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一百零八章 炎阳双璧
    第一百零八章 炎阳双璧

    卓青青甚至听不懂什么叫“金融货币”,很是无奈地扶额道:“公子你说你知识不足?是想羞煞我们这些人吗?”

    薛牧笑道:“我确实有很多事比不上你们啊……比如说练功?”说着脸色就苦了下去:“晚上还得去受折磨,昨晚被搞出后遗症了,现在浑身还是酸痛。”

    卓青青眼波流转,笑嘻嘻道:“那自称小丫鬟的琴仙子,不给公子擦药推拿?”

    薛牧哑然失笑,所以说人都是有好恶的,而且起源往往很奇葩。卓青青别的事情成熟能干,一到和梦岚相关就一肚子不爽,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成因。这句话也是明显在给梦岚上眼药,而且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眼药。梦岚此刻在后院呆着呢,多半不是练功就是练琴,他们从胭脂坊出来直到现在都没见到梦岚,谈什么擦药推拿?

    他笑着摇摇头:“怕是没有享受的福分了,我没猜错的话,濮翔蹲外面等着安四方离开呢,这时候该来了。”

    话音未落,亲卫妹子通报:“公子,炎阳宗濮翔真人求见。”

    薛牧转头笑道:“青青你也站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吧。”

    卓青青微微一愣,眼波愈发柔和。

    忽然让她坐,不仅仅是表达关心或者平等相待的意思。而是薛牧知道她和来客是旧相识,她侍立身后的话,面子上难免会有些难堪。陪坐在侧,这概念就不同了,是平等叙旧,无损颜面。

    这薛牧真是挺暖心的,方方面面考虑得很是周到。能让宗主那样的人物陷入情劫,果然不是没有缘由。她想了想,摇头轻笑道:“不用了,卓青青是公子的亲卫统领,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有朝一日,所有人都要羡慕这个位置。”

    *********

    同属胖子属性,濮翔和安四方还是有着显着的不同。

    安四方胖虽胖,腐化归腐化,还是颇有点当年猛士时那气势雄浑的模样留存,能让薛牧联想起大肉球像坦克一样的碾过去的感觉,想起很古老的一款街机游戏双截龙里的布诺夫。

    这位濮翔则是胖乎乎笑眯眯,一副和气生财的掌柜模样,一步三摇的还擦着汗,市侩之气浓得满溢,你根本无法把这样的人物和强者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是强者,他的修为没比薛牧高哪儿去,大概都比不上梦岚……

    这修为弱气又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谁看了都没什么警惕,大概就是很容易忽悠人借贷的原因?偏偏翻起脸来狠辣无比,连人家祖宅都不放过,也怪不得他能赚钱……

    “濮翔见过薛总管,恭喜薛总管封官赐爵!”这货一进门就笑嘻嘻地拱手作揖,抬眼看到卓青青立在薛牧身后,又补了一句:“更能有青青师姐如此美妾,真是艳福齐天。”

    卓青青愣了愣,羞恼无比。

    做个侍卫如果被看轻了,卓青青还能鄙视是对方没有眼力,可谁想到这货开口就把她默认成了姬妾?

    就连薛牧也没想到这货脑子里龌龊得如此与众不同!或许在他心里压根就不存在女下属这类的概念?

    好歹是星月宗妖女,卓青青心中虽恼,面上却是笑意盈盈,反而挨近了薛牧几分,媚声道:“我家公子人中龙凤,做他姬妾是青青的福分。若是你濮翔啊……跪下来舔青青的脚,青青也嫌不够格呢。”

    濮翔竟也不恼,依然笑哈哈的:“那是那是。”

    说着递上那块金锭,顺便还多了两块,笑道:“哪能收卓师姐的钱,特来奉还。”

    卓青青上前收了,理都没理他一下。

    薛牧摇头笑道:“真人请坐,炎阳宗也是自家人,没那么多客气。”

    说是说自家人,好听得很,可茶几上空空荡荡,却连茶都没奉一杯。濮翔挨着椅子坐了,心中有了底,这薛牧确实是偏向了猛虎门一方……只是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濮翔在打量薛牧,薛牧也在打量濮翔。

    说真的他心里对这胖子也有几分佩服。

    炎阳宗是当初星月宗的男弟子分裂,这是好听的说法,仔细思量就知道,为什么不是女弟子分裂?原因很简单,一场内战,男方输了,伤亡惨重,被逼远走。所谓的分裂其实说是被清洗更恰当,最终男的纠合了数百人,惨兮兮的成立了新宗,这自然是带不走任何资源的,等同于白手起家。

    而且这批人都不强,也就几个还算过得去的。试想当初女长老虽然不少,可却连最强的都还没入道,然后薛清秋十五岁,带着一只十一岁的夤夜。就这样都能把这群男的打跑,可想而知这帮家伙有多废。被清洗的主因其实就在这里,常年的变质扭曲,让宗门男子成天就是勾搭师姐妹,满脑子下半身思维,自己修行拖后腿也就算了,往往还败坏了女弟子的根基。宗门女性对此怨言已久,因为刘婉兮的事件点着了火,终于爆发出来。

    就这样一穷二白强者又少的一伙人,跑到鱼龙混杂的灵州白手起家,濮翔这样的人也就开始展现了炎阳宗急需的才能,可以说炎阳宗能站稳脚跟,就是此人之功。

    眼见安家落户了,宗主文皓起初还有点志气,要和星月宗一较高低,带着一帮长老开始研究逆转星月功,创出了降阶版本炎阳功,又挖掘出了天才苗子风烈阳,一个全新的男性宗门终于开始蒸蒸日上。可惜这帮货也是倒霉,几年后薛清秋突破洞虚,移师灵州驻扎。这回两宗身处一个屋檐下,前仇旧怨涌上心头,而且你们还逆改本宗核心功法,简直大逆不道!刚刚有了起色的炎阳宗被薛清秋当成叛徒处理,提着星魄云渺杀了个七进七出,血流漂杵。

    宗主文皓哭着说清儿啊忘了小时候师叔多疼你了吗?总算唤起了薛清秋一点念旧之情,最终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和解,本质上已经算是被活活打成了附庸。

    这一战让炎阳宗里的男人们心态产生了很多变化。

    本来就是星月宗出品,这些男人有很多都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音乐爱好者,这回更是被弄得无数人心灰意冷,以宗主文皓为代表,大半寄情于山水音乐之间,成了雅士。

    有两个人不同,一正一负。

    一个是风烈阳,目睹薛清秋神威的少年心中被激起了无尽豪情,立志终有一天要超越薛清秋,成为天下第一。原本就是天才,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后,修行更是一日千里。

    另一个是濮翔,他本来还是个赚钱为重的,从此却变成了主要奔着女人去了,女人抵利息的方式,既得罪人又无益于宗门收获,已经算是不把宗门发展放心上,彻底堕落了。

    但在别人大部分寄情山水的背景下,濮翔好歹还是在干活的,与风烈阳一起被并称为炎阳双璧,好事者称之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归纳了一个好战一个放贷的特点。濮翔放贷能收回来的后盾就是风烈阳,而风烈阳初期的大半战斗经验都是收债时磨炼出来的……

    总体来说,濮翔有点像是炎阳宗版本的薛牧,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很是难得,身处江湖就更是难得。两人听了互相的事迹,都能从对方身上看见几分自己的影子。

    薛牧更想知道,这个能白手起家支撑一个宗门经济的家伙,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