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九十九章 移星易宿
    第九十九章 移星易宿

    薛牧自然不会坏了薛清秋的好意,背手而立,轻轻地摇头叹息,做出了开场造型。

    不得不说这货长得真的很不错。穿越也有近半个月了,头发略微长了些,不再是那副刚还俗不久的和尚样儿。薛牧自己娱乐行业出身,对形象设计更有心得,到了城主府安定下来就给自己做了做发型。碎发飘荡,拂在额前,配着故意做出来的沧桑眼神和怅然忧郁,放在现代绝对是一副能让少女尖叫的偶像气质。

    而且他又足够高,现代单位是一米八五。如今背手而立,轻声叹息,真是怎么看都叫一个玉树临风,场上颇有几个年纪不算大的少妇,看得两眼发亮。

    嗯,其实最心动神驰的那个就是高坐宗主之位的威严女人,只是强作着一副面无表情,心神都不知道飘哪去了。夤夜也眨巴着眼睛,眼神亮晶晶的。

    薛牧抖了半天造型,终于开口道:“这事倒是挺奇怪的,诸位都是女子,反倒想操持皮肉生意,倒要薛某一介男子来反对……不知此地究竟是星月宗,还是合欢宗?”

    当先说话的妇人便道:“当年宗主推行青楼之计,门下也是诸多反对。老身惭愧,当年目光短浅,也是反对者。事实证明是宗主高瞻远瞩,本宗从苟延残喘变成了天下布局。既然行之有效,自然不能轻易更改。”

    薛牧点点头:“这位姐姐高姓大名?”

    这妇人起码五十岁了,是薛牧母亲一辈,哪怕功法修行驻颜有术,可叹还是掩不住的两鬓白霜、眼角生纹……现代对这样的妇人喊声大姐挺正常的,可这世界还真不兴这套,被薛牧喊句姐姐,这妇人心里倒是美滋滋的,笑道:“老身楚玉珠,忝任宗门执法长老一职,不敢当姐姐之称,老身已经老了……”

    薛牧笑道:“楚长老是出于公心,薛某是尊敬的。但楚长老也知道当年因循守旧已然是错,如今为何还重蹈覆辙?”

    楚玉珠摇头道:“如今大计有效,蒸蒸日上,已经得到证明,与当年不同。”

    “何处证明?是百花苑一千三百二十两的亏损,还是胭脂坊的四百一十五两亏损?哦对了,武州寻芳斋有七十四两盈利,真是意外的不错呢……”

    楚玉珠张了张嘴,这才意识到四处亏损的状态应该算个瓶颈,绝不是蒸蒸日上的概念,相反确实是到了求变之时。她沉默片刻,又道:“那也当寻求改进之道,而非另谋路径,将多年积累弃之旦夕。”

    薛牧笑道:“谁说我是要另谋路径啦?”

    一群女人都在窃窃私语:“不是说不做青楼?”

    薛牧道:“不知各位有没有想过,名妓往来于名士之间,坐而论道,焚香弹琴,以才艺相引……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是纯粹的经营皮肉了?”

    众人若有所思,楚玉珠沉思道:“薛先生还请明示。”

    “这其实是一种形象经营。若是最终依然收费上榻,这叫名妓,若是压根就不上榻,只是唱曲弹琴唱歌呢?该叫什么?”

    楚玉珠犹豫道:“卖艺不卖身?歌舞姬?”

    “歌舞姬已经很接近了,不过终究格调低了些,其实这叫……爱豆。”

    “什……什么豆?”

    薛牧笑道:“薛某失言,这该叫艺人。只是演艺,不涉帷帐,顶尖的那叫艺术家……本宗的宗门功法,天生就该往这个方向去走,而不是学合欢宗那点皮肉生意,实在太掉价了。”

    窃窃私语之声更大了,显然薛牧说的东西超出了她们的理解范畴。因为歌舞姬这东西,世上是很多的,只是身份极其低微,无非是官人府上的家伎一类,酒楼里弹琴唱曲的也属此类,都是贫苦人家,被人调戏也得委委屈屈地认了,其中被强占的悲剧更是多如牛毛。

    可在薛牧口中,这玩意变成了高格调……细想起来确实也不会委屈,至少以星月宗的后台底气,完全就不可能变成那种凄凄切切的酒楼卖唱女,而是可以抬头挺胸的……

    问题是你再抬头挺胸也逃不过一个卖唱,不说地位低下,也赚不了什么钱啊?

