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零一章 本座不信
    第一百零一章 本座不信

    不过这么东拉西扯了一阵,薛牧倒真觉得痛苦都已经麻木了,也不再有那种强烈想要爬出去的念头。

    本质上,这毒药浴也不是在破坏身体,不是单纯的提供痛苦,麻木了就发现,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就像冬泳似的,一开始冻得要成冰棍,习惯了那就那么回事,慢慢的还会温暖起来。

    虽然他并没感觉到什么舒服温暖,依然是又痛又痒……

    看他强自忍耐,脸青唇白的模样,薛清秋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轻声叹道:“对你来说,也是入门年纪已过,筑基艰难,否则从小开始练毒的也不需要这么痛苦,循序渐进即可。”

    薛牧强自笑了笑:“没事,能忍,你陪我说说话。”

    “好。”

    薛牧没话找话问:“你们的真气强度那么高,轰一下大概效果也不比砍一刀差了,对敌的时候空手和拿着神兵真有区别吗?”

    “同级对战,有神兵之助当然能多几分胜算。何况一些顶级的神兵还有特殊威能,我拿着星魄云渺便有益于沟通天地,释放许多战技都可以省却凝气聚气的时间。除非是用利器与自身之道不符的宗门,才不愿用利器,如自然门中的部分流派就很典型,他们看问剑宗都不顺眼。”

    “自然门……”说到这个,薛牧忽然想起一事:“世上真的只有十几个洞虚吗?”

    薛清秋一怔:“怎么这么问?”

    薛牧道:“比如说,冷竹宣哲他们的师父呢?这些人也就中年,他们的师父不至于就死了吧?或者我们星月宗上一辈的高人呢?死光了?”

    薛清秋失笑道:“上辈高人当然没死……但你凭什么认为他们已经洞虚?”

    薛牧愕然。

    薛清秋抬头想了一阵,忽然哈哈一笑:“你知不知道,在我们师祖那一辈,世上有几个洞虚?”

    “几个?”

    “一个是当年被誉为旷世奇才的玄天宗问天道人,他四十岁洞虚,被玄天宗欣喜若狂地拥立为主。如今他都七十六了,玄天宗还是没有新的洞虚。另一个是蔺无涯的师祖,这老头经历了两个前辈洞虚的去世,迎接了问天道人的崛起,算是活生生的大事记。他二十年前去世时,蔺无涯刚刚出道不久,两三年后鱼弦洞虚……嗯,再过几年姐姐出道,豆蔻年华呢。”

    薛牧无语。修行如此艰难的背景下,这位姐姐十五岁踏足江湖,二十岁入道,二十三岁洞虚,如今二十八岁洞虚之巅,怪不得震惊天下,那真心是有点恐怖的。

    换句话说,是自己见到的问道期强者实在太多了,以为是常态。实际上整个天下能入道的就百来个,堪称凤毛麟角,洞虚就更别提了。如岳小婵慕剑璃那样的化蕴期,才是江湖人平时所能见到的最巅峰人物,薛清秋蔺无涯这种其实是属于传说……

    薛清秋悠然道:“从问天开始,三十六年来,世上陆续出了十几个洞虚,算是武道极盛之时了,哪来那么多隐世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闭关潜修练就洞虚,不为人知,这不会很多的,有几个也了不起了。”

    薛牧有些不可思议:“当年合道都有,为什么现在洞虚都这么难?”

    “因为千年前,祖师崩碎了镇世鼎一片极小的花纹,导致天道缺失,越发晦涩,问道日渐艰难。”薛清秋说到这里也有几分困惑,蹙眉道:“李啸林杀了鱼弦就突破洞虚之界,我一直觉得这里好像有点什么问题……灭情之道哪有那么容易旁通的,莫不是洞虚变简单了?就连我……也常常觉得好像合道就在眼前的感觉……”

    薛牧心中只剩一串省略号……搞了半天这是自己的问题?

    他带着花纹到来,好像填补上了什么缺失,让这帮家伙悟道变简单了?如果说得更玄一些,说不定这三十几年洞虚变多,都有可能是受到预先牵引的结果……

    他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扯,随着对世界了解越来越深入,镇世鼎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如今竟然是涉及了天道之悟。再是自己人,关于镇世鼎碎片这种惊天秘密,他也不敢随意抖搂出来的。想了一阵,忽然道:“关于蔺无涯,我有话跟你说。”

    薛清秋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怎么了?”

    “我怀疑蔺无涯放过我们,是别有用意,你一定要小心,我感觉这家伙心思不简单,说不定藏着什么鬼蜮。”

    薛清秋神色古怪地看着他:“不说蔺无涯是正道人士,光说他秉持剑心,也不会玩什么阴谋诡计的。你吃醋归吃醋,没必要把人看低了。”

    薛牧大怒:“好意提醒,你又刚愎不听!正道算什么,剑心又是个屁!你心里熟悉的道心规则能代表一切?那些人要是真那么道心清正,问天元钟这等佛道之士为什么围攻你?孤桐院之事前车之鉴,你还犯这经验主义的错!”

    本来泡在水里就是剧痛锥心,濒临崩溃的边缘。硬是撑着一口刚气守着心脉,强自忍耐着,才能勉强开口交流。这会儿大怒之下,竟然一下守不住气息,竟岔了一口气,骤然晕了过去。

    薛清秋大惊失色,不顾他湿漉漉的一身毒水,手忙脚乱地将他抱了起来,略微感应了一下薛牧的气息,发现只是一时岔气,总算安心一些。

    继而纤手拂过,毒水瞬间清洁干爽。

    她怀抱着昏迷的薛牧,就那样定定地看着,眼眶慢慢的微微有些泛红。喃喃地说着:“不要那样骂我,我会很难过……那种色眯眯的表情也不好……我最喜欢看见的是你眼里一闪而过的心疼,这世上除了婵儿,只有你心疼我。”

    “那种眼神才让我离不开你……不是因为你厉不厉害,聪不聪明……其实我不在乎那些……”她慢慢低下头,吻在薛牧唇上,含糊不清地说着:“你别生气,蔺无涯的心思,我是猜到了的……”

    “他不杀我,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做好合道的准备……到了万事俱备的时候,那时杀了我,就是他的最后合道之门。”

    “他不杀你,是因为你能让我陷进人间情爱不可超脱,能够拖住我的合道步伐,以免抢在他之前。”

    “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告诉了你,你这样的理智之人……说不定会故意和我保持距离?”

    “我才不想那样,哪怕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就这样吧……便是心有挂碍为情所迷,难道就真不如他的不染尘埃一心唯剑?本座……才不相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