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五章 岳小婵夜袭玄天
    第九十五章 岳小婵夜袭玄天

    “这是前些天我布下的京师星罗阵。”小女孩抽着鼻子,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下密室里,向后娘后爹介绍:“用的是身上带着的几块星忘石,以及影流沙、共效粉……原理是星忘石的短暂回音之能,以及……”

    “原理就先别说了。”后爹打断了她的介绍:“具体介绍一下用途。”

    这世界不科学的原理听了也白听,知道有什么用处就行……

    “哦……”小女孩抽着鼻子:“这边启动阵石,我们在灵州的主阵就会发出提示,也启动一下,两边就能对接。这边对星忘石说话,主阵那边就能听见模糊回音。”

    “只能各地对主阵?主阵能否对各地分阵传输?”

    “传输可以办到,难办的是如何确定对应哪个分阵,暂时还没什么主意。分阵之间也是这个问题……”夤夜托着下巴沉思:“我一直在想,如果各地都能互相传输,那时候……”

    “对,那时候才是天翻地覆。”虽然这么说,薛牧还是已经非常惊喜了,忍不住抱起夤夜转了一圈:“夤夜真厉害!”

    夤夜咯咯笑:“我要举高高!”

    “那就举高高!”薛牧哈哈笑着把她往上一抛,又抬手接住,心情非常好。

    这个阵法真是非常牛叉啊!真的是固定电话,可惜只是单向的,并且只是回声这种不是太确切的传输。但这个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还只是新研究出来的阵法,如果继续加强改进,说不定真能达到电话效果。

    目前来看,最大的用途确实是各地的情报及时汇总到灵州,但将来有了无穷的可能。

    薛牧低头看了看地上,阵法旁边散落着一块没用上的星忘石。他放下夤夜,弯腰捡起掂了掂。这石头鸭蛋大小,通体黑色,形状不太规则,倒是有点像煤块。不过表层隐隐散着幽光,看起来却又很漂亮,那光芒就像是……夤夜的眼睛?

    想到这个类比,薛牧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对着星忘石“喂喂”了两声,果然很快石头里就传来回音,意外的很是清晰,甚至能分辨出他的音色。

    这个意外发现让薛牧沉吟起来,问道:“这个……能不能设法让它长久留声?最好能让音质更清晰。”

    旁边正在观察阵法的薛清秋和夤夜都是一愣。这声音传输的阵法,大家考虑的角度都是怎样达成更大范畴以及更加精准的传输,真心没人考虑过留声这种事。夤夜摸着下巴想了好一阵,不确定地道:“应该……可以试试吧……在石头上刻个阵图,添点辅材……我需要研究研究。”

    薛清秋奇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嗯,和星罗阵这件事没关系的,是另一个考量。”薛牧把石头在手里一抛一抛的,心情颇好地笑道:“如果真的能实现,青楼真可以直接关了,我保证你们日进斗金,数钱都数到手抽筋。”

    “又吹牛。”

    “没吹牛,不过这需要极大量,若能有一条矿脉就最好了。”

    薛清秋道:“矿脉或许有,这石头往常没什么大用,无人在意。如果真像你说的需要那么多,我们可以派人勘探去,一旦找到了,你现在的男爵名义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买这样一条矿。甚至我们还可以联系神机门和铸剑谷,一起做这桩事。只是这就没那么快了,眼下布置星罗阵所需的,还是得在南方各地先收集。”

    “嗯,小婵现在就在做这件事吧?”薛牧看着手里的石头,眼里有几分怀念:“不知道这丫头,现在怎样了……”

    ***********

    玄天宗后山,连绵十余里方圆,流水潺潺,清风送爽,有薄雾缭绕山间,恍如仙境。

    群星璀璨,映照山间,星光之下的少女张开手臂愉悦地旋转着身子,长发飞扬,裙袂飘飘,清丽绝伦之中带着梦幻朦胧的美。

    “玉玺师兄,玉真师兄,玄天宗的后山果然很漂亮呀……”

    旁边两个青年道士,看着少女的身姿,眼里无法按捺地透露着爱慕之意:“洛姑娘喜欢,可以天天来的,只要我们在,这后山阵法随时对姑娘开放。”

    “师门管束严厉,婵儿没时间天天来的呢。”少女自是化名洛姓的岳小婵了,此刻噘着嘴,很是幽怨。

    两个道士都在叹息:“如洛姑娘这样的教养,这样的清丽,竟是一介散人,真不知令师是何方高人,能教出这样的弟子。”

    岳小婵微微一笑,随手指着远处露出的屋檐:“那是哪里呀?”

    “哦,那是我们玄天宗的库房。”

    “咦?我记得二位师兄不就是库房看守吗?带人家去逛逛好不好?”

    “这……”玉玺道士有些犹豫:“库房重地,外人不合适……”

    “哼,人家以后都没空出来玩了,想多逛点地方,师兄还推三阻四……”

    看着岳小婵难过的样子,玉玺道士还有些犹豫,旁边玉真道士心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别理他,师兄带你去看。”

    岳小婵灿然一笑:“还是玉真师兄好。”

    玉真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笑得花一样。

    那边玉玺醋意勃发,怒道:“你非管事,有什么资格带外人去?”

    玉真怒道:“只是参观一二,有什么问题?便是薛清秋来了,宗主也不会如此没有气度!你分明是妒忌!”

    “我妒忌?是你色欲熏心!”

    “你血口喷人!”

    师兄弟在那边大吵起来,岳小婵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声音惶急地说着:“二位师兄别吵了,闹得同门不和,小婵才是大罪。要不、要不玉真师兄还是算了吧,毕竟、毕竟玉玺师兄是为你好……”

    不说还好,说了玉真更气,这简直是被美人鄙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终于动了真火,冷笑道:“他不过气量狭窄,不愿我博你欢心罢了。”

    得,这话大家心知肚明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说出来性质就变了,玉玺能忍才有鬼,师兄弟终于砰砰啪啪地打了起来。

    岳小婵嘲讽地在一旁看着,这两人不过前来换班的普通弟子,真正的管事在那边仓库坐镇呢,据这两天探查,应该有两位化蕴强者坐镇,直接冲突的话,还容易引来宗内大批强者赶来,只能智取。

    挑动这两货打架,目的很简单,是为了吸引坐镇仓库的强者之一过来,分而歼之。

    平日里库房那边坐镇的力量可不是这么薄弱,一般都有一位入道长老在的,弟子们更不敢随便开启后山阵法带人进来。可前几天宗主带了大批入道强者进京,不仅导致短暂的实力空虚,也致使弟子懈怠。再不趁此机会搞事,那还真对不起玄天宗这份空虚了。

    果然很快空中传来怒喝声:“你们两个孽障在干什么!”

    一个长须道士凌空而来,在半空就看见了岳小婵,不由大怒道:“原来如此,竟是妖女挑拨!”

    长剑划破夜空,向岳小婵直奔而下。而在玉玺玉真两人眼中柔柔弱弱的小美女,这一刻长发飞舞,眼里妖异的寒芒如星月生辉,白玉般的纤手盈盈上扬,准确地拍在剑侧,带得空中的道士偏斜了方向。

    几乎与此同时,夜色的密林里爆出刺目的阳光,烈日刀芒烧红了夜色,轰然劈在长须道士身上。

    星月炎阳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两大年轻弟子设局伏杀,修为也不过化蕴的长须道士竟连一招都没扛过去,烈阳划过,地上只留下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那边玉玺玉真瞠目结舌,岳小婵转头,冲着他们嫣然一笑:“星月宗岳小婵,见过二位师兄。”

    “你……你这个妖女!!”

    “废话真多。”烈日刀芒再起,血光飞溅。

    “走吧,趁着玄天宗宗门还没反应,快速袭杀仓库看守。”岳小婵看也不看,飞掠向库房:“玄天宗毁我南方基业,这个债可要讨回来才行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