    便有许多人七嘴八舌地问出了这个问题,薛牧呵呵一笑,抛出了重磅炸弹:“诸位可知,城中有巨商放话,愿出黄金千两,只求琴仙子弹奏一曲?”

    楚玉珠语气里有些艳羡:“此事自然听说了,不仅如此,还有他人竞价……风波楼那边表示,若琴仙子能去茶馆弹奏一次,风波楼愿免费为琴仙子除去所有不长眼的蟊虫。”

    薛牧打了个响指:“这不就对了?这琴仙子之路,不就是本宗的最佳参照?”

    楚玉珠苦笑道:“先生说笑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高座上的薛清秋和夤夜神色同时古怪起来,看着薛牧开始装样,她们终于知道薛牧让梦岚提前来晃荡一圈是为了什么了……敢情这线埋在这里。

    “楚长老可知,这琴仙子是何人?”

    “老身不知,想必是哪位江湖隐逸调教出来的优秀传人吧。”

    “好教楚长老得知,这位琴仙姓张,名梦岚,年方十八,修为练气圆满。出身于……星月宗,名列外门。”

    楚玉珠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场中十几个长老执事的脸色全都变得五颜六色。

    这两天这帮女人可没少羡慕那位琴仙子,弹一曲有人肯出千两黄金,这什么概念啊?多少人累死累活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好不好?虽然这是因为琴仙子还没有正式为人表演,导致越炒越高的缘故,以后若是稳定了不会有这个价,但这已经让人足够眼红了。

    听说那个琴仙子修为并不高……你说大家练了一辈子到底图个啥呢?

    本以为这是一个特例,一个时势造就的产物,可没料到……这分明就是自家产品,而且还是自家不重视的外门产品,被这个薛牧点石成金,变成了仙!

    最唏嘘的是,梦岚曾经在一次内门选拔里落选,否则很有可能是在座某位的徒弟!

    薛牧的声音依然在悠悠飘荡:“梦岚之事,只是薛某的一个尝试之举,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尝试,本宗门下……”

    话还没说完,就被七嘴八舌地打断了:“哎呀薛总管还站着干什么,这入门大典也该开始了。”

    “是啊是啊,吉时都快过了。”

    “你们真是的,让人家薛总管站这么久……”

    “宗主啊,老身请命,让薛总管完成大典。”

    薛清秋实在忍不住想笑,心底却隐隐的又有一点悲哀。莫笑祝辰瑶,自家门下又能好到哪里去?总归是人世浮华,人们都已经快要忘记了习武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薛牧……真是能引发人心底的魔鬼。申屠罪那种屠夫不过屠万之雄,而薛牧这种人,说不定才是让妖火燎原的真正大魔头呢。

    罢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自己是妖女,他是魔头,岂不是天生一对?

    薛清秋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伸手虚按,聒噪的场面很快安静下来。薛清秋环顾全场,肃然道:“既是全宗管事一致通过,薛牧入宗便在此时。”

    说完右手一挥,宽袖拂过,她身后的照壁上忽然徐徐降下一副画卷。

    画卷上是一副夜空,星月交辉,银河璀璨。下方绘着一位女子,背负长剑,抬头望月。

    看清女子的脸,薛牧心中轰然一震,掌心忽然变得滚烫起来,仿佛有什么极度久远的记忆涌上心头,他瞬间就知道了这女子是谁。

    千年前争鼎的其中一位,撕碎了时空的超级大能!

    与此同时,画像也起了异象,那画中女子双眼蓦然闪起了光芒,原本清冷望月的神情,那嘴角却似是弯出了一个微笑的弧度。

    紧接着,画中的月亮、星星,诡异地移动起来,眨眼间偏离了原先的位置,调了个方向。

    薛清秋再保持不住雍容淡定,失声道:“移星易宿!这是乾坤颠覆之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