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四章 怀抱杀
    第九十四章 怀抱杀

    薛牧回到百花苑,太阳已经落山。

    后院女弟子来来往往,见到他都是嫣然含笑:“总管回来了?”

    薛牧笑问:“宗主何在?”

    “在夤夜师叔屋里呢。”

    薛牧点点头,举步去了夤夜的房间。薛清秋安静地坐在床沿,伸手轻抚夤夜沉睡的面庞,整理她有些凌乱了的刘海。

    夤夜面色红润,睡梦之中不知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咧咧的,口水都快滴出来了。薛清秋看着也带了一丝笑意,目光很有些慈爱的感觉。

    说是后妈……其实是相依为命的师姐妹,感情深厚至极。刘婉兮失踪时——嗯,那时候她估计另有名字。总之薛清秋独挑大梁的那段时间,真是叫做开局只有一把剑,一只夤夜……

    薛牧站在旁边看了一阵,开口道:“应该也快醒了吧?”

    “嗯,此战对她有极大好处,至今不醒,怕是陷入了什么领悟。”薛清秋笑得很欣慰:“回灵州后,夤夜好生闭关一段时间,消化所得,或可更上一层楼。”

    “呃,会变得更小吗?”

    “应该不会了。”薛清秋失笑道:“真以为会变成婴儿啊。”

    薛牧吁了口气:“那就好,这副模样已经看习惯了,再变样反倒别扭。”

    薛清秋鄙视道:“别是对五岁小娃娃有想法就行。”

    薛牧哭笑不得:“我在你眼里怎么就变成这个形象了呢?”

    “从你对婵儿起意开始。”薛清秋回答得理所当然。

    薛牧语塞,半天才道:“好好好,那我看上了你,也是因为喜欢小孩子。”

    薛清秋呵呵一笑,没理他。

    薛牧凑上前来,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给你的。”

    薛清秋看了一眼,怔了一下。

    一串糖葫芦……

    她嘴角抽了抽,抬头看着薛牧,薛牧微微一笑:“我说了,会偷偷找小玩意给你吃。”

    薛清秋下意识左右看了看,飞速抢过糖葫芦舔了一口,眼睛迅速弯成了月牙。

    薛牧揉揉她的脑袋:“还不就是小孩子。”

    “哼。”薛清秋被他揉着脑袋,却毫不在意,只是撇撇嘴:“算你有心。夤夜那份呢?”

    “有的。”薛牧又掏出一串糖纸包好的糖葫芦,放在床边。

    薛清秋歪着脑袋看着他:“你曾经骗过很多女人吧?这套真是熟练。”

    薛牧没好气道:“吃你的糖葫芦去吧!”

    “哼……”薛清秋把糖葫芦串往小嘴里塞。

    旁边薛牧发出了一声咽口水的声音……

    薛清秋咬着一粒糖葫芦,好笑地道:“不要告诉我你也想吃了?”

    薛牧直愣愣地盯着她的唇:“是想吃了,不过不是糖葫芦。”

    薛清秋何许人也,一下就看懂了他的眼神,却没什么表示,只是瞪了他一眼,转头继续吃。

    然后就感到薛牧从身后拥住了自己。

    她没有挣,吃东西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轻声道:“薛牧,我很矛盾。”

    薛牧完成怀抱杀,把下巴靠在她肩膀上:“矛盾什么?”

    “有无数前辈的历史告诉我,如果让你得到了,可能反而失去。”

    “呃……我不是那种人。”

    “是不是,谁知道呢……当年师姐……”

    说到这里,薛清秋叹了口气,停了下来。薛牧笑道:“我见到刘婉兮了,就在刚才。”

    “嗯?”薛清秋微微转头,目露询问。

    薛牧简单地把李公公那套和自己今天的说辞讲了一遍,薛清秋听着听着,眼里露出笑意:“你啊,就像婵儿小时候做了件什么好事,跑来等我夸奖似的。”

    薛牧哼哼道:“我值得夸的事多了,岂止这一件?”

    “在我看来,别的事都不如这件值得夸。”薛清秋幽幽叹道:“师姐心里非常痛苦,别借着她的痛苦去玩弄人家。”

    “嗯,我有数。”

    “不过薛牧……”薛清秋眼里忽然露出异色:“她若真能敞开心怀,那个时候我倒是赞同的。”

    “呃?”

    “女人的一生,又有几个十三年……”薛清秋怅然叹息:“她的孤寂,我能体会。”

    这倒也是哦……李公公也说她守着十几年活寡,洞虚无比来着。

    不过眼下薛牧却没心思考虑刘婉兮的事情,凑在薛清秋耳边低声道:“现在我不是来抚慰你的孤寂了么?”

    被他作怪地凑在耳边,薛清秋的耳朵也微微泛红,却也没抗拒,很轻松地背靠在他胸膛上,笑着说道:“你那点出息,我从来心里就明白……今天我就一直在想,你肯定会找个机会叫姐姐教你双修……我该不该用那种吊着男人吃不着的手段来利用你做事,这套我也很熟练。”

    薛牧没好气道:“这样会没朋友的。”

    薛清秋懒洋洋道:“很快我就释然了,不用考虑那个。因为你弱得根本就做不到,压根不用我去患得患失。”

    薛牧愣了一下,又好气又好笑,忽然低头恶狠狠地说道:“我可以先吃糖。”

    然后低头,吻向她的樱唇。

    看着薛牧吻来,薛清秋竟然有些紧张,心绪复杂得很。有点气薛牧之前的风流,又有点怕薛牧得到了真就会抛弃,最终脑子里又闪过岳小婵的小脸。杀伐果断的一代强者,烟视媚行的魔门宗主,在这一刻却终究变成了患得患失的小女人。

    她很想把他推开,却终究没有付诸行动。莫说薛牧想吻她,其实她又何尝不想吻薛牧?

    反应时间一下就过去了,薛牧终究是吻上了她的唇。

    那天夜里,两人浑身血污,伤得心力交瘁,在蔺无涯的生死一剑之前,无法按捺地吻出了诀别。那并不旖旎,甚至没有感觉,就是粗糙皲裂的唇对接着,倾泻着那一刻的生死情绪。

    而这回却不一样了……

    四唇相接,触电一般的感觉涌遍全身,薛清秋闭上眼睛,放空着情绪,宛转相就。她的唇上还带着糖葫芦的甜意,软软的,清香沁人,和那天夜里生死间的拥吻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重天地。

    薛牧吻着吻着,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心理上的刺激远超身体。

    这可是天下最巅峰的人物之一,江湖上人人谈之色变的女魔头,挥挥手可以摁死几万个他……这样的女人被自己拥在怀里恣意亲吻,这成就感真的比调教辰瑶的时候刺激万倍。

    可惜,他刺激,薛清秋也是一样感到情动。常人情动自然就会有所反应,一个肉身修行已达世间之极的洞虚高手,情动之下的自然反应会是什么结果?

    不是变硬,身躯依然是柔软的。只不过她自然而然地反拥过去,紧紧一搂。

    “咯吱咯吱”的骨骼挤压声打碎了两人喘息的相吻。“噗……”薛牧终于知道什么才叫怀抱杀,浑身骨头都差点被摁碎了,痛得眼珠子都鼓了出来,差点没把苦胆吐一地。

    空气瞬间僵硬。

    薛清秋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带着点好笑的表情低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薛牧辛苦地缩在那儿:“老子……要练功!”

    “咯咯……哈哈哈……”床上传来小女孩的笑声,两人带着一头黑线转头看去,夤夜胖呼呼的小身子在床上打滚:“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砰!”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小女孩,大字形旋转着飞向夜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