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零六章 介入
    第一百零六章 介入

    早在胖子喊话的时候,风烈阳就已经收刀而立,顺手扶起了濮翔。很快大胖子到了面前,看了风烈阳一眼,眼里颇有些忌惮。又看了看濮翔,眯起小眼睛道:“猛虎门是威肃侯一支的附属宗门,炎阳宗做事还是好生思量思量。”

    这大胖子腰间赫然挂着个银牌。灵州郡六扇门总捕安四方!

    濮翔咧了咧嘴:“安总捕,随随便便抬出威肃侯可不好……这白纸黑字的欠债,你是想说威肃侯纵容门下赖账不成?这对威肃侯清名有损呐。”

    安四方脸上肥肉抽动,冷然道:“契约公证,自有城主裁决!堵门斗殴,成何体统!”

    风烈阳嘴角露出一丝讽意。听说这安总捕年轻时也是宣哲一样的威武战将,战必争先,悍不畏死,人称九命虎。如今安逸日子过久了,威武身躯变成了一身肥膘,九命猛虎变成了九命肥猫,那悍勇战意也变成了踢皮球玩推手,着实讽刺。

    不过这个皮球踢得好,新城主何许人也?和宣哲有交情,和炎阳宗也有渊源,让他来处理这件事好像真的很合适。不管裁决结果偏向谁,另一方也是怪罪薛牧去,总之和他这个六扇门捕头没什么关系……

    那边濮翔眨巴眨巴眼睛:“听说新任城主进了府中,三天足不出户,不见外客……”

    薛牧叹了口气,本来看着两个胖子站在一起,还勾起了合肥的回忆呢……结果这出戏看着看着居然烧到自己头上了……他没能了解前因后果,这样风风火火地贸然以城主身份介入裁决,那是愣头青所为。但心中却又对猛虎门那汉子颇有好感,想帮他一把。想了一阵,决定还是用简单手段,不要复杂化,于是对卓青青附耳说了几句。

    卓青青点点头,从围观人群里挤了出去,瞪着濮翔道:“他欠你多少钱?”

    濮翔愣了一愣,他和卓青青至少十几年没见了,竟一下没反应过来,认了半天才失笑道:“卓师姐,多年不见,别来无恙?这个……星月宗和猛虎门莫非有什么牵扯?那可真是小弟的疏忽……”

    卓青青没好气道:“老娘看不惯你盯着人家师娘!他欠的利,老娘先垫了,少废话。”

    濮翔咂咂嘴:“不多,也就几百两银子。本金嘛……”

    “本金与我何干?几百两银子的利你就要人家师娘?混账东西!”卓青青随手抛出一块金锭砸向濮翔的肥脸:“不用找了。”

    一群人全楞了,活菩萨啊……

    安四方眯着眼睛若有所悟。六扇门自有渠道,他知道这位卓青青是星月宗京师分舵主,出现在这儿,八成就是代表着薛牧了……

    濮翔接过金锭,也若有所悟……好像听说卓青青前几年去了京师对吧?和薛牧一起来的灵州?

    唯有猛虎门大汉感激涕零:“恩人是星月宗门下?不知高姓大名?在下辛格泰日后必有所报。”

    卓青青摆摆手,转身就走,眨眼不见。

    那边安四方转了转眼珠子,直接迈步前往城主府的方向。濮翔本来也想去,见状啐了一口,带人离开。

    看看离开了猛虎门已远,濮翔转头问风烈阳:“你今天见到薛牧了?”

    风烈阳点点头:“你忽然这么问,是因为看出这个女人是薛牧的人?”

    “对。”濮翔笑道:“薛牧不想用官方身份处理这件事情,宁愿自己出点血,先平息了再说。但他应该知道,这只是利钱,猛虎门若是不卖祖宅,那就永远还不清本金,此事必有后续,看他什么打算。”

    风烈阳淡淡道:“他本来可以让一个你不认识的护卫出来。特意派了你认识的,意思很明显,让你去见他。”

    濮翔咂巴着嘴:“他想私下调解?为了这点破事至于嘛?猛虎门又不是他什么亲戚。”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风烈阳没好气道:“我在玄州时,岳小婵对此人推崇备至,必有几分斤两。我建议此人做城主的时候,你还是收敛点,否则说不定就得栽他手里。”

    濮翔叫起撞天屈:“我有什么收不收敛的?我尽力搞钱,还不是为了我们炎阳宗?”

    风烈阳懒得跟他辩那个动不动让人师娘抵债的破事儿,只是道:“薛家姐弟对我有些恩义,你们若是冲突,我可未必会帮你。”

    “放心放心,灵州城主不算事儿,我吃撑了跟星月宗大总管冲突?那个可怕的女人,几年前那一战现在老子想起来还是浑身发麻,都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同宗长辈师兄弟,她也下得了手,杀了那么多人……要不是宗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触动了她的念旧之情,炎阳宗都要被她杀成附属宗门了。”濮翔打了个寒噤:“血手洗清秋,薛就是血啊,傻子才跟这些姓薛的冲突呢,没一个正常人。”

    风烈阳没好气:“你以为现在不是附属宗门?给点脸没直说而已。不然你以为夤夜为什么救我,薛清秋为什么捧我上新秀谱?真当她们化身什么提携后辈的大善人了?”

    “呃……”濮翔笑道:“有这层脸在就行,老子对外能说脱胎于星月宗,平起平坐,那做起事来可和附属宗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风烈阳冷冷道:“名义只是假的,实力才是真的。”

    濮翔叹了口气:“真是一根筋,得,跟你们没有共同语言,说不定啊,那个薛牧才是我的知音。”

    风烈阳懒得理他,问道:“出来前听宗主说,北部陵光县近日常有牲畜失踪,是怎么回事?”

    “哦,早上刚传来的消息,听说持续有段时间了,此前没引起重视,今天才遮不住。”濮翔笑道:“这种事情自有安四方头疼,你管那么多干嘛?咱炎阳宗什么时候兴那套行侠仗义管闲事的说法了?”

    风烈阳摇摇头:“我可不是为了什么行侠仗义。每逢异事,必有机缘,未必是简单的小偷小摸。说不定是什么诡异秘境,又或者是谁在修行异术,这是历练之机,不可错过。”

    濮翔再度叹气:“真是不懂你们这些一心想要天下无敌的武疯子,听说丢些牲畜都能高潮迭起。听说慕剑璃昨天正好在陵光县挑战灵剑门,如果她跟你一个思路,如今八成已经去查探此事了,说不定都轮不到你解决。”

    “混账!那我更要抢在她之前!”话音未落,风烈阳已经不见踪影。

    “不就是新秀谱排在她后面嘛,何必呢?”濮翔一摇三晃地往回走:“换了是本真人,那就给她来个黄雀之后,说不定她不慎受伤沉重,还能找机会上了手呢……男人连这都不懂,真是裂了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