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七章 灵州
    第九十七章 灵州

    灵州是一个很特别的州郡。

    它在京师以北八百里外,不算远,只是途中山路多,行路不便,导致要个几天行程。要是发飙飞起来,一个时辰就到了……当然,一般强者飞不了这么久,薛清秋的层次大约差不多可以。

    所以这里根本不是蛮荒边界,而是内陆地区。原先是心意宗和自然门竞争的一块地域,但此处土地贫瘠,也没有矿藏资源,除了山清水秀看上去很有灵气之外也没什么优点。后来在朝廷调解下,两大宗门都撤离了这片鸡肋之地。

    由于没有超级宗门分舵进驻,此地也就成了不少江湖散人选择的立门之所。各种二三流乃至不入流的宗门、家族、武馆遍地都是,起初也只是武风极盛,民风彪悍,可后来魔门各宗也往里钻,就有些变味了。

    魔门一直以来都是挺惨的,老巢一般都在荒郊野岭地下暗处,不能轻易暴露,核心功法更是藏得连很多长老都不知道在哪里。但在城市里总是要有些窝点的,灵州的特殊性使得大家不约而同的都在这里建立窝点,无意中竟成了魔门聚居地,比京师的魔门还多。

    起初并不驻扎,就是个流窜之地。朝廷正道来围剿了,就一哄而散;风头过去,又雨后春笋的冒出来。

    有趣的是,魔门被剿跑路了,正道宗门又不好驻扎,心意宗进驻了,自然门不高兴,自然门进驻了,心意宗不高兴。拉锯了几次之后又成了飞地,无限循环。最后索性就任这帮魔门蛆虫在这儿聚集,反正这里也就是个窝点,根基并不在这,剿也没啥太大意义。

    于是魔门慢慢的还真盘踞了下来,从此这里就变得很神奇。比如说,外面贩来的私盐之类,或者贼赃啊什么的,全是到这里倾销流出,是最黑的走私、销赃、造假等等黑心基地。再比如说,在京师那种文明荟萃并且有夏侯荻虎视眈眈的地方,那种当街杀人的状况以及生死黑拳赛都是很难存在的,可在这里就非常盛行。

    嗯,夏侯荻对于京师风气确实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薛牧骂得并不客观。

    但别以为这是一个血腥黑暗之都,实际上被走私商贸这些东西刺激得反而是非常繁华昌盛,十分富裕。地方大大小小宗门林立,武风极盛,其中位列正道的也不在少数,鱼龙混杂,正魔并存。所以这里的江湖味儿很浓,大家依足了江湖规矩办事,甚至可以视之为天下江湖的微缩版。

    朝廷有官府在此治理民生,六扇门还有分舵,负责日常治安,也负责做一些比武啊契约啊这些方面的公证裁决。正魔两道在这儿反倒都很给官府面子,大家在很多时候确实需要这么个公证方,以免三天两头的全武行也不是事儿。

    灵州是一郡,下辖八个县,首府就叫灵州城,城主往往都是由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纯粹治理民生的人担任,在立场上绝对中立不偏袒任何一方。当然,这个城主往往都在各个宗门碧油油的眼睛下瑟瑟发抖,所谓的中立基本办不到,终归会变成某一宗的狗,那时候朝廷又换人,如此循环。能有手腕在各方之间玩平衡玩权术的那种大佬城主,千年来没出现过,这确实是非圣人不能为的难题。

    星月宗在灵州的窝点也有个几百年历史了,起初是以面上卖胭脂水粉的店面做掩护的小窝点,叫做胭脂斋。当薛清秋踏入洞虚之后,别人轻易不敢开战,也就可以不那么躲躲藏藏,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城市常驻,薛清秋选择了灵州。有了宗主长期坐镇的灵州胭脂斋逐步扩大经营,变成青楼、胭脂水粉、珠宝钗饰、绫罗绸缎等集中坊市,热闹无比,变成了胭脂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是星月宗驻地,只当是个热闹坊市呢……

    当然薛清秋没指望瞒过一定层次的人,所以她对夏侯荻也不讳言“我灵州”,姬青原也知道她在灵州,于是做出了神奇的任命。

    眼下的局面很是微妙,因为星月宗转明了,被封爵了,就连灵州城主都是星月宗的大总管,胭脂坊怕是已经可以公然改个牌匾挂上“星月宗”,然后把整个灵州城据为己有,学八大宗门割据一方了。

    由此可见姬青原这个任命是多么有创意。至少可以看见的是所有江湖势力在这里的平衡将被瞬间破坏,星月宗有可能受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同道孤立、以及正道的极端排斥,引发群雄并起而攻都不是没可能的。

    “呼……”薛牧靠在城主府后院的躺椅上,一卷卷宗盖在脸上,疲惫地伸着懒腰。

    光是城主需要了解的各类卷宗,就足足看了他好几天还没看完,眼睛都看酸了。他又不是来种田的,对于劝农、务桑、发展科技树、民事诉讼,这些事情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也完全不内行,看这些东西看得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灵州这千年来自然已经形成体系,官吏体制完善,职权分明。只要你不想揽权,不介意民政权力被架空,说穿了就是一只会盖章的猪来做城主,这里的民生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上解国库的银子一钱也不会少。

    更何况薛牧还不是灵州郡守,他只管灵州城,还有个上司在上面控管大事呢,姬青原可不会让他大权独揽得那么轻易。

    换句话说,其实薛牧就是管江湖的,城市建设和他没什么关系。他自己的意图也是如此,姬青原的意图同样如此,只不过看结局能顺着谁的意走。

    所以这里的六扇门很重要啊……六扇门听使唤,那就有了七八分的底气。

    灵州各县的六扇门捕头是铁牌,灵州城的捕头是铜牌,灵州郡的总捕是银牌……薛牧兜里有一块金牌……

    果然京官出地方就是高人一等,新手村地狱难度的开局,总算还是有了回报。

    “真是谢谢夏侯荻了……”薛牧脸上盖着卷宗,喃喃自语。

    “嘻……”身边传来轻笑声,梦岚在身边为他扇着风,笑道:“公子到了灵州,居然在想夏侯总捕呢?小心有人吃醋哦……”

    梦岚比薛牧还早一天到灵州,她只做了一件事:在城主府外弹奏半曲,飘然而去。

    天下江湖虽然都回避京师,那是因为无违之阵的缘故,事实上京师毕竟是京师,天下最繁华之地,政治经济的绝对中心,京师的任何事情都是天下的风向标。《江山绝色谱》虽然还没刊印,可梦岚的琴仙之名经过这么多天的流传,早就已经传到了灵州。

    一曲止干戈,这带着极度传奇色彩的琴仙子被人口口相传早就传得变了样,最夸张的版本已经是宣哲听了琴声怅然泪下,莫雪心痛哭失声,两大洞虚握手言和,皇帝闻言出黄金万两求琴仙一曲而不可得。

    灵州人也不知道这位琴仙是星月宗妖女,也只以为是什么神秘江湖散仙来着,个个期待得要命。

    结果梦岚大摇大摆地在城主府前弹奏,被人认了出来,城主府门口眨眼间就被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人人争睹,搞得跟菜市场一样。在一片喧闹中,梦岚轻声长叹,还没弹完就飘然溜走了。

    琴声怎样,压根就没几人听清楚,反倒是互相责怪,都是对方没素质,让琴仙子没了清净,失望而去,害得大家没得听仙音。更有吹牛的,表示自己听清楚了,果然闻之落泪云云,无形中又帮梦岚狠狠地吹了一通,没听见的信以为真,更是跌足惋惜不已。

    你争我吵的,差点在城主府门口闹了一出全武行,最后是六扇门全军出动才勉强压了下来。梦岚人不在灵州,却已经把灵州闹了个天翻地覆。

    这便是薛城主的上任前哨战,一出手就与众不同,连执行者梦岚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