,或者文雅亲和礼贤下士的风范,都未必是真实的他。

    薛牧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皇室,皇子公主养出一副赤子之心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夏侯荻风采卓然,或许是因为私生的关系,自幼可能过得贫苦,故能与众不同。

    夏侯荻跟这个八哥的关系好像特别亲,姬无用栽了,有夏侯荻这等重臣支持,这货上位的机会有点大……或许这便是他刻意交好自己的原因?

    一边思量,一路到了姬无用的寝宫。

    不得不提,从王府到这个寝宫的规格和陈设来看,姬无用的日子过得也不富裕。王府占地并不大,虽然也是雕梁画栋,但没有什么金碧辉煌的气息,寝宫也是如此,不算大,陈设相对他的身份来说甚至算得上朴实。

    这就凸显了姬无用的虚伪,做着一副简朴的模样以邀人心。背后掌控多家青楼的人,说自己很清廉简朴,真是傻子才信哦。

    四周站了几个太监侍女,侍女容貌也一般。大概这就是姬无用轻易和合欢宗打成一片的原因?好色,又邀名,那除了嫖也没啥办法了……毕竟此世嫖娼合法。

    有位麻衣老者坐在床边正在号脉,眉头紧皱。为薛牧引路的王府管事小心翼翼地道:“陈太医,薛爵爷来了。”

    陈太医转头看了薛牧一眼,眼里颇有些好奇之色:“据说雍王的毒……”

    薛牧立刻打断:“闲杂人等退下。”

    那管事露出为难之色,陈太医摆摆手:“退下吧。”

    仿佛他的话语很是权威,管事松了口气,招呼着四周的太监侍女离开了。陈太医对着薛牧拱拱手:“药王谷陈乾桢见过薛总管。”

    薛牧还是涌起了一阵违和感,这太医和爵爷的对话,忽然画风就变成了江湖味儿。

    如今他看过各类卷宗已经挺多了,这老者的身份他也明白——药王谷之主,天下医圣,别无分号。这是一位虽然实力不高但正魔两道都没人愿意得罪的大神,地位崇高无比,怪不得他说话对于王府管事都如此权威,让人退下就退下。

    论爵,他是公爵来着,薛牧才要向他行礼才对……恐怕这也是薛牧所知的最牛“太医”,当面怼皇帝都无所谓的那种。

    “竟是医圣在此,薛牧失礼了。”对于这种大神,薛牧也很是尊重的行了一礼:“先生何时来京?”

    “今晨刚到。”陈乾桢上下打量着薛牧,眼里的讶异更浓了:“薛总管这身奇毒……着实有趣。”

    薛牧呵呵一笑,没回答。

    陈乾桢也知别人不会透露自己重要秘密,便说起正题:“雍王身受四种重创。一是贵宗主八荒星陨所伤,威能洞穿小腹,体内魔气肆虐。二是另一位星月宗强者轰击,这位强者留了手,否则一击早已致命。三是蔺无涯之剑,此剑仅是外伤,倒还算好些。如今这三种伤势已经被老朽压了下去,性命倒是无碍,只是这第四种万毒入脑……”

    说着摇头道:“老朽怀疑,便是薛总管自己也未必能治。这世上根本配不出解这万种杂毒的解药,若以毒功吸取,或是玄功逼毒,怕是脑子也损坏了。”

    薛牧摊手:“话都被先生说完了。”

    陈乾桢面露怪异之色:“那薛总管此来何意?”

    “做个样子。”薛牧很诚实地道:“皇帝存有指望我来治儿子的心思,对于我的封爵之议就会过得更痛快些。既然封了爵,当然也要来走走……”

    陈乾桢哭笑不得。

    薛牧道:“先生要救这胖子?实话说,这厮不是好东西,治好了只会有更多人受罪。”

    陈乾桢淡淡道:“老朽对救治一个庸王没有兴趣,但对这种奇毒很感兴趣。”

    薛牧笑道:“原来如此,先生是在等我。”

    “对……薛总管之毒,若是刻意发散,随时可让百里化为死域。若是这种毒术流传,怕是……”

    “先生不会是来降妖除魔的吧?”薛牧叹了口气:“这世上,能让百里寂灭的办法太多了,多我一个不多。”

    陈乾桢摇了摇头:“老朽只怕薛总管之术常人皆可学,这才是关键。”

    原来如此,其实和初见薛清秋的时候,那婆娘的想法差不多。都是认为这种毒人有可能大批量制造,区别在于陈乾桢觉得必须控制,而薛清秋当时是想搞一批毒人军团……

    想到初见薛清秋时她那看蝼蚁的冷漠表情,对比如今,薛牧嘴角禁不住露出一抹笑意,说了一句和当时一模一样的话:“我这种情况绝无仅有,绝对无法复制第二个。”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先生想要研究在下之毒,在下倒是愿意配合。”

    这话倒让陈乾桢十分惊讶:“薛总管不怕独门毒术被破解?”

    薛牧很认真地道:“因为在下身上有些毒,将来或许会在此世自然出现,造成大面积死亡。先生若能提前破解,是苍生之幸。薛牧在此世没做过几件好事,将来或许作孽更多,便算是积点德吧。”

    陈乾桢动容,首次起身而礼:“薛总管心有大仁义,老朽此前颇有误解,望总管见谅。”

    薛牧微微一笑,手心一翻,一小团墨绿气团浮现:“这是在下分离出的几种……嗯,姑且叫流行性病毒,先生收了去吧。”

    陈乾桢肃然取出一个玉瓶,将气团收入瓶中。

    两人对视一笑,各自心情都颇为舒畅。陈乾桢笑道:“其实另有一事,老朽本想找薛总管的麻烦。”

    “呃?”薛牧愕然:“我没得罪过药王谷吧。”

    陈乾桢摇头叹气:“老朽有一幼徒,不知怎的被夏侯荻选去做了什么江山绝色谱第一期人选。劣徒素喜清净,此后这狂蜂浪蝶麻烦无尽,岂非薛总管惹的祸事?”

    薛牧立刻卖队友:“这个人选是夏侯荻自己选的,我压根不认识令徒。”

    陈乾桢正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一声通报:“贵妃娘娘